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十七章 天空之肺

三十七章 天空之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御之秋这般一说,许易最先释然。

    他飞升三界,每当他修行到了极限时,眼中的世界总会炸裂一次。

    现在他也想明白了,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同的平台,见证不同的风景。

    只要他没修到长生不灭,这种世界的炸裂,总会不断地衍进。

    许易沉凝心神道,“御长老的意思是,龙神下、王公道,皆是通过大日神殿进了东洲或者西洲?这不对啊,当日我和付清风一战时,他可是问过我是龙神下,还是王公道?”

    御之秋道,“大日神殿的秘密,区区付清风怎知,除了三大元君,大日法王,其余的大日神殿成员,无不是浑浑噩噩。”

    “其实,也不是他们皆蠢笨,而是为了掩盖真实的世界,他们作了太精密的矫饰。我若没记错的话,你还见过一个号称来自西洲大陆的黑眉帝子,他背后还有一个黑眉帝国吧。”

    许易悚然惊道,“正是如此,难道,难道,那也能做得假?”

    他话音方落,御之秋又取出了如意珠,禁制催动光影浮现,入眼的是一个个庞大的屋宇,众多屋宇分作黑白两色,镜头一转,其中的一个屋宇前的匾额正挂着“黑眉帝国”,镜头挪移,许易眼珠暴凸,黑眉帝子赫然一身朴素灰衣,如死尸一般,坐在一个台阶上。

    屋内还有林林总总多达数十人,皆是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

    御之秋道,“诸位绝对不知晓,整个北洲世界,最神秘的不是大日神殿,而是一个唤作造梦司的存在。这个造梦司非为哪一家一姓造梦,而是为整个北洲世界的最上层造梦。”

    “他们让所有的北洲世界的上层修士以为,中洲世界和西洲世界和北洲世界其实是差不多的,自己不能去其他两洲,乃是因为自己没有修炼到天衰境。”

    “要让人相信,则必须有西洲和东洲的人来往北洲,就这样一个个诸如黑眉帝子之类的人物就出现了。”

    “诸如黑眉帝子这样的人,都是最可怜的人,他们终身都活在幻境中,他们的记忆并非真实,全部的认知也来源于幻境。”

    “正因如此,诸如黑眉帝子之类的傀儡,总能天衣无缝地扮演好他们的角色,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黑眉帝国本就存在,自己就是黑眉帝子,自己扮演自己,岂会出现差漏。”

    “我记得黑眉帝子身边还有一人,被许易你拿住了,他其实是幸运的,只要他不再想着返回黑眉帝国,便能带着黑眉帝国的全部记忆,活在这个世上。”

    “造梦司的能力非只如此,先前白道友说他是通过别的渠道知道的魔楼刘恣意,其实,这些渠道,正是造梦司透露出来。广成仙府一行,东洲、北洲来了哪些人,造梦司早就知晓,很多消息都是造梦司自己散步的,他们也裹挟在其中,维持着进入广成仙府中的北洲修士的世界观的平衡。”

    “否则,仅凭一个刘恣意,区区雷劫修为,怎么可能成为西洲顶尖强者?那个所谓的魔楼,在西洲又算得了什么?倒是那个白马寺,连消息闭塞如我,亦知其不凡……”

    御之秋一字一句,如黄钟大吕,冲击在众人心头,其间的震撼,简直莫可名状。

    满场寂寂半晌,白集子道,“可怜我一直以为尽知世界,哪里知道一直活在别人编造的梦中,可怜可怜。若长老说的是实话,那大日神殿怕不是在吸金丹会的血,而是在吸整个北俱芦洲的血啊。”

    御之秋收了如意珠,道,“正是如此,大日神殿便是东洲和西洲插在整个北洲身上的庞大血管,北洲的能量源源不绝地通过这根血管,在向东洲和西洲输送,生怕嫌血管输血慢了,他们便急着借助金丹会的势力,发布了新的统一货币。”

    白集子一拍额头道,“我就说不对劲儿,明明广成仙府出现在我北洲,竟然有东洲和西洲的修士出现,这根本就不合理,那种仙府秘地,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了不得的资源,若是北洲世界足够和东、西二洲抗衡,断断不会容忍他洲之人插手。”

    许易凝眸道,“既然大日神殿的强大超乎了想象,他们为何还会容忍金丹会的出现,来分润独属他们的权力,这不是养虎遗患么?”

    御之秋道,“你以为大日神殿真的是坐视金丹会的成长?据我所知,我金丹会显露于世,还有你的一份力量,你可以想想金丹会的发展,和旁的组织有什么区别?”

    许易知道御之秋说的,正是他还在当广龙堂堂主前,和金丹会分部,合作过的那一次。

    他仔细想了想御之秋的问题,道,“我明白了,金丹会是开放的,包容的,兼顾了所有人的利益。”

    御之秋含笑点头,“正是如此,金丹会,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任何资料和信息,都能相对自由的在会员之中流通,所以,大量的仙殿人员成了金丹会中人,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大日神殿的人,成了金丹会的人,普天之下,还有无数的势力,成了金丹会的人。金丹会不封闭自己,包容所有,这样的金丹会,大日神殿怎么围?怎么剿?”

    众人默然,谁都知道金丹会如今无比的辉煌,却没想到其背后有如此多的隐忧和不易。

    白集子道,“我还是想不明白,既然东洲和西洲的人,都能来咱们北洲,为何他们不大举进入北洲,而弄出个大日神殿。”

    许易道,“两个人吃一个饼,怎可能不会因多吃少吃而生出龃龉,何况,不是两人,是两个大家子,一旦放开,恐怕谁都想往里面伸手,莫不如弄个管事机构,代管起来,这样既限制了伸手的人,也保证了最少数人的利益最大化。”

    御之秋轻轻击掌道,“和聪明人说话,总是件愉快的事,许易,我对你的信心是越来越足了。”

    许易道,“不知长老要我做何事,凭许某的能耐,不可能帮你铲除大日神殿。”

    御之秋摆摆手,“我当然不是要你做此事,何况,这个大日神殿,也是没办法铲除的。好了,咱们先不谈旁的事了,先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御之秋取出一枚如意珠,催开禁制,光影浮动,盈出一片瑰丽、壮观的画面。

    但见,蒙蒙的星空中有一块巨大的宛若心脏的东西,在一下一下的颤动着,颤动得极不规律,宛若患了疾病一般,每颤动数下,总会或长或短时间的抽搐。

    “天空之肺!这,这……”

    白集子惊声道,“这是怎么找到的,太,太可怕了……”

    许易没见过天空之肺,却是在典籍上见过,白集子一提醒,他脑海中自动冒出了关于天空之肺的内容。

    按典籍上的解释,所谓的天空之肺,不过是各种时空的交错的大结点,一个时空,只会出现一个这样的大结点。

    一旦这种时空大结点,出现了异常,天空之肺便会出现不规则的抽动。

    御之秋收了如意珠,道,“正是北洲的天空之肺出现了问题,才会导致时空通道的大量关闭,而正因为大量的时空通道的关闭,才能使得西洲和东洲只需花费极小的代价,便能控制两界的沟通。”

    “为了找到这处天空之肺,整个北洲进行得艰苦卓绝的努力,简直无法言喻。大日神殿成立已经愈万载了,我北洲就宛若一个悲惨的奴隶,在东洲和西洲的残暴统治下,艰难求存,这处天空之肺的找到,不知牺牲了多少伟大的占卜者,现在,你的出现,便是天意,天不绝我北洲。”

    白集子道,“等等,晚辈听前辈的意思,似乎是想我家东主,帮忙治愈天空之肺。但即便是治愈了,又能如何呢?只会增多北洲和东洲、西洲的连接通道,这对北洲并不是什么好事吧?”

    沉闷半晌的熊北冥道,“怎会不是好事,这乃是大大的好事,试想,一旦通道变多了,东洲和西洲的野心家们,便不可能再掌握全部的通道,两界的来往便会变得频繁,一旦变得频繁,北洲修士的上升空间就打开了,那时,即便是东洲和西洲修士占领了北洲又有什么关系,因为北洲的修士,可以自由地去往东洲和西洲了。”

    “北洲的修士从来不怕被占领,只怕无路可去。更何况,以金丹会的立会精髓,从来都是开放的,只怕这个通道一打开,金丹会便会开遍东洲和西洲!”

    御之秋双目放光,“正是此理,我们不怕开放,就怕封锁!若是功成,许易,你便是金丹会的大恩人,便是御某也甘愿为你牵马坠蹬。”

    许易道,“您等等,一下吸收的东西太多,我脑子有些乱。似乎您是想让我来医治这天空之肺,是这个意思吧?”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