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十四章 誓证清白

第十四章 誓证清白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来,楚秋山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有举荐名额的长老、执委和教长们,有谁不曾拿举荐名额作人情,他楚某人出售归属自己的权力,又能怎样?

    是以,任凭外面风浪如何高涨,他自我行我素,浑然不放在心上,今番,临近又有空缺,他便又动了心思,这位阴山公子出得价钱极大,他已经把其名姓报了上去,今番招来,乃是因为中央学院一件突发的事。

    一位欧姓执教,在课堂上授课,反被一名学员问倒了,声名扫地不说,院方还启动了调查程序,一查之下,这名欧姓执教的白质徽章乃是买来的,也就是说他获得白质徽章的一系列定文,都是花钱请的枪手所作。

    如此惊天丑闻,以至于金丹总会都惊动了。

    调查结果显示,这位欧姓执教正是买通了一名执委,获得的推荐名额,并在那位执委的帮助下,顺利地通过了考核。

    相比那位倒霉执委,他楚秋山在贩卖推荐名额的风潮里,污名更大。

    他很清楚,有了这个引子,上面不可能不继续抓这条线,所以,他才紧急召来了阴山公子,想要嘱咐阴山公子,怎样将事情做得隐蔽一些,如果可能,他甚至想把收的好处还给阴山公子,让他放弃这次的执教考核。

    哪里知道,他这边刚起了个头,不仅多了许易这么个意外情况,连带着宣执委也杀上门来。

    姓宣的正是此次主抓此案的总头头,让她盯上了,局势可想而知。

    此刻,姓宣的直接要他楚秋山道明阴鸷青年身份,还说什么但愿不是那位阴山公子厉刑天,摆明了已经盯上了厉刑天。

    真真是怕什么,便来什么。

    “直言?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还是楚教长根本听不懂我的话。”

    宣冷艳目光凌厉地盯着楚教长,指着阴山公子道,“这位就是阴山公子,楚教长您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楚教长不必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到此来做个测试,看看这位阴山公子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顺便帮助你楚教长破除一下外界不堪的传闻,免得世人不明,妄传你楚教长假公济私,举荐者多滥竽充数之徒。”

    “你,你……”

    楚教长浑身直颤,不知是气得,还是吓的。

    阴山公子冷着一张脸,盯着宣冷艳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执委,那是金丹会的事儿,金丹会再大,也须管不到我古地。若非你和夷陵老魔的渊源,厉某断断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你要考教我?嘿嘿,恕难奉陪。”

    宣冷艳看也不看他,冷声道,“定陶春,听见了吧,如实记录,稍后作成文案,我转呈长老会。”

    “且慢!”

    楚教长终于慌了,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执委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事无不可对人言,楚教长心虚了?”

    宣冷艳冷得生人勿进,却别有一番魅力,她身后唤作定陶春的文静青年都看呆了。

    楚教长几乎都要崩溃了,便在这时,一声道,“好一个事无不可对人言,这位大人打上门来,又无真凭实据,却还苦苦相逼,以势压人实在有失体统。”

    说话之人正是许易。

    宣冷艳终于再次将视线投在了许易的脸上,甫一照面,她便觉得许易有些古怪,可又说不出古怪在什么地方。

    那一刹那的感觉消失,便再难寻觅,此刻,她再注视许易,便已完全将他作了个陌生的人,根本再瞧不出许易的半点影子。

    宣冷艳扫了许易一眼,根本不接茬,再度看向楚教长,“我不与无关的人说话,楚教长,请你请这人出去。”

    楚秋山完全不能明白,许易这时掺和进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替自己伸张正义?笑话!

    不过这时,便是阿猫阿狗跳出来,分散一下姓宣的注意力都是好的,他如何肯帮助姓宣的,将这蹦出来扰乱视线的家伙弄走。

    “宣执委是吧,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薛向,金丹会白质徽章获得者,也是今次楚教长推荐参加中央学院执教考核人员中的一员。先前我听宣执委的意思,似乎是在说楚教长所荐非贤,且唯利是图,收受贿赂。”

    许易盯着宣冷艳,义正言辞地道,“我敢对天发誓,楚教长举荐于我,我却未送任何礼物与楚教长。”

    说着,他盯着楚秋山道,“楚教长,也请你一并立誓,自证清白。”

    “我%¥%……”

    楚秋山简直要疯,他当然没收过许易礼物,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这混账,可现如今,他已经被许易架到了梁上,要想下来,他非接许易的这把梯子不可,正好,这也是难得的机会,向宣执委表明清白的时候。

    他很清楚,一旦宣执委将今日所见,形成文字传到了长老会,那可就是铁证如山。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在这份铁证如山中,加上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宣执委不是说自己一向都是倒卖名额的急先锋么,正好,自己就立誓来证清白。

    至于许易所求,他也看明白了,事到如今,他又能如何了,这混账看准了机会,便是要自己的半条命,这种情况下也得给啊。

    楚秋山念头转得极快,口上更是不慢,三言两语便立誓完毕,含笑看着宣冷艳。

    面对宣冷艳,这种理直气壮的感觉,他许久都不曾拥有了。

    楚秋山的果断,的确让宣冷艳大感意外,她盯了许易胸口前的白质徽章一眼,“你这枚徽章,总不会是买的吧?”

    许易微笑道,“其实,在配置纯粹的冲性时,搭配凋零花的不一定是筚路草,烂柯竹心的效果,也许会更佳。”

    楚秋山,阴山公子、定陶春皆莫名其妙,宣冷艳脸上却显露出莫名地郑重。

    许易抱拳道,“我拜读过执委大人的那篇定文,并试着做了一遍,一点心得,让执委大人见笑了。”

    坏了如意珠,他和宣冷艳虽然失了联系,但在金册和丹书两大刊物上,他却能时时得见宣冷艳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