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十章 同行

四十章 同行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叫什么?你鬼叫什么?你觉得为师去不得,还是去了会给你堂堂夷陵老魔拖后腿?”

    宣冷艳并没听到御之秋和许易的对话,但许易那副被胶水粘过一般的表情,已完全出卖了许易的心肠。 小 说.

    “你,你是许易的师父?你,你有什么本事……”

    宁无缺惊讶地发问。

    他已听熊北冥说过许易如今的本领,能只言片语,便恫吓得东华商盟的那帮人不敢动弹,更是惊闻三心二意剑,气贯天地,是一等一的强大真意神通。

    在宁无缺想来,天下能打过他们三兄弟组合的,已是少之又少,而许易的本事,恐怕已近乎天下无敌了。

    这么厉害的夷陵老魔,却还有个娇滴滴的师父。

    他盯着宣冷艳看了半晌,怎么也看不出这个只有风劫修为的女修,有多了不起的本事,难道是传说中的真人不露相?

    宣冷艳淡淡扫了宁无缺一眼,根本不理会他,三步并作两步,行到许易近前,习惯性的一个爆炒栗子便送了过去,“我倒要听你说说,为师到底去得去不得。”

    宁无缺简直要瞪瞎眼睛,指着宣冷艳,说不出话来,熊北冥冲金尸老曹努努嘴,后者一把将宁无缺抱住,白集子更是一个箭步,跨了出去。

    四人远远窜了出去,避入一个凉亭,金尸老曹这才松开宁无缺。

    宁无缺大怒,“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看很不对劲儿,那个女的,弄不好就是金丹会的卧底,莫非夷陵老魔真的打不过她,这才如此怕她,所以让她如此凌辱?”

    白集子仰头望天,熊北冥盯着湖面上的荷花,金尸老曹瓮声道,“你说对了,你见过有打得过师父的徒弟么?”

    宁无缺沉默了,忽然,闷声道,“不对,我没见过师父会用那种眼神看徒弟,莫非那个宣执委被人冒充了,冒皮冒不了骨?”

    “熊兄,还是关照关照宁兄,让他少就此事发表言论,我怕东主面皮挂不住。”

    白集子向熊北冥传音罢,心中暗叹,“这家伙不被人抓去,倒是稀奇了。”

    这边,他们四人在一旁揣度许易和宣执委的非正常师徒关系,那边的夷陵老魔已经秒怂。

    对付他的师尊大人,他向来没多少办法,何况,他的师尊大人祭出了最强大的理由难道他想要将她丢在这里慢慢的天衰么?

    “去可以,能不能一切行动听指挥?”

    许易壮着胆子提出了要求,正所谓打下什么底便是什么底子,他和宣冷艳之间,以前打下的师徒底子就已经打歪了,现在有机会,他当然想要扳回局面。

    宣冷艳皱起美丽的眉毛,瞪着许易,许易面目冷峻,不为所动,沉声道,“你也知道咱们此番去,不是游山玩水,而是搏命,你也知道我这一路行来,都在搏命,关键时刻,当机立断最为重要,能不能令行禁止,是取胜的关键。何况,这次去,不止你我,还有他们四个,你觉得他们会听你的么?”

    啪,宣冷艳又赏了他一记,“现在就开始你你我我的称呼了,以后怎么得了,事关大局,我不会拎不清,但你也休想拿文字玩我,我知道怎么做,该给你的空间会给你,该给你的权力也会给你,你这般和为师锱铢必较,成何体统?”

    出身于大家族的宣冷艳,正治敏感性极高,岂会轻易便让许易骗去了权力。

    许易叹息一声,心情莫名的沉重。

    此行,注定危险重重,他实在不愿宣冷艳搅合进来,本就是搏命,何必再惹牵挂。

    宣冷艳似乎能感到他的心意,不再作色,冰山般的玉颜盈出三分温柔,拍拍他的肩膀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何必忧思太盛,秋娃,我已经安排妥帖了,等下次再见,必定让你大吃一惊。”

    “如此甚好,甚好,若没有旁的事,我便去准备了,师尊大人您也速速去禀告御长老吧,让他把前面答应的好处,都拿过来吧。”

    言罢,许易一闪身,溜了出去。

    这般面目的宣冷艳,他真的不习惯,就刚刚,宣冷艳才拍了他肩膀两下,他便起了一额头的白毛汗。

    “贱皮子!”

    宣冷艳轻啐道,望着许易离开的身影,眼神忽的妩媚起来。

    她焉不知此行危险重重,但一想到能让自己的傻徒弟,相伴左右,她心中便忍不住涌起一股股的快活。

    ………………

    早在御之秋发问时,熊北冥,白集子等人都迫不及待地表明了态度,许易也知晓,对修士而言,没有人能拒绝这种抵达更高世界的诱惑。

    所以,许易根本不需要统一意志,带着熊北冥、白集子等人离开后,径直去了白集子刚号下的那座院落。

    许易清空了自己的星空戒,除了自广成仙府得来的灵精,以及那些他不敢轻易开封的各种盒子,其余资源,尽数被他倾倒而出,交付诸人尽数兑换成新的货币。

    当那一摞摞的储物环,被众人清点一遍后,几人这才意识到为何御之秋要说许易的身家之丰,金丹会已没什么能够赏赐的了。

    “不愧是夷陵老魔,顶级的手段,才配拥有顶级的身家,修炼世界,真的是赢家通吃啊。”

    宁无缺深深地叹息着。

    许易淡淡扫了他一眼,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接触久了,他才知道这三眼人就是个小孩儿,心智严重不成熟。

    熊北冥道,“许兄是为明晚的海棠会做准备?”

    许易点头道,“是,也不是,这些资源,淤在我手里,没什么用,诸位兑换了新货币,明天在海棠会上,全部花销了,力争购几件得用的宝物,毕竟,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咱们要去往何地,要经历什么,多做些准备总是好的。”

    熊北冥点头道,“我和白兄去就行了,老曹和老宁,便在此地陪许兄。”

    宁无缺明明是小孩子心性,偏偏不愿别人叫他“小宁”。

    许易知熊北冥是为他的安全着想,便也从善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