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零五章 唯命是从

三百零五章 唯命是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了玄清宗宗门,老远便瞧着东联十三盟的浩大阵容,看阵势壮大了一倍不止,气势则胜了十倍还多。

    总计到来的历劫强者,多达三十余,雷劫强者也有多达五位。

    单看此阵容,东联十三盟的确有问鼎乌风国的底气,毕竟如今的乌风国今非昔比,整个修炼界的最上层几乎被许易彻底摧残。

    只一打眼,许易便窥出了核心人物周炳林,遥遥朝他遁来。

    同样是一打眼,周炳林心中炸开了,一颗心沉到了无尽深渊,他虽未见过夷陵老魔,只此一眼,他便确信了此人必是夷陵老魔无疑。

    这是一种感觉,一种阅尽世事,凝练出的能看破虚妄的感觉。

    “好哇,你还敢……”

    金冠青年高声呼喝,呼声才出,周炳林一挥手,金冠青年半边身子几乎裂开,他怔怔盯着自己的父亲,目眦欲裂。

    下一瞬,他眼中的狂恨再也无地盛放,却见他的父亲、东联十三盟的盟主冲他眼中的假货躬下了永远笔直的身子,恭敬抱拳道,“在下周炳林,见过夷陵公子。”恭恭敬敬将正国玺印托在掌中。

    只此一幕,东联十三盟的一干长老们简直要瞪瞎了眼。

    许易道,“周兄可知我为何杀乌风国国主还不算,还要屠灭王庭?”

    “那是因为你心狠手辣,乃是罕见魔头。”

    心中如是想,周炳林却万万不敢如此说,脑海快速转动,灵光一闪道,“先生是想出名。”

    许易微微一笑,“对,也不对,许某只是想告诉世人,惹我之前,先考量清楚,当然,世人所知的,必是名人,你说出名也不错。”

    周炳林心里发寒,这魔头分明是在血淋漓地威胁啊。

    ??“先生,先生,我等是有大过,但罪不至死啊……”

    周炳林终于忍不住撕下了最后的遮羞布,将尊严踩进了泥里。

    “哈哈,真想不到堂堂小武神周炳林,竟也是如此贪生怕死之辈,东联十三盟,我看该改名叫东虫十三盟……”

    一道声音自西传来,声音未落,二十余人联袂到来,皆是历劫强者,领头的白发青年,正是大笑之人。

    刷的一下,周炳林变了脸色,“吴奇景,你九龙宗要战,姓周的应战便是,现在不是时候,还请你速速离开,恶了先生,你百死莫赎。”

    “先生?哪里来的先生,你说他?”

    吴奇景指着许易,嗤道。

    此人身为九龙宗宗主,统领的九龙宗和周炳林率领的东联十三盟正是乌风国劫后并立的两大顶尖势力,都想干倒另一方,而成功立国。

    此刻,吴奇景赶来,也是收到消息,说东联十三盟的全部力量,都调往了这边。

    吴奇景当时就纳闷了,这附近就一个玄清宗,何以值得周炳林如此大费周章,但事出反常,越是想不明白,便越要弄明白。

    他才赶了过来,便见了这样一幕。

    出于习惯,他讥讽了周炳林一句,立时觉得不对味儿了,堂堂周炳林万不至于如此不堪。

    可仔细一打量,许易竟只有历劫一层的修为,才腾起的警惕,立时烟消云散。

    周炳林怒道,“姓吴的,你如何对周某不敬,周某都忍了,但你敢对先生不敬,周某便是拼了性命,也不和你干休!”

    “哈哈哈……”

    吴奇景大笑不绝,指着周炳林道,“真想不到,时隔多年,你老周又给自己找了个爹,哈哈……”

    周炳林怒极,“先生乃夷陵公子,当世豪杰,姓吴的,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夷陵公子”四字才出,吴奇景的笑声戛然而止。

    吴奇景怔怔盯着许易,“你说他是夷陵公子,屠灭王庭的夷陵老魔?”

    一句问出,不待周炳林回答,吴奇景捧腹大笑起来,这回不止他一人发笑,他带来的九龙宗一伙儿全都跟着大笑。

    笑声未绝,清辉乍起,吴奇景头颅当先从脖子上滚落下来,随即,九龙宗二十余人无一幸免,瞬间化作残尸。

    招魂幡出,黑白二气如龙翻滚,瞬间将一众四散飘腾的神婴,尽数卷起。

    静,一派死静。

    自然之声反倒喧闹起来,微风掠过江涛,掠过山林的轻吟,这一刻,无比地清晰。

    自周炳林以下,东联十三盟千余人全化作了石雕。

    修为越是高深,心中的震撼便越是强烈,其中尤以周炳林为最。

    他认定了许易是夷陵老魔,也知道夷陵老魔的凶悍,饶是他已做足了心理建设,可此刻亲眼目睹许易杀人的画面,还是万万不能适应。

    不是场面有多残酷,而是太无助。

    毫无疑问,吴奇景是他的生死大敌,可如此一个他久久奈何不得的大敌,瞬间就剩了一堆血肉,昭示着最后的存在。

    易地而处,换作是他,必定也是这般局面,这才是最让他想不开的。

    修行数十年,在此老魔面前,竟如蝼蚁一般,这让他分外难以接受。

    下一瞬,周炳林心中的震撼消尽,被剧烈的恐惧塞满,因为收拾了爆开资源的许大魔头又发话了,“周兄,我奉劝你收起你的小聪明,我虽帮你杀了吴奇景,但恐怕你还没资格把许某当刀使,我给你,不对,是给你们整个东联十三盟一百息时间来想办法说服许某。”

    ??说罢,许易便远远退开了。

    不用周炳林招呼,一众有发言权的长老便自动汇聚到了一处,传音讨论了起来。

    性命攸关,再无人矜持,一干人讨论得极为热烈,也极富成效。

    其中尤以血夜魔君拎得最清,瞬间就给出了努力的大方向,按他的说法,夷陵老魔既然给了时间,分明就是有不杀的理由,只看大家能不能想到。

    在此基础上,他又提了两个方面,一者是如何是让许易消气,二者是想想东联十三盟该如何出血买命。

    一百息不到,周炳林恭敬拜倒在地,道,“东联十三盟冒犯玄清宗,冒犯夷陵公子,罪不容赦,无论夷陵先生如何惩罚,东联十三盟上下,必无怨言。此外,东联十三盟愿为先生所用,一者,可全力护佑玄清宗,助力玄清宗成为乌风第一大派,二者,亦可全力襄助先生指定之人成为乌风国一国之主,总之,东联十三盟上下,唯先生之命是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