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十二章 你瘦了

二十二章 你瘦了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

    宣冷艳才要开口。

    许易便动手了,他不能给宣冷艳机会,也不能让她难做,更不能让外人以为掌控了宣冷艳,便能操控他。

    狂暴的剑气,瞬间摧毁了旭日法王,不对称的真意神通之战,旭日法王在许易面前的表现,并不比一个锻体境修士好上多少。

    许易并没要了旭日法王的性命,在让其失去了战斗力后,便将之抛给了西北角落中的熊北冥和金尸老曹。

    二人震惊莫名,完全想不到自己的行藏,竟然被许易看破了。

    “当个护身符,或者是砝码,办你们想办的事,子时,城西刘显庙会合。”

    许易传音过后,熊北冥应了一声,立时提着旭日法王遁走,金尸老曹随后跟上。

    付清风花了半晌工夫布置的高空拦截人员,早已在定陶冥逃之夭夭后,瞬息星散,哪里还敢窜出头来找不自在。

    “大戏看完了,诸位若是还想看,可就要买票了,若是无事,诸位请回吧。”

    许易摊开手,耸耸肩膀,竟堂而皇之地下起了逐客令。

    偏生没人觉得有何不妥,恍惚间,只觉这样的人天然就该掌控局面。

    “对了,多说一句,诸位亲眼所见,许某绝非什么以杀人为乐的魔头,所以,夷陵老魔这个名号,还请诸位不要再叫了,若听见有人叫,麻烦诸位帮着澄清一二,许某感激不尽。”

    说着,许易团团一抱拳,诚意十足。

    偏生众人瞧得后脊梁骨发寒,楚秋山更是头皮一阵发紧,暗暗在心里骂起了数十年不曾用的家乡骂词,“老子信鸟你滴邪!你不是魔头,谁他吗是魔头!付清风的没了头颅的腔子还温着呢!”

    转瞬,偌大个顶楼,就剩了许易和宣冷艳二人。

    四目相对,先前还凶威赫赫的夷陵老魔,立时挪开了视线,信手抓过一杯酒,饮了一口,仰头看天道,“中央城就是不一样,连酒的滋味都不一样……诶,诶,你别离我这么近,你干什么,我刚可是救了你呀,你知不知……诶诶,够了,够了……再打我还手了……”

    他不说还手还好,一说还手,宣冷艳越发爆了,爆炒栗子如急雨一般砸了下来,边砸边恶狠狠道,“叫你装不认识,叫你装大尾巴狼,叫你不尊师重道,叫你跟我装魔头……”

    “够了!”

    许易被打急了,探手出去,立时将宣冷艳一双如葱玉手禁锢住。

    “大胆!”

    宣冷艳娇叱一声,又伸腿来踢,却被许易张开腿来,轻轻夹住。

    宣冷艳气极,另一条腿借势盘在许易腰间,竟张口朝许易耳朵咬来。

    “我看你是疯了!”

    许易赶忙晃头避开。

    “我是疯了,我就是让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倒霉混账气疯的!”

    宣冷艳一边怒叱,一边猛扑。

    许易边躲避,边提醒道,“你这个样子,也敢说师道尊严,看看你在干什!”

    “啊!”

    宣冷艳惊呼一声,玉脸布满红霞,一腔邪火顿时泄尽,取而代之的是满腹娇羞。

    此刻,她那一双弹力惊人的修长玉腿,一条被许易夹住,另一条盘在许易腰上,两只手还被许易禁锢着,如此姿态,何止没有师道尊严,简直有伤风化。

    宣冷艳心头鹿撞,娇羞无限,她真想找占卜者问一问,为何每次和这倒霉徒弟在一起,总会发生这样那样羞人的意外。

    先有那一池灵泉,数度共浴,再有洪督导房间内的各种尴尬,如今又成了这般模样。

    “宣萱啊,真的是这混账太可恶,还是你竟不能自持?”

    宣冷艳忍不住在心中盘问自己。

    她这一走神,许易反觉不适了,心头莫名起了一阵火,夹着那根丰弹肥腻的玉腿,好似会放电一般,让他腿间的汗毛根根树立起来。

    宣冷艳半盘在他的身上,胸前的堆雪挤在他胸膛上,呼吸之间,饱满的脂肪漾动,好似一对活泼的小兔,随时要呼之欲出。

    许易身体的温度在身高,莫名的反应,激得宣冷艳心头一跳,娇叱道,“孽徒,还不把我放开!”

    许易赶忙松了手,急急后跳一步,双手放在身前,作防御状,“说话归说话,可不兴动手,不管怎么说,师尊大人也要照顾我如今的身份,我如今可不是你座下的夷陵公子,而是赫赫凶名的夷陵老魔。”

    宣冷艳噗嗤一笑,宛若春风漾过万里雪山,催开满山繁花。

    许易看得一呆,宣冷艳冷哼一声,收敛笑容道,“说,为什么这么久不联系为师,别以为你如今修为有成,为师便管教不得你。”

    许易不答话,歪着头打量宣冷艳,“你好像瘦了?”

    宣冷艳一惊,低头朝胸前看去,整了整衣衫,刷的一下,玉脸烧开万里丹霞,“宣萱啊宣萱,你在想什么?”

    许易满头黑线,是自己邪恶了,还是自己这师尊堕落了?

    “别打岔,说,这些日子都干什么去了!”

    宣冷艳怒声喝叱,似乎狂飙的声音,能掩盖那浓得化不开的尴尬。

    许易本来是想插科打诨,将话题偏转开,现在看来,还不如接受质询,赶忙就宣冷艳的问题,展开了叙述。

    重点是说如意珠坏了,联系不上,身份变了,贸然来不得中央城。

    这不,一找到机会,便想办法来中央城了,本来想找机会混进中央学院,再去探望师尊大人,哪里知道这一场乱局,将他精心编造的身份彻底撕裂了。

    “这么说,你不认我倒是有苦衷了。那你如何现在要出头,你以为你不插手,为师便改变不了局面么?”

    宣冷艳瞪着他道。

    完全不领情。

    许易瞠目结舌,“感情还是我错了?”

    宣冷艳瞪着他,几次想要开口,嘴皮子却黏糊得紧,眼中晶莹,似有水汽氤氲。

    “是我错了,我错了。”

    许易真是莫名其妙,如此情势,他不认错也不行了,暗暗腹诽自己完全是多余,和女人本就没什么道理可讲,何况这女人还稀里糊涂成了自己的师尊,还讲道理,这不是寻刺激么?

    “你知不知……秋娃呢?”

    宣冷艳终究不愿意讲她这些日子的辛苦。

    许易失去了消息,她下意识的反应,便是许易丧在了广成仙府中,为此,她努力打探过,但消息渺茫。

    所以,她才努力的研究丹道,发表定文,只求着身份地位高了,圈子广了,触角长了,能打探到许易的下落。

    为此,她这近一年的时间,几乎根本不曾休息过,一口气发表了十三篇定文,才换来了这个金丹会的执委。

    她之意,从来不在名利,只为跨越山海,为他搜天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