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九十章 弹指间

二百九十章 弹指间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一瞬,便听一声巨响,红袍中年的身子冒出剧烈的烟气,烟气中灵意惊人。

    “我的丹田!”

    红袍中年凄厉地嘶嚎才吼出口来,一把钢钎将他胸口刺穿,哐的一声,定在青石砖上。

    霎时间,满场无声,连正哭号不已的一干大手和刽子手们也瞬息闭嘴。

    实在是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撼,这个是堂堂的历劫修士,神仙一般的人物,竟也被这样粗暴无礼地搬弄着。

    “九星流火术!你是广龙堂主,啊,他是夷陵公子!”

    立在白眉青年左侧的雄壮中年厉声喝道。

    白眉青年脸色瞬间大变,锦袍青年眉头也拧出个疙瘩。

    “哪位是茹一堂堂主,破家灭门之德,许某不能不报。”

    许易盯着楼上三人,头一次开言。

    锦袍青年哈哈一笑,飞身下楼,白眉青年和雄壮中年紧随其后,腾身而下。

    锦袍青年冲许易抱拳道,“久闻夷陵公子乃当世天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如今新朝初立,正是用人之际,大好机遇,夷陵公子切莫错过。”

    话至此处,转视雄壮中年道,“宋堂主,还不向夷陵兄认错,你也是哪家的门你不好拍,却专捋夷陵兄的虎须,该怎么赔就怎么赔,佟某可是要看结果的。”

    许易盯着雄壮中年道,“你就是茹一堂堂主?很好,跪下给我朋友磕头?”

    说着,许易大手一抓,雄壮中年身上蹦出一缕霞光,将许易的大手推开,雄壮中年一退十余丈,高声道,“佟大人,姓许的摆明了没将你放在眼里啊!区区一个狗屁夷陵公子,算得什么,高某今天就灭这狗屁公子给你看!”

    喝声方落,他身前多了三颗乌沉沉的巴掌大小的球体,内中紫电氤氲,引动天象剧变。

    “赤火雷珠,竟是赤火雷珠,好一个老宋,竟埋了这么大的伏笔。”

    白眉青年激动得面色通红。

    锦袍青年亦是眼睛一亮,笑道,“两虎相争,越来越有意思了,夷陵兄,若是你翻了船,佟某可就不知道该如何待你了,哈……”

    他笑声方起,宋堂主的腹部炸响,滚滚气浪迸发,却是丹田裂开了。

    三颗赤火雷珠脱了掌控,直直落入许易掌中。

    一柄钢钎凌空贯下,轻松刺穿宋堂主胸膛,将他钉在地上。

    宋堂主一声惨叫未发出来,已昏死过去。

    白眉青年面色发白,一身锦袍的佟大人看着许易,努力地想挤出笑来,却发现面皮不听使唤,怎么也笑不出来。

    许易根本不理踩二人,行到昏死的宋堂主身边,掰开他的嘴巴,送入一粒源印珠。

    瞬间,宋堂主便醒了过来,开始拼命地嘶吼、挣扎,就像一条被活剐鳞片的鱼,可怖的惨叫声,听得所有人头皮发麻。

    忽的,宋堂主的胸膛裂开了,剧烈地挣扎,生生让他撕裂了胸膛,脱离了钢钎的束缚,满地打滚,渐渐地,周身的血管都爆开了,嗓子已经沙哑,仍旧在嘶嚎。

    终于,宋堂主不动了,虚弱的神婴才遁出,便被一个小黑点撞了一下,顿时星散,随即被一柄鬼气森森的招魂幡,瞬息吞噬。

    许易大手一挥,斩下宋堂主的头颅,弹指一送,便将他死不瞑目的头颅,挂上了另一根旗杆。

    “佟大人是吧,那日攻打广龙堂的有没有你。”

    许易的大手搭上了佟大人的肩膀。

    佟大人连连摇头,声音发干,“没有,绝对没有,佟某是后来的,如果佟某早知道姓宋的如此莽撞,定然会制止他的。”

    许易摇摇头,指着白眉青年道,“佟大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想好了回答。”

    佟大人心乱如麻,急急传音道,“该怎么回话,不用我教吧,如此魔头,先应付过去了再说,天杀的宋老温,如此煞星的地盘,他也敢抢,害死老子了。”

    白眉青年根本不接茬,额上的汗液,哗哗下淌。

    许易盯着白眉青年道,“怎么,很难回答,那就不必……”

    “假话!他说的是假话!”

    白眉青年猛地一指佟大人,高声喊道。

    佟大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怒声道,“疯了疯了,你他马一定是疯了!”

    ????白眉青年道,“事到如今,佟大人还要抵赖么?知此事者,何止百人,朱某是万万不能替佟兄隐瞒的。”

    佟大人简直要疯,尤其是窥见许易神色不善,他心乱如麻。

    本来他的心态是很平和的,甚至有些高高在上。

    在他眼中,许易可擒可杀可招揽,毕竟夷陵公子也是名声颇大的文化名人嘛,当此新朝定鼎之际,最需要这些文化名人来粉饰太平。招揽到夷陵公子也是大功一件。

    至于许易收拾红袍中年齐堂主的凌厉手段,佟大人依旧没放在眼里。

    齐堂主不过是历劫一层,夷陵公子本来就有些武道上名声,同是历劫一层,齐堂主敌不过夷陵公子,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可是宋堂主乃是风劫强者,竟然还是被这夷陵公子弹指间虐杀了,局势崩溃之速,完全超出了佟大人的预料。

    许易平静地看着白眉青年,“如此说来,你算揭发有功了,许某行事,有功必赏。”

    话罢,白眉青年的身子爆响了,丹田炸开,大量烟气外泄,一根钢钎将他钉在了地上。

    “为,为……什么……”

    白眉青年口中飙血,怒眼圆睁。

    许易指着满地的残尸,微笑道,“他们问过的‘为什么’想必更多?”

    说罢,许易将视线转投到佟大人身上。

    ?“夷陵兄,冷静,千万要冷静。佟某当真未杀过你广龙堂一人,你可相信?”

    佟大人简直要哭了。

    他很清楚许易这般折腾白眉青年。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泄愤。

    明明他挥手便可了结白眉青年,偏偏要给白眉青年希望,再让其绝望,这得是有多可怖的怨恨。

    “我很冷静。佟兄不必担心。”许易微笑说道。

    佟大人一颗心简直七零八落。不担心?他怎么能不担心。适才姓朱的还检举揭发有功呢,转眼成了肉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