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八十二章 凤凰血

二百八十二章 凤凰血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即,许易催动云鹤清气向那石壁激发,清气浸入石壁,竟如推开水波,荡起层层涟漪。

    “呼,呼……”

    呼呼当先遁入,许易随后跳了进去,他们才跳入,一道身影撞了过来,恰好涟漪停止,那人直直撞在如镜的石壁上,直撞得头晕眼花。

    身子才入石壁中的世界,许易便仿佛进了一片真空世界,没有空气,没有感知,满眼的玄黄色,脚下不受力,虚虚地浮着。

    呼呼却极为兴奋,欢快地飘来荡去,连带着许易的心绪也被感染了。

    在他眼中,呼呼无疑像个极为乐天的孩子,损失了那么多的累积,却丝毫不挂怀,有一点点乐趣,他便能报以十万分的欢喜。

    行进不知多久,视线中终于多了些东西,不再是那满目的玄黄色,一条青色的河流出现在虚空中,许易将感知探去,却好似探入了一个黑洞,感知直接被吞噬了。

    忽的,呼呼停止了飞遁,绕着一处不停地盘旋,许易赶了过来,凝目看去,却见一条如绵延山脉的巨龙漂浮在青河上,那巨龙身量之长,难以尽观,大半个龙身已经没了皮肉,只剩了黑沉沉的骨架。

    只有龙首处,还有些皮肉,却也不完整,即便如此,强大的龙威,依旧令许易忍不住心跳加快。

    他几度想要靠近那庞大的龙尸,可每次才靠近,都被那澎湃的龙威逼了回来。

    他只得来来回回绕着龙身观望,好一阵勘探后,他心中难掩失望。

    这是一具完全死透了的龙尸,周身不见丝毫血脉,当然,即便只是这具龙骨,拿到这广成仙府以外的世界去,也必是无量之宝。

    可许易需要的不是无量之宝,而是四神血。

    况且,他找不到任何办法,来收敛这具龙骨。

    “呼,呼……”

    呼呼似乎察觉到他的失望,呼呼几声,继续前行。

    许易精神一震,紧随其后,又越过一片茫茫玄黄,眼前忽的多了一抹热烈的红,继续靠近,那热烈的红,化作一片火海,欢快地燃烧着。

    火海中央,一头横贯天地的金色骨架,傲然而立,头颅处未脱落的皮囊,依稀可辨这巨大骨架的本体,乃是一头凤凰。

    许易双目充血,死死盯住那巨大骨架的中央位置,那里有一颗巨大的心脏,虽已渐枯萎,但隐隐有流质漾动。

    半柱香后,身心疲倦的的许易,怒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盯着那颗心脏,眼目中充斥着绝望。

    这半柱香的时间,许易做了大量的努力和尝试。

    他试着将自己包裹在火灵之力中靠近,也试着变化出龙象相靠近,更尝试着激发九星流火术冲入焰火,然而,不管他怎么尝试,那包裹着金色凤凰骨架的焰火,却似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死死阻住了他全部的尝试。

    怔怔盯着那颗心脏良久,许易一咬牙,遁出了神婴,拼到了这一步,他只能寄望于他那健硕神婴额头上捆绑的黄带子,能再出神异。

    许易缓缓朝那焰火靠近,神婴本就畏惧火焰,若非他是异火灵根入体,早就支撑不住。

    终于,在靠近距离火焰只有尺远之际,他的神婴终于支撑不住,哗啦啦,大量的无名液体自神婴额头冒出。

    呼呼急得不住围绕许易飞腾,那焰火虽厉害,却伤不得他,奈何呼呼乃是一团气,根本无法受力,不然他是能帮许易代劳的。

    呼呼急得连续“呼呼”不绝,许易不断宽慰他,奈何呼呼只是不听,不停地绕着他飞舞,终于,许易有些支撑不住了,唯一还支持他继续前进的,只是一股顽强不屈的毅力,神婴小人咬紧牙关继续前进,终于,当神婴再也冒不出液体之际,神婴小人额头的黄带子,开始飘动了,黄带子化作一团光幕,牢牢将神婴护在中央。

    许易赶忙加速,朝着火焰深处猛扎,他很清楚,如此机会来之不易,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条黄带子能够坚持多久。

    洪荒剑齿轻易戳破了枯萎的凤凰心脏,大量的灵血被许易导入早就备好的巨大玉瓶中。

    灵血既得,他再不敢耽搁,疯狂地冲了出来,定睛再看时,那黄带子已经只剩了一根薄薄的丝线。

    许易倍觉痛惜,他很清楚这黄带子正是渔夫赐予的那根头发所化,妙用非常,如今却也损耗至斯了。

    取了凤凰心血,许易再不敢耽搁,至于那两头巨大的神兽骨架,他心中虽万分不舍,却也知道,是自己如今惦记不起的。

    虽有黄带子保护,突入异火深处一次,他的神婴也受创非小,他不敢耽搁,赶忙钻入躯壳中。

    呼呼依旧围着他不停“呼呼”,皱成一团的小脸充满了责备之色。

    许易连忙表态以后定不再冒险,呼呼这才转怒为喜。

    他就像个未经俗世的孩子,只有着最单纯的喜怒哀乐。

    整个世界,他只认识许易一个,也只有许易一个能认识他,他便将他作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只是此刻,许易还体味不到呼呼的对他的这种圣洁的感情。

    许易和呼呼才破壁而出,一道剑气便迎着许易胸膛射来,轻而易举地将他胸膛贯穿。

    这剧烈疼痛的滋味儿太过熟悉,许易还未看清敌人的身影,便知道下手者,必是苏北魂。

    “呼呼,你不必插手,不过是个小卒子,我能料理。”

    许易一边宽慰焦急的呼呼,一边催动轻烟步,闪烁着身形。

    与此同时,他也噙了灵液在口,调度云鹤清气开始约束那剑气在体内游走的破坏之力。

    苏北魂的身影终于显现,他并不急着攻击许易,好整以暇地盯着许易不断扑闪的身影,闲适地冲许易招招手,“你犯不着这么急,我知道自己能杀你,但也不容易,所以,你不必急着躲闪,现在我不会攻击你,咱们谈谈。”

    许易果然停止了闪烁,盯着苏北魂道,“你是怎么跟过来的?”

    苏北魂道,“你很奇怪?其实我更奇怪,你身上似乎有太多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