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章 没宝物啊

二百七十章 没宝物啊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集子说的不错,没过多久,周围的雾气便散去了。

    雾气才散,许易惊讶地发现,整个广场上几乎人满为患,放眼望去,俱是强者。

    其实,他很清楚,绝大部分修士,根本不可能穿透迷雾那一关,原以为能赶到此处的不过是凤毛麟角,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

    转念一想,不是赶来的人多,而是入这广成仙府的人口基数太大。

    许易来不及感慨,正待脱出,一道红芒直朝他胸口炸来,他轻轻一挥手,一道光斑竖在身前,波的一声,红芒和光芒交互湮灭。

    “陶景圣,我找你好苦!”

    许易冷笑一声,便朝西边迫去。

    那边立着一个气质阴冷的年轻人,赫然正是陶景圣。

    数月不见,果然如郑中执所言,陶景圣进阶风劫,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原来的轩朗公子,变成了一个阴冷的修士。

    “天意弄人,鼠辈竟得天眷。”

    陶景圣阴阴盯着许易,冷声说道。

    他不痛快,当真不痛快,他入这广成仙府,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为了收拾许易。

    历劫一层的他,收拾起灵根三层的许易,已经不太现实。

    原以为成功进阶风劫,当能如愿,哪里知道,这该死的家伙竟抢先一步,打破了天堑,跨入了历劫。

    以前是差着一个大境界,他尚且奈何不得这鼠辈,如今只差着一层小境界了,其结果不问可知。

    “罢了,你终归是要死在此处的,谁动手都一个样。”

    陶景圣平静地望着不断逼近的许易。

    许易冷哼一声,九道光斑迸发,直袭陶景圣。

    陶景圣动也不动,轰的一下,一团白色的能量团如一道涡旋,将九道光斑一并吸入,砰的一下,如烟泡般幻灭。

    三道身影直逼许易而来,看气势,竟是两大雷劫,一大风劫。

    陶景圣冲三人抱拳道,“三位道兄,人我已经找到,就看你们的了,陶某就一个要求,要此贼受万鬼噬心之罚。”

    领头的白面老者微微点头,“这个要求可以满足,陶兄可以观刑,得罪我黑眉帝国的,下场决计比陶兄所言要凄惨十倍。”

    便在这时,数处金光闪动,整个广场瞬间大乱,人影乱飚。

    许易催动轻烟步,身影化虹,直朝西北方射去。

    “现在想走,不嫌晚么?”

    白面老者身边的紫袍青年长啸一声,双手抓出,一道光龙喷涌而出,许易的身形陡然一滞,他大手急挥,九道光斑聚合一处,强大的能量爆开,瞬间湮灭了那道光龙。

    “好个狗贼!”

    紫袍青年身旁的银须老者惊呼一声,横在了许易身前,却见青烟一闪,已斜斜绕去。

    三人中便数他是风劫强者,怔怔道,“好个狗贼,难怪帝子会遭不测,如今他已进阶历劫,二位出手都不能拦住,若不除之,必成心腹大患。”

    白面老者道,“苏长老放心,国主既然请了我们兄弟,自然会给国主一个完美的交待,适才不过是称称他的斤两,确有小狡,但亦不过如此。既然和我们兄弟二人照了面,那他就是死人了。”

    紫袍青年冷笑一声,“走吧,苏兄,且看我们兄弟狮子搏兔去。”

    言罢,紫袍青年身形烟化,白面老者亦消失不见。

    银须老者一盘算账面实力,顿时放下心来,对陶景圣道,“陶兄何不一同前去,看这狗贼临刑,可是一大快事,若说错过,岂不抱憾。”

    陶景圣道,“陶某只要结果,多谢苏兄助我达成。”

    言罢,身形一闪即逝。

    事实上,陶景圣心中并不如何托底,许易这家伙实在太邪门了。

    在他自己没有绝对碾压许易的实力之前,他很难将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

    何况,许易表现出的镇静,让他心中疑虑更甚。

    既是一池浑水,他实在没必要去蹚。

    许易闪身进了一座殿宇,殿宇正中央古拙的“钟堂”二字,印证了白集子的话。

    许易撞进来时,直奔西边,闪身便进了西偏殿。

    他闪身进来时,入殿的人头已然极多。

    只是大殿实在广大,林林总总计有数千间屋舍,绝大多数石门紧闭。

    所有的修士都面红耳赤地在内里穿梭着,有性急的已经开始轰击起石门来。

    许易才撞进一间洞开的石室,紫袍青年便闪了进来,随即白袍老者闪了进来,银须老者紧随其后。

    三人呈扇形将许易包围在一角,银须老者取出一枚如意珠,冷笑道,“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悲伤,你能折腾出这么大的风浪,让我黑眉国主请动两名雷劫强者前来灭你,即便死了也是你莫大的荣耀。”

    “你有两条路,一条是你自己烟消,但残魂依旧得受些苦楚。第二条路,当然是反抗了,垂死挣扎一回。其实,我建议你选择后者,那样更有意思。不管是你选哪一条,我都会用这如意珠忠实的记录下来,毕竟,我也是领着任务来的。”

    紫袍青年微微摆头,“不过是杀一个小辈,你家国主未免太小题大做。说好的,是灭一位盖世奇才,结果也是如此不堪,早知道我们兄弟就不该接这一单。”

    银须老者面上闪过一抹窘态,“谁知道呢,总不是传言多谬,也是陶景圣这帮人自己不堪,却偏要夸大这鼠辈的厉害,来掩盖自己的无能。”

    银须老者话音方落,几名修士窜了进来。

    紫袍青年冷哼一声,威势外落,强大的气场陡然迸发,诡异的是,那几名修士毫无反应。

    忽的,又有几名修士窜了进来。

    银须老者道,“列位,这里要料理私人恩怨,都请回吧。”

    他话没说完,又有修士窜了进来,这拨人来得最多,足有十人。

    三拨人一汇总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人。

    这下,紫袍青年,白面老者,和银须老者三人纳罕至极,盯着室内打量。

    纵横十余丈的石室内,除了几幅壁画,剩余的都是灰烬,看灰烬的落迹,甚至还能分其前身来。

    这样一间石室,真的没有宝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