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五十六章 灰箭

二百五十六章 灰箭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继续哭求,“苏先生饶命啊,他们,他们是心怀鬼胎,自取灭亡,与我无关啊。”

    事实上,蔡雄奇、象水之所以遭厄,全是受了许易的蛊惑。

    彼时,他假装向苏行春求饶命时,说有消息来换活命,便是向苏行春传音:这洞府的宝贝不在武修乙手中,而是在蔡雄奇和象水手中。

    按他的说法,当时是蔡雄奇和象水先进来,武修乙后进来。

    苏行春一听,自然犯嘀咕。

    因为武修乙,是蔡雄奇和象水点的名,他杀之,取其宝,此刻,宝物已经被他摄入自己的须弥戒,他暗暗盘点,却没见着什么古朴的宝贝,都是些寻常货色。

    许易偏说是蔡雄奇和象水得了宝贝,还立下毒誓,说如果作假,愿意受最重的惩罚。

    立时,苏行春看二人的眼色就变了。

    蔡雄奇反应最快,立时猜到许易在哪方面蛊惑苏行春了,当即解释。

    这时,象水也回过味儿来,跟着解释。

    二人解释未毕,许易又朝他两人传音,说他已向苏行春立了毒誓,说是说了假话,愿意受炼魂之苦,让他二人别费力解释了,不如放开自己,三人合力进攻苏行春。

    蔡雄奇、象水当然不会放开许易,可心里当真绝望,因为这件事根本解释不通,除非自己爆掉星空戒,让苏行春点验,可谁还没点秘密,如何肯轻易爆掉星空戒。

    且看眼前的苏行春满身邪气,戾气深重,根本不像是能听道理的。

    二人没办法,只好铤而走险,先下手为强。

    结果,先下手也没强了,直接魂死道消。

    这其中关窍,苏行春当然不能一眼看透,但蔡雄奇和象水这么快就决定对她下杀手,这背后不可能没别的因素。

    可以想见,是许易在背后逞舌辩之术。

    很快,苏行春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点验蔡雄奇和象水的遗宝,根本没发现什么古宝。

    她想不通,许易是哪里来的胆子,明明已经落入自己的掌中,凭什么还敢发如此毒誓戏耍自己,难道真嫌自己的手段不够狠辣么?

    “看来你定然皮痒的紧,好,很好!”

    苏行春大手一抓,将光网抓入自己的掌中。

    便在这时,那光网忽的破碎,一根灰箭如毒龙般射出,苏行春脸上惊愕和冷笑几乎同时闪过,伸出两根指头朝那灰箭夹来,指间淡淡的紫气弥漫。

    下一瞬,她脸上的冷笑僵硬了,灰箭轻而易举地扎透了紫雾,在她细白的脖颈间缠住了,随即,她的头颅和身体分了家。

    一个畸形的神婴猛地遁出,五个头颅,无数四肢。

    早有准备的许易,击出六星流火,整个洞窟被火焰包围,一瞬间,神婴被禁锢了。

    畸形的神婴无数手臂乱挥,强大的灵力掌控,令爆燃的焰火瞬间熄灭。

    但许易要的本不是火焰之威,而是那一瞬间的停顿。

    只是这稍稍的停顿,灰箭激射而来,正中神婴,神婴化作无数光斑星散。

    招魂幡又适时跳了出来,大肆收敛着光斑,周身光华狂冒,气势逼人。

    许易看得无比心累,何时,他手下的第一依仗,彻底沦为扫灰尘的物件儿。

    嫌贫爱富的许老魔,收了招魂幡,摘过那根渔夫的头发,细细抚摸,心中不停赞叹,“好宝贝,真真是好宝贝。”

    确实,他敢来这广成仙府,这根灰发便是他最大依仗。

    在见识了灰发轻易洞穿雷劫强者郑中执的手掌,烟消郑中执的攻击,许易明白这根灰发是一件奇宝。

    唯一遗憾的是,他不能炼化这根灰发,即便是入广成仙府的前几个月,他在灵根上拼命晾晒这根灰发,却也只是和这根灰发多了些感应,增加了些操控性,远远谈不上炼化。

    也正因此,他空有盖世宝剑,却也只会些三脚猫的招式,当不了盖世剑客。

    若是苏行春警醒一些,不给他近身的机会,许易便有这无敌灰发,也杀不得苏行春。

    当然,苏行春也奈何不得他许大官人。

    这灰发再不合用,却一出破尽万法,远攻不足,防守有余。

    草草打扫了战场,许易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取出纸笔,凝视着西面的石壁,在纸上写写画画。

    事实上,西面的石壁已经在先前的狂暴灵力的破坏下,毁弃殆尽了。

    不过许易写在纸上的文字,却还是来自西面的石壁上。

    原来,一进这洞府,许易便将全部的感知放出。

    没发现别的异状,只在这西面石壁上,发现了浅浅的文字印痕。

    因为隔得年代实在太久远了,那些印痕几乎已淡不可觉,若非许易的感知精妙得足以辨别微毫,怕是依旧无法有所发现。

    此刻,墙壁虽然毁弃,但许易依旧记熟了墙壁上的文字纹路。

    这会儿,他取出纸笔,只为复原。

    三十息不到,白纸上已经落了近二百字。

    字与字之间,并不紧密,有的空一格,有的空一行。

    原来,墙壁上的文字实在太久远了,不少文字的纹路已经消失了。

    此刻,许易即便复制,也只能得一份残篇。

    不过,许易丝毫不气馁,因为他坚信这种洞府,绝非单一存在的。

    甫一入这洞府,他便仔细观察过。

    眼前的洞府与其说住着的是修士,不如说住着的是修炼的农夫,室内不仅有不少的农具,还有极具生活化的灶台,碗柜等陈设,虽多已腐朽,但稍微动些脑筋,亦能猜到原迹。

    故而,许易猜测,这种农夫,应该不是单一存在的。

    辞出洞府,他放开感知,沿着西方遁去,那处是先前秦空等人的既定搜寻方向。

    果然,才行出数里,许易便又见得一座洞府,石门洞开,室内杂乱,地上的积灰上,脚印俨然。

    许易仔细探查一遍,大呼侥幸,这里没有战斗的迹象,他再度在西面墙壁上,发现了淡淡的文字印记,内容正和他寻获的第一篇如出一辙。

    许易再度刻录下来,两张刻录的文案一对比,原来的残缺顿时减少了近三分之一。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