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十四章 近身保镖

三十四章 近身保镖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名吓得直缩脖子的八字须中年颤声道,“放,放谁?”

    “放,都放,全放了!所有的,统统的,都放了!”

    宋盟主凄厉地喊道,活了数十年,他从没觉得和死亡如此接近过,他已经嗅到了死神的鼻息,甚至已经感觉到死神已探出口来的带着倒刺的舌头,在自己脸上轻轻添食,只要他有一个妄动,立时便会被吞没入腹。 小 说.

    “老熊!”

    许易道。

    熊北冥掌中现出三目神君的画像。

    宋盟主一呆,瘫倒在地,高声道,“秦盟主,秦盟主,人转给你了,你别害我,你的宝贝,我一准都还你,人,人呢……”

    一名锦袍青年仓皇跌出,疯狂地下着命令,不多时,昏沉沉的三目神人,便被抬了上来。

    熊北冥和金尸老曹连忙扑上前去,将三目神人抢了起来。

    “谁干的,人到底怎么了?”

    熊北冥怒声喝道。

    锦袍青年赶忙道,“没,没事,一定没事,为了卖个好价钱,没有虐……虐待,只是用,用了……药,这,这是解,解药……”

    说着,他将一个瓷瓶递了过来。

    熊北冥劈手夺过,一脚将他踢飞,半空中血雾飘零。

    许易负臂望天道,“今天我们故人重逢,老夫不愿再见血光,大好头颅,暂寄尔等头上,哪一日老夫心中不痛快了,再来找尔等讨取,走得累了,借几匹马来代步。”

    许易每说一句,众人心头便如扎上一刀,听闻许易要马,几大盟主发疯一般,下起了命令,不多时,几头神骏无匹的龙驹被牵了出来,许易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五人的身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足足半柱香,场中无人敢动。

    似乎生怕一个妄动,便将这梦幻般的局面破坏,又将死神迎回。

    一帮人就这么立在破败的院子中,任凭风霜加身,直到第二日,骄阳升空,整个城市复苏,满场众人无人说话,悄然散去。

    …………

    果如秦盟主所言,三目神君宁无缺,并未受伤,也未受什么折磨,服下药物后,不久便醒了过来,熊北冥、金尸老曹,宁无缺三人生死再聚,自有一番亲热。

    许易并不相扰,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屋檐下,静静地吹风,静静地想着心事。

    旭日法王昨夜已经离开,离开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整个人委顿得像霜打的茄子,似乎精神殿堂都在那一瞬间崩塌了。

    日光很暖,风很柔,许易难得放空了脑子,静静听着檐下的风铃低语,忽的,腰间的如意珠传来了动静。

    许易抓过如意珠,催开禁制,却是楚秋山找他。

    若按原计划,他进入中央学院,和楚秋山的联系,自然是会紧密起来,所以,当时还在楚府时,他便和楚秋山用如意珠建立了关联。

    短短一日之间,便物是人非,一切谋划,皆成东流水。

    忽然这个时间节点,楚秋山找自己,许易不能不费些思量。

    “夷陵兄……前辈,不必多疑,今番楚某找前辈,乃是有顶顶重要之事约见前辈,前辈若来,必定不会后悔,若是不来,恐怕……”

    楚秋山尚在绞尽脑汁地措辞,希望说服许易,许易干脆利落地截断道,“说时间、地点。”

    “楚某府邸,今日随时恭候。”

    楚秋山的语调短促,希冀之情,不禁流露。

    许易正想与熊北冥三人作别,忽的,房门打开了,三人行了出来。

    许易盯着三目神君笑道,“这身打扮,当真精神,看来宁兄恢复得不错。”

    宁无缺一身重甲,头部更是那种护着半张脸的头盔,第三只眼睛正巧被压住眉梢的铠甲护住。

    闻听许易打趣,宁无缺依旧一脸冷峻,冷冷盯着许易道,“欠你的太多,还不清了,我三目族人,最不愿欠别人人情,他们都想要我第三只天眼,今天我便挖下来,送你,从此,你我两清。”

    说着,宁无缺掀开头盔,左手插入第三只眼睛,没有血液溢出,倒是有清辉流露,光芒外溢。

    许易惊呼道,“老熊,三只眼,疯了,你也疯了!”

    熊北冥和金尸老曹这才出手,按住了宁无缺,宁无缺的手从眼睛拿出,第三只眼又恢复了正常。

    许易骂道,“老子要你眼前做什么?老子又不倒卖人体器官,我看你小子是关了几天,关的神志不清了。”

    熊北冥重重在宁无缺肩上拍了一掌,“你是真混账,你要找死,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死去,别死在我们面前,乱人心意。许兄费了偌大风险,才将你救回,你就是这样糟践许兄心血的?”

    宁无缺冷哼一声,不再出声。

    许易的,“行了,你们三兄弟才聚首,我就不打扰了,咱们就此别过,他日有缘再聚,再来把酒言欢。”

    熊北冥道,“我等和许兄才碰面,如何这便分开,再说,许兄如今已威震天下,我们兄弟三人得罪了神殿,只能仓皇遁逃,能在许兄身边,便等若傍了大树,许兄不会厌烦我们兄弟背靠许兄这棵大树乘凉吧。”

    “老熊!”

    宁无缺沉声喝道。

    他记忆中的熊北冥向来光明磊落,豪气干云,怎的突然没了骨头。

    “少不更事!”

    金尸老曹拍了他额头一掌。

    宁无缺怒目相视,却也无可奈何,他有神目无敌,却破不开金尸老曹这块顽铁。

    许易盯着熊北冥,忽的,展颜一笑,指着熊北冥笑道,“你啊你,不愧是当年的天下无双熊北冥。”

    他哪里还不明白,熊北冥已经窥破了自己的虚实。

    的确,一路上,他露的破绽太多了。

    先是不让旭日法王高飞,后在东华商盟总会中,也始终不曾出手,放任谁用一副影像,平掉了局面。

    再到从东华商盟离开,竟然借了马匹。

    在外人看来,这是夷陵老魔行事放荡不羁,可落在熊北冥这等知根知底的人眼中,足以看出一些问题了。

    熊北冥抱拳道,“许兄,可还要拒绝?”

    金尸老曹道,“许兄既然抱恙,我等兄弟正好为许兄护法,莫非真如宁小子所言,许兄真要我兄弟三人以命偿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