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六十八章 戴表

二百六十八章 戴表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不,饶……”

    鬼面人的神婴最后一丝凄厉的呼喊不曾发出,便被黑点搅成了大片的星星点点。

    至死时刻,鬼面人的怨气积累了到了顶点,若是怨气能引动天意,那此刻的天空,应该是铺满了鹅毛大雪。

    自打和许易对战以来,鬼面人就委屈到了顶点。

    他自问是雷劫中的强者,可论攻击,他的攻击虽强,却重伤不得许易,论持久,远远落在下风。

    论防御,许易简直就是变态。

    只是这也就罢了,可太欺负人的在后面。

    他化身,人家也化身,结果他依仗已久纵横天下的请相术,遇上了人家的龙象相,简直就是李鬼装了李逵。

    神通落在下风也就罢了,他干脆招呼出神婴来战,这该算是到了他的强项了吧。

    不管怎么说,一个雷劫强者,对一个历劫一层,神婴助攻,总该是能稳操胜券了吧。

    结果人家蹦出的神婴,强得不像话,你说一个历劫一层的神婴,厉害到雷劫神婴,靠正面对垒,竟无法碾压。

    催动神婴妙术,又被莫名的邪物所伤。

    好吧,这一切都是鬼面人的试探,试探异婴的诡异程度。

    其实,当许易的神婴遁出体外之际,鬼面人心里已经明确的知道,这一战他已必胜无疑。

    他豢养的黄泉蜈蚣,乃是一流的阴攻毒虫,遨游黄泉,生啖神魂,根本就是拿手好戏,对付神婴,更是猫扑耗子。

    可鬼面人不知的是,当他神婴出体的一瞬,许易同样也以为胜券在握,放出神婴,同样也想见识雷劫强者神婴的厉害。

    二人几乎是想到一处去了,都没忙着出杀手锏,都去体验对方的神婴威力去了。

    可两把好牌跟到最后,总是要开牌的。

    而这一开牌,鬼面人就悲剧了,他以为拿了三个k,几乎已经必胜,结果许易弄出了三条a。

    蚩毋虫,那可是蚩毋虫啊,在鬼面人的理解里,这蚩毋虫就是仅存在于传说的阴间毒物。

    还有另一段传说,黄泉蜈蚣和蚩毋虫同生活在那阴河中,而黄泉蜈蚣只是蚩毋虫的食物之一。

    偏偏这个时候,一贯不靠谱的传说,竟然变真的了,对上了蚩毋虫,凶横霸道的黄泉蜈蚣竟只有遁走的份儿,可走还是没走成,终于成了蚩毋虫的食物。

    这一连串神奇遭遇下来,临死之际的鬼面人想不怨气冲天都难。

    却说,蚩毋虫搅碎了鬼面人的神婴,正待吞噬,却被许易喝止。

    他再度祭出招魂幡,果然,那招魂幡立时又变得光华灿灿,声威无比。

    见了招魂幡这副模样,他心里烦的不行,可不管再怎么着,和蚩毋虫比起来,招魂幡到底是亲儿子,再不成器,有好处,总是先紧着他来。

    蚩毋虫气得直抖身子,奔过去大口吞咽起黄泉蜈蚣的残尸来,吞完了也不和许易打招呼,径直朝已经复回原貌的肉躯的灵台投去。

    招魂幡才吞噬罢鬼面人的神婴,鬼面人的星空戒爆裂开来。

    ?许易无意瞩目那满地的宝贝,注意力全被那满地的星星点点吸引,他大手一抓,那些星星点点尽入他手中,一点验,足有二十三枚灵精。

    这效率,可比猎猎物要强得太多了。

    收了灵精,许易在鬼面人散落满地的资源中,很快寻到了一堆玉牌,一番试验,找到了那块控制宫殿的玉牌,轻松破去内里的禁制,稍稍研究,便弄明白了控制法门,当即打开了割断的石门,却见白集子等人皆瘫在地上,误打误撞进来的灰衣老者那帮人也瘫在地上。

    地上一片清洁,根本不见那满地尸甲虫的影子。

    稍稍一想,那尸甲虫本是秉气化形,鬼面人这尸主去了,没了主根,这些尸甲虫就此化作戾气散尽,也是正常。

    “辛苦了,列位,走吧。”

    许易微笑说道。

    白集子、秦空等人挣着爬起身来,脸上皆挂着淡淡微笑,心中却颇为酸楚。

    其实当许易冲进去的时候,被他禁锢的这一帮人,就没有一个心海里不曾泛起波涛的。

    都在做着假设,若是这魔头死了,自己会不会就此解脱。

    直到此刻,魔头归来,所有人心里的怅然若失,简直难以言表。

    “哟,忘了,还有几位朋友,列位辛苦。”

    许易抱拳道。

    “不,不辛苦,道友辛苦。”

    灰衣老者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冲许易抱拳道,“叨扰了,叨扰了,在下等这就告辞。”

    不待许易说话,秦空等人一晃身,便将灰衣老者一帮人围住。

    “道兄分明是拿我们当傻子玩儿啊,道兄敢说进此殿的初心,不是为了看我等自相残杀后,好捡个便宜?”

    秦空阴声道,“有因必有果,既然恶果已经结了,道兄还是自己吞下吧,免得我们动手。”

    灰衣老者越过秦空,盯了无动于衷的许易一眼,心中满满的都是绝望。

    若说只有秦空这帮人,他说什么都要拼一把的。

    可有那深不可测的魔头的存在,他心中实在提不起争锋之念。

    灰衣老者等人屈服了,许易郑重表态后,灰衣老者等人自爆了星空戒,交出了全部的七枚灵精,并吞下了源印珠。

    至此,秦空等人才知道控制自己的玩意儿,竟是这么一粒透明的珠子。

    “白兄,我觉得数目差不多够了,时间也当差不多了,可以出发了,你以为呢?”

    许易抓出一把光华,足足四十枚灵精。

    白集子道,“应当是够了,出发吧。”

    旁人不知究竟,但魔头怎么说,他们只有怎么做的份儿。

    便在这时,张机说话了,“许兄,张某以为不管咱们下一步如何行动,令行禁止,团结一心是最重要的,必须竭力维护许兄的利益,毕竟维护许兄的利益,也就是维护我们自己的利益,总之,全部的行动都得以许兄的指引为中心,为方向……”

    许易目眩神迷地望着张机,这位的脾气原本不是这样的呀,看这个架势,是要总结出****么?

    “鼠辈,安敢如此!”

    秦空气得三尸神暴跳,却终究拉不下面皮,去学张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