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九十八章 冰封

二百九十八章 冰封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乌风历三千七百九十四年,三月二十七,夷陵公子许易屠乌风王庭,天下震惊!

    夷陵公子之名不复存在,夷陵老魔威名,能止小儿夜啼。

    许易离乌风王庭,返庆兴城中,还归南广场城楼,广隆行东主一头灰发的老者曹奇,已经在座了,身后立着的正是唐山海。

    许易才上楼来,曹奇离席起身,唐山海拜倒在地,浑身忍不住发颤。

    许易道,“晏姿在曹兄处待得可还习惯?”

    许易入王庭,一见异步新,便想明白很多事。

    很明显,怪异剑客不是龙源首能请来的人,这人来此,摆明了是为等他。

    而知道他要入王庭的,恐怕只有唐山海。

    再往深了想,唐山海能活着,曹奇必定也还活着。

    唐山海来见自己,只怕正是曹奇授意,探听的正是自己的行踪,好告知给那怪异剑客。

    如此一推,他证实了曹奇无恙,便也想到了,下落不明的晏姿,多半是被曹奇弄走了。

    无他,实在是曹奇在他身上下的注太大,太知道他许某人重要性。

    拿住晏姿,便是拿着了一张好牌。

    只是许易没想到,曹奇会把这张好牌,打得这么烂。

    曹奇抱拳道,“晏小姐安好,许兄勿忧,只可惜没能救下卢兄弟。”

    许易道,“人我已经帮曹兄杀了,这是答应给曹兄的东西。”

    说着,许易抛出三枚青色的灵精。

    灵精落在桌上,放出纯正的仙灵之气,比之在广成仙府世界,更加动人心魄。

    曹奇贪婪地望着三枚灵精,忍不住伸手接过,细细摩挲,好似抚摸人间绝色的玉骨冰肌。

    许易并不打扰曹奇,静静地看着他,脑海中的思绪越发地清晰。

    终于还是他出声打破了沉默,“不知曹兄将某介绍给那位怪异剑客时,到底要了何等承诺,若我猜测的不错的话,多半是要了许某的星空戒,想来以那人剑痴的脾性,也不会和曹兄讨价还价。”

    刷的一下,曹奇变了脸色,急道,“误会了,许兄当真是误会了,掏心肺腑地说一句,全怪山海处事不当,他没第一时间通知我,许兄返回,只说了许兄恐怕去了乌风王庭,曹某担心许兄安慰,特意动用了一个天大人情,请了东海翡冷剑异步新前去助拳,哪知此人爱剑成痴,见得许兄手段绝伦,竟然冒犯许兄威严,曹某实在痛心疾首。”

    眼前的曹奇,落在许易眼中,无比的陌生。

    当然,许易并不会因此生出什么感慨,他很清楚,他之所以觉得陌生,并非是曹奇变了,只不过是曹奇终于将从不曾在他面前展露的一面,展现给他看罢了。

    重宝当前,利欲熏心,漫说他和曹奇本就因利而结,曹奇如此作想,再正常不过。

    如此一想,许易便明白,晏姿只不过曹奇备下的后手。

    如今单看曹奇还敢来见自己,还敢在自己面前巧言令色,便足见他是有底气的。

    毕竟今日之许易,不是昨日之许易,夷陵老魔的威名,他一路行来,亦是充斥耳廓。

    许易摆摆手,“看来是许某误会曹兄了,敢问曹兄,晏姿何在?”

    曹奇道,“许兄不必忧心晏小姐,她过得很好,稍后我便带许兄去见晏小姐。对了,敢问许兄一句,许兄给曹某的这三枚灵精,占许兄今番所获的几成?”

    许易眼中终于有了笑意,仰天看了看泛青的天幕,悠悠道,“我朋友不多,唐兄勉强算一个,不管是因利而结也罢,还是各为其主也好,这些年来,广龙堂和唐兄相处得不错,我是极为承情的,连带着对你曹兄也是刮目相看。现在看来,我又得刮目一回,区区三颗灵精,便杀死了我的朋友,以茶代酒,祭奠一番。”

    说着,许易举起桌上的茶杯,往地上捋了三捋。

    场间的气氛瞬间转寒,许易将茶杯搁了,直视曹奇道,“不必废话了,叫你准备的那些人都出来吧,如此惺惺作态,你我都累。”

    曹奇面带悲怆道,“许兄,许兄,你这是何意,我哪里有布置人手,广龙堂和广隆行多年的交情,某拼死救护晏姿之义,难道就要在许兄的三言两语间,烟消云散……”

    曹奇正说得激烈,唐山海忽的动了,一道白光自唐山海掌中爆开。

    许易眉心一跳,想要避开,却已不及,那道白光迅速化开,瞬间将许易笼罩,顿时,许易化作一个冰雕,恐怖的冰寒之力并未停止蔓延,自楼头沿着城墙蔓延而下,继而延伸到整个广成,继续向远方蔓延。

    不过区区数息,以南广成为中心,方圆十余里内,尽数化作冰雕世界,上千生民化作冰雕。

    一击得手,曹奇面现狂喜,四方顿时冲过来十余名修士,皆是风劫以上,其中竟还有三名雷劫强者。

    众人皆现出喜色,掌中打出道道灵气,在空中编织出一道道灵线,死死在冰雕外围编织了一层又一层。

    唐山海负手而立,斜睨众人道,“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区区一个历劫一层的蝼蚁,偏要被渲染得如此神乎其神,正所谓,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我看当今的修炼界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

    声音自唐山海口中道出,神态,语气却完全不对,无须说,此唐山海正是被寄灵了。

    曹奇布下的奇兵,正是寄灵唐山海。

    曹奇道,“前辈有所不知,此贼强悍无比,一路行来,简直就是飞龙在天,我当初遇此辈时,他还不曾成就灵根,转眼数年方过,雷劫强者,被其化作齑粉者,亦不计其数,如此界子中的界子,天才中的妖孽,晚辈以为怎么小心都是不为过的。”

    寄灵唐山海摆摆手,冷哼道,“行了行了,老夫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赶紧灭了你口中的天才,老夫拿了老夫的那份儿,立时便走。”

    曹奇谦恭道,“灭杀此贼,还得前辈出手,前辈的冰凌绝,威力无双,我等连防御都破不了,如何能隔冰杀人,不过布置好阵法,防止这贼子脱出。不是曹某过度小心,实在是此贼的真意神通,威能莫测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