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六十三章 忠肝义胆

二百六十三章 忠肝义胆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好一座仙府,好一座仙府啊!”

    秦空喃喃道,心中哪里还有半点白集子的影子。

    实在是眼前的这座洞府的石门太震撼了,比他们一路行来,见过的最大洞府的石门,还要大上一倍有余。

    探了这么久的宝,众人也算探出经验来了,通常洞府石门越大,主人的身份便越高,身份越高,洞府内的宝贝自然就更加令人期待。

    率先发现洞府的武修丙极为激动,迎着洞府便冲了过去。

    一拳轻松洞开石门,室内并不开阔,入门十余丈,竟现出个洞窟,这是前所未见的。

    忽的,一道光晕浮起,朝洞窟更深处飘去。

    “灵精!是灵精!”

    张机狂呼一声,朝洞窟深处追去,立时便有数人忍不住,也急急追了进去。

    “秦阁主,感觉不对劲儿啊?”

    林名打量着四壁,轻声道。

    秦空道,“哪里不对劲儿?”

    他心中也隐隐觉得不安。

    林名道,“这石室内的陈设很普通,看不出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偏偏开这么大的门帘,按道理说,主人的身份应该尊贵不凡啊。可若是尊贵不凡,这些陈设怎么解释?”

    武修甲道,“说不定好东西在里面呢,看来张机这回又要拔头筹了。”

    秦空凝眸间,洞窟内传来惊呼声和打斗声。

    “秦阁主速来,宝库,一座真正的宝库,有贼子要抢啊!”

    张机凄厉地喊声传了过来。

    一瞬间,所有的怀疑,都在“宝库”二字前烟消云散。

    林名率先射了出去,众人争先恐后。

    洞穴越往前越狭窄,偏又极长,一口气突入了近百丈,秦空竟赶在了林名前面到达,入目的是堆积如山的资源,一个斗篷客,正被张机等人围攻,战斗极为激烈,那斗篷人已完全处在守势。

    “到齐了!”

    斗篷人忽地发一声喊。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山腹中好似发了场剧震。

    轰隆隆!

    轰隆隆!

    持续的轰鸣后,整座山腹忽的垮塌下来。

    “别他马打了,都伤到老子了。”

    张机忽的发一声喊,众人的攻势顿时收敛。

    狭窄的山腹内,历劫修士的攻击波根本展布不开,任何一击都是既攻敌,又攻己。

    便在这时,斗篷人却动了。

    九道光斑猛地亮起,剧烈的火光爆出,瞬间将堆积的山石炸开,狭小的空间内,猛烈的巨爆,杀伤力惊人。

    “疯了,你他马是疯了,还打!”

    张机高声怒骂。

    斗篷人置若罔闻,九道光斑再度亮起,猛地合一,巨爆威力超乎想象,只一击,所有的历劫一层修士皆丧失了抵抗能力。

    秦空,张机等风劫强者,亦是苦不堪言,浑身无处不冒血。

    终于,巨爆之中,斗篷人的斗篷也破碎开来,露出一张惊爆秦空等人眼球的脸来。

    “许易!”

    “你没死!”

    “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从苏行春手里逃出来!”

    “不对,他进阶了!”

    “…………”

    惊呼声此起彼伏。

    九道光斑再度炸响,满场俱是绝望的咆哮。

    终于,当许易周身也现出些裂纹来,场中再没有一个人能站着了。

    半柱香后,白集子将塌陷的坑道刨开,许易用灵气摄着一干奄奄一息的修士,扔到了沙滩上。

    白集子盯着许易道,“许兄,其实你不知道,和你待在一处,是件很痛苦的事。”

    许易奇道,“此话怎讲?”

    白集子道,“会让人觉得自己修的是假道行?”

    “哈哈……”

    许易大笑。

    魔鬼般的笑声中,秦空等人一个个苏醒过来。

    许易没要他们的命,历劫修士强大的生命力,在这时得到了体现。

    众人的元气,在快速聚集着。

    “不必惊慌,服下丹药吧,给没醒的也服些丹药。”

    许易一改洞窟爆破师的狠辣,温情地宽慰着众人。

    十余息后,所有人都醒了过来,眼中又是戒备,又是茫然。

    秦空冲许易抱拳道,“许兄神威,秦某佩服之至,先前有得罪之处,还请许兄千万见谅。”

    许易摆摆手道,“秦兄言重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搭秦兄的便船才到此处的,秦兄于我,哪里有什么得罪之处。”

    秦空暗舒一口气,“既如此,我等就不打扰许兄探宝了,这就告辞。”

    出现一个许易,他已经够胆寒的,结果,白集子也立在此处,他怎么想都不对味儿。

    许易道,“秦兄怕是走不了了,许某和白兄如此点灯熬油,好不容易将大家伙儿拢到此处来,秦兄若这般就走了,许某和白兄的一番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秦空面上的肌肉陡然一僵,“许兄想要什么,秦某若能办到,定不推辞。”

    说出此番话之前,秦空已经完成了第九遍对身体的检查,尽管他第九遍确信自己体内没有任何禁制,可心中依然无底。

    “阁主何必客气,姓许的不过是仗着防御过人,占了地利。如今已到了外面,阁主何必太委屈自己。”

    武修甲高声喊道。

    他亦多遍确信自己没被种下任何禁制,胆气陡壮。

    余者皆阴沉了脸,并不表态。

    实在是场面诡异了,无人敢冒险。

    此番武修甲冲了出来,不知多少人等着看结果。

    岂料,结果来得既迅猛又惨烈,武修甲如一只煮熟的大虾,在沙滩上滚出去数十丈,那种声嘶力竭的痛呼,闻者无不头皮发麻。

    最可怖的是,武修甲几番想要脱出神婴,来抵御这种剧痛,但神婴竟被堵死在躯体内,头顶不断冒着光芒,神婴却始终无法脱出。

    眼见得武修甲疼得已经脱了力,身体开始冒出烟气,许易终于停了施术。

    他含笑道,“未料秦兄得人,竟至于斯,好一个忠肝义胆的武兄。”

    秦空面色发白,怒也不是,笑也不是。

    武修甲如此惨状,他万万不想经历一遭,他更听明白了许易调侃中的警告之意。

    可要他就这般将费了无数辛苦,才得来的胜利果实就这般交出,他无法说服自己。

    许易指着白集子道,“白兄,你看秦兄既然是这个态度,不如你送他上路吧,怎么说,我也是搭他的船过来的,算欠他个人情,却是不好下手,便由承诺代劳吧。”

    才收拾了武修甲,场中众人皆连连向他传音输诚,他很清楚所有的灵精都在秦空星空戒内。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