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七章 原来是老魔

第七章 原来是老魔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线方如泡影般幻去,一位绯袍中年踏空行来,锦袍青年面上闪过一抹不悦之色,他手下的一众历劫强者齐齐躬身,同声喝道,“参见旭日法王!”

    旭日法王淡淡摆手,扫了锦袍青年一眼,冷哼道,“货物货物夺不到手,废物废物你抓不住,留你何用?”

    锦袍青年皱着眉头道,“货物原本不是咱们的,再说,海棠会开幕在即,这个档口,很多手段根本没办法用,还请旭日法王见谅。”

    旭日法王冷笑道,“和你那叔叔倒是一个模样,惯会巧言令色,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你!”

    锦袍青年脸上铁青一片,到底不敢直言冒犯。

    旭日法王看也不看他,盯着落拓中年道,“你的悟性,当真罕见,可愿拜入我的门下,生与死,由你一言而决。”

    落拓中年不理睬旭日法王,回眸朝无面人看去,“曹兄,你决定吧。”

    “战!死无憾!”

    无面人磨砂般的声音透着股难言的决绝。

    落拓中年放声长笑,“快哉快哉,今日便和曹兄一道上路,只是我很好奇,曹兄你还能死么?”

    “哈……哈……”

    无面人便连笑声也让人倍觉毛骨悚然,从心底里生出不痛快来。

    旭日法王冷喝道,“不识抬举,那就死吧!”

    天地之间,两座巍峨的白玉雪山再度显现,雪山瞬间压缩成一道白点,下一瞬,白点化作白线,迎着落拓中年和无面人狂射而来。

    天地似乎都在这霸烈的攻击下,不停颤抖。

    无面人想要迎着白线冲击,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已被牢牢锁死,动弹不得。

    落拓中年想要凝聚真意,他惊讶地发现无论他如何调动,真意都无法显现。

    明显,他的真意受到了压制,无法施展。

    “萤火之光,也想放光华,尔辈不过才跨入真意的门槛,如何能知登堂入室的奥妙,可惜也没机会了,死吧!”

    旭日法王冷声喝道。

    伴随着白线的逼近,落拓中年和无面人褴褛的衣衫开始解体,方圆千丈内,一切都在渐渐粉碎。

    即便是隔着千丈之外,茶棚中的众人也被那强大的攻击,逼迫得不得不起身逃离,各种马匹胡乱嘶鸣,扯脱了缰绳,拉垮了马厩,疯狂奔突。

    眼见白线已经将两人的面孔压迫得开始扭曲,下一瞬便要贯穿入二人的身体,忽的,一道清辉闪过,两条白线瞬息消弭,这回连烟泡般的幻灭也没有,就是凭空消失了。

    “谁!到底是谁!龙神下,还是王公道,藏头……”

    旭日法王高声呼喝,神情疯狂,分明是色厉内荏。

    喝声方落,一道清辉毫无预兆地袭到他身前,强大的真意,瞬间刺得他毛骨悚然,下意识地,便飞身急退。

    而那清辉竟似跗骨之蛆,伴随着他跟进,不管他如何使动神通遁法,那清辉却能始终陪伴左右,不得已,他一口气退到十余里外,那清辉才消失无踪。

    可退出十余里外,已经失去了无面人和落拓中年的身影,想要追过去,可又奈何不得那道清辉。

    “不是龙神下,更不是王公道,到底是谁,如此莫测的真意,分明就是天地间的情绪,如此神通,世所罕……夷陵老魔,竟是夷陵老魔……”

    旭日法王面色一片铁青,双手攥紧,牙齿死死咬住嘴唇,鲜血长溢,也不松开。

    悲愤,一股莫名的悲愤在他胸口回荡。

    夷陵老魔凶名震惊天下之际,旭日法王所在的圈子里,曾经讨论过此人。

    当时,他的态度是嗤之以鼻,以为下界的群氓不识天下英雄,什么天地间的情绪炼化为神通,非其余神通能比,他根本不信这种邪谈怪论。

    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那种神通是何等的可怖。

    可以说,他目下的真意神通修为,对上那道清辉的感觉,就像寻常的灵力攻击,对上真意神通,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攻击。

    “不对,若是夷陵老魔,他为何不杀自己,这家伙凶名素著,乃是一等一的邪恶魔头,是了是了,必定是畏惧我大日法王的威名,哼,什么夷陵老魔,也不过是欺软怕硬,色厉内荏的货!”

    念头及此,旭日法王憋闷的胸怀,陡然通畅。

    忽的,一队人影仓皇从西边天际掠过,定睛一瞧,正是锦袍青年等人。

    “不对,那夷陵老魔再不成器,竟连付青山那帮蠢货也不敢杀?是了是了,他必定是怕了我大日神殿的威名……”

    心念及此,怎么想怎么不对味儿,才通透的胸怀,渐渐郁结。

    他暗暗咬牙,“夷陵老魔,这个关口,他来中央城做什么?掀起大案?只怕他不是发疯了要找死,是了,海棠会,定然是为了海棠会,好,很好……”

    旭日法王正立在炽烈的太阳下发狠,许易已寻到了那头黄龙膘马,继续打马朝中央城赶去。

    无端端卷入了一场冲突,虽反手退去强敌,可他心中却滋味难言。

    他没想到在此间,会遇到老熟人。

    那落拓中年和无面人,看了半晌,许易当然认出二人来,一个是熊北冥,一个人金尸老曹。

    短短数年内,两人也强大得一塌糊涂,尤其是熊北冥,进益之快,和他不遑多让。

    而他这一路行来,奇遇连连,简直就是一路坐着火箭飞升。

    饶是他如此突飞猛进,却还是甩不开熊北冥,他心中无论如何不得不对熊北冥道一声“天才”。

    至于金尸老曹,本身就是夺造化之功的一大异数,有什么诡异变化,他都能理解。

    分别多年,今日偶然重逢,自是一件快事,按道理,该把酒言欢一番,共叙别情。

    偏偏许易花了偌大代价,改头换面,所谋甚大,仓促之际,出手替二人解围,已经是冒了风险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演一出老乡见老乡的大戏。

    他不杀旭日法王,不是怕了什么大日法王,更不是怕了什么大日神殿,而是实在不愿过多的暴露行藏,更不愿在这个档口,给天下人一个夷陵老魔要进中央城的印象。

    htts:

    天才本站地址。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