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六章 义气

第六章 义气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死气,好可怕的死气!这怎么可能!”

    “不,这不是死气,而是尸气,只是,只是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尸气!”

    “……”

    不仅参与围攻的一众人等全震撼莫名,远隔千丈早已被眼前大战惊呆的一众看客们,此刻也个个汗毛倒竖,只觉阴寒之气扑面。

    许易盯着无面人的身影,眉头的疙瘩越结越大。

    “好,好,真是一具夺天地造化的肉躯,付某生平没服过谁,今番却也不得不对阁下道一句佩服。”

    锦袍青年亦被那黑死之气聚成的涡旋衍出的强大吸力,拉扯着身子,但他眉宇间不见恼怒,反倒眼目生出的华彩,几乎要流溢而出,高声道,“你们出手,给我轰,本座今番必须要抓活的!”

    他太喜欢无面人的这具肉身了,已经不那么心疼被无面人强行送走的那人了。

    若不是担心自己的真意神通太过霸烈,可能损毁这具难得的肉躯,他早就出手了。

    一众历劫强者赶忙应了,聚集起全部的力量对无面人出手。

    一时间,满场宛若起了雷云风暴,好似遭了末世天劫,无面人就好像一块被置入熊熊炼炉的顽铁,任凭顽铁坚硬难摧,却也熬不过炼火焚烧。

    自打陷入围攻以来,无面人的惨呼声越来越剧烈,声音也越来越凄厉,虽然看不到他肉体有损毁的迹象,但整个人的凶煞之气在快速走低。

    但无论一众历劫强者的围攻怎么霸烈,无面人掌中的黑色旋涡始终不从松懈,庞大的吸附力从中衍出,牢牢牵制着众人。

    其实,谁都看出来,无面人那霸烈的黑色之气,必定有着惊人的杀伤力,若是以之攻敌,或是拿来防御,必定有着惊人的效果,绝不会落到此刻这般的惨烈下场。

    偏偏无面人哪怕拼着在炼狱中煎熬,也要使出这黑色涡旋,摆明了是为拖住一众历劫强者,为落拓中年的遁走赢得时间。

    从适才的对战,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落拓中年和无面人便无主从之分,双方却互相掩护,互相救助,当此之时,无面人竟然肯用生命为代价,来拖住敌人,为落拓中年遁走赢得生机。

    如此悲壮一幕,带来的巨大震撼,不仅感染了茶棚中的围观者,更是让一众参与围攻的历劫强者,都不禁气为之夺。

    修炼界从来少真情,为了修行资源,为了活命,各种丑恶几乎无日不上演。

    纵是亲生父子,也难免为之,变为仇人。

    就在无面人嘶嚎声渐渐沙哑之际,一道身影自远处掠来,高声嘶吼,“曹兄攻敌!”

    嘶吼声方落,道道清辉在他背后汇聚。

    “你回来作甚!老子这条命还给大眼儿就罢,何苦搭上你的!”

    无面人怒声喝道,却知自己的一番剖肝沥胆,到底付诸东流。

    万千怨念汇聚心头,咆哮一声,掌中的如旋转之渊的黑死之气猛地被他击出,顿时,化作一股可怕的山呼海啸。

    一众历劫强者先前步步紧逼,为求最高效率,已将包围圈缩得极狭,此刻,无面人陡然将汇聚许久的黑死之气化作风暴爆发开来。

    一众历劫强者根本不及退开,齐齐击出能量光球,希图能防御得住。

    岂料,大部分能量光球才遭遇黑死之气,立时如似滚汤泼雪,瞬间消弭,下一瞬,失去了防御的历劫强者,便黑那恐怖的黑死之气袭中,痛苦得哀嚎起来。

    只有少数人使出了神通,能量光球极为凝实,遭遇了黑死之气,一时间不至于立时崩溃,勉强防御住了。

    唯独锦袍青年应付得最为轻描淡写,强大的真意神通,在对付黑死之气上,如对付能量光球一般,游刃有余。

    只是自打落拓中年去而复返,锦袍青年的关注重心,瞬息便挪移到了落拓中年身上。

    他心中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此刻,落拓中年凝在半空,身后的真意神通已汇聚得极为庞大,而这种汇聚真意神通的秘术,乃是真意神通的另一个阶段。

    旁人或许不清楚,他和落拓中年几番对战,他万分清楚落拓中年对真意神通的理解,和他相比还差一个境界。

    正因如此,他才始终游刃有余,轻描淡写地应付着落拓中年。

    他万万想不到只一战,短短的一战,这落拓中年对真意神通的理解,便有了跨越式的进步。

    如此天才,便是在大日神殿中,也不曾得见。

    局势如火,强如锦袍青年也不得不暂避锋芒,一个跨越式后退,退出了落拓中年的核心攻击区域。

    一众历劫强者自也察觉到了落拓中年背后那不断凝聚的真意神通背后蕴藏的恐怖杀机,赶忙仓皇退散。

    值得一提的是,这帮历劫强者几乎人人带伤,还有多达四人在无面人最后的凶猛扑击下,丢了性命。

    锦袍青年和一众历劫强者退散,落拓中年只是缓缓进逼,不断凝聚着真意神通,始终维持着最强状态。

    渐渐地,众人看出些门道,落拓中年的真意神通早已凝聚到了最强形态,后面的凝聚不过是为了弥补之前的消散。

    毕竟,真意神通不是滚雪球可以无极限地越滚越大,倒像是往一个容器里注水,注满了容器,水便会溢出,便会蒸发,为了维系最满状态,唯一的办法,便是始终绵延不绝地注入。

    终于,落拓中年接上了无面人,他一把抄上已经站立不稳的无面人,正待爆闪而退,顺带着将凝聚许久的真意神通打出,以此构建出一段时间差来。

    便在这时,一声轻啸传来,似人语,又似天语。

    一条白线穿云梭月而来,所过之处,大地寸寸裂开,其意好似一座巍峨的雪峰,陡然降临,浓缩、拉伸,化作一支箭,开天裂地一般飚射而来。

    白线未到,落拓中年身后凝聚的庞大真意神通,宛若一团遭遇了雷暴的劫云,雷暴未至,因之而起的飓风,便先将劫云吹裂开了。

    啵的一声,落拓中年身后的真意神通,终于溃散。

    那条白线却在距落拓中年身前百丈之遥,顿住了,下一瞬,如水雾般消散。

    白线方散,横压在天际的,如龙如天的巍巍雪山,便如泡影般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