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十一章 分宝

四十一章 分宝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无缺虽想去凑热闹,但又想着还欠许易还不清的人情,若是弃他而去,总不是义士所为,只好忍耐着应下。

    临近傍晚,白集子和熊北冥满载而归,新货币才发行,许易对新钱的多寡,没有太具体的概念,反正白集子眉飞色舞个不停。

    一夜无话,次日正午,许易将海棠会的邀请函,交给了熊北冥,依旧是他领着白集子前往。

    御之秋言犹在耳,他真担心三大元君已经将他的消息禀报了上去,东洲或者西洲派出强者,前来剿杀。

    他如今的情况,想不低调,也不行了,反正昨日晚间,他已将参加拍卖会的主体思想,告知了白集子和熊北冥,以二人的机敏和周全,许易不担心事情会办砸。

    这日下午,他的如意珠有了动静,依旧是楚秋山找他,才接通,传来的是宣冷艳的声音。

    昨日他走得匆忙,双方又没关联上如意珠,许易告知了地点,不多时,宣冷艳便寻了过来。

    “这是你要的宝贝,我真想不到你竟有本事,从御长老那里,把这么重要的宝贝讨要过来。”

    宣冷艳递给许易个玉制的盒子,眼中也忍不住闪过一抹艳羡。

    许易将盒子收了,笑道,“不是我小气,这盒子里的东西,对我有大用,救命的玩意儿,若是旁的,您说要,我也就给您了。”

    宣冷艳冷哼一声,“别嘴上跟抹了蜜糖似的,我可不是你的那些妹妹们,听凭你三言两语,就糊弄了过去了,说来,你拜我为师,我连你的拜师礼都不曾收着。”

    许易道,“您老勿急,一会儿,我加倍补上,对了,我要的东西呢,御长老不会空口白话吧。”

    宣冷艳翻个白眼,“诺,这是要你的,我连夜组织人手,帮你刻录的,对了,你要这许多书做什么?”

    他给许易的那枚储物环中,堆满了书籍,如山如海,她虽口上埋怨许易,但听御长老说是许易要的,便亲自监工,帮他刻录了整个典籍库中全部典籍。

    许易珍而重之地摩挲整个储物环,在他看来,这是他迄今为止,得到的最为重要的一件宝物。

    金丹会庞大典籍库中的典籍,不是冷硬的书本,也不是枯燥的文字,而是凝聚了这个世界无数先贤的智慧。

    他向来信奉开卷有益,更明白,能记录到典籍上的文字,无一不有它的价值。

    许易收起笑道,“修行之路漫漫,唯文字可久久相伴。

    蓦地,宣冷艳耳根通红,心中暗暗道,“好没良心的呆子,也不知为师今番赴汤蹈火,真的是为了脱那天衰么?”

    四目相对,忽然无言,许易赶忙转移话题,道,“不知要去往哪一洲,寻觅医治天空之肺的办法。”

    “西洲!”

    宣冷艳红唇轻吐,却和许易所料一般无二。

    实在是昨日相谈,御之秋透露的关于西洲的消息更多。

    “具体有何办法?”

    许易话音未落,宁无缺冲了进来,高声道,“他们回来了。”

    不多时,金尸老曹、熊北冥、白集子皆涌入这地下密室来。

    百余息后,许易点验了熊北冥和白集子带回的宝物,惊声道,“就这些?”

    眼前的宝贝实在太少,总共不过三团法衣,两只木盒,一颗金红色的果实。

    堆积如山的宝贝,不过换了这区区六件宝贝,许易当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宣冷艳却胀红了脸,瞠目道,“这,这是你们从海棠会上买回的宝贝?天啊,这是黄金真纹法衣,和白银真纹法衣,还有炎之焰心,这可都是不世出的宝贝,也只这汇聚整个北洲重宝的海棠会,才会出现这等重宝,你还嫌少?”

    “还有这两只太阳之箭!”

    白集子应道,伸手将两只盒子尺余长的玉盒打开,内里皆盛着一只相同模样的箭矢,那箭矢似乎乃是光华聚成,方一打开,整个地下密室都被点亮了,连带着连屋内的温度也快速攀升着。

    许易合上了装裹太阳之箭的玉盒的盖子。

    黄金真纹法衣,白银真纹法衣,炎之焰心,太阳之箭,这些宝物,许易没见过,但都知其名,知其用,这便是饱读典籍带来的益处。

    许易拿过那团黄金真纹法衣,如一团棉花糖,轻得几乎没有重量,朝宣冷艳递来。

    宣冷艳瞪眼道,“你这是做什么?”

    许易笑道,“先前你不还埋怨我光说不练,连拜师礼都不曾献上么,这件黄金法衣献与师尊大人,还请师尊大人笑纳。”

    宣冷艳传音啐道,“也不见有外人在,没个正形,我不要你东西。”

    许易抓过宣冷艳玉手,将那团黄金真纹法衣塞在她手中,“这个时候,就不要客气了,前路艰险,你若安好,我也定心。”

    宣冷艳只觉被抓住的不是许易的手掌,而是一团电流,听着许易的话,只觉神与魂俱醉。

    白集子,熊北冥,金尸老曹皆忍不住别过脸去,宁无缺却瞪圆了眼睛,他只觉场间的气氛有些诡异,为何夷陵老魔的师傅突然变得好像一段水流,波涛柔柔的。

    许易松开宣冷艳,抓起另外两团白银法衣,分别抛给了白集子和宁无缺。

    白集子激动得直哆嗦,“东,东主,放心,白某必定竭尽全力为东主赞辅,庶竭驽钝,百死不悔。”

    他不是激动这件白银法衣,而是感激许易把他当人看,没有当个不重要的物件,作为许易的小号,来自大号的尊重,最是弥足珍贵。

    宁无缺接过白银法衣,又抛了回来,“用不着,欠你的已经够多了,我可不想越欠越多。”

    许易道,“知道欠我的,便听我的,我还指着你卖命了,所以,你这条小命还是得先保护好,以你的智慧,应该不难理解其中的道理。”

    宁无缺接过许易又抛来的法衣,当机立断道,“那是当然,算你说的有理。”

    熊北冥微微一笑,金尸老曹忍不住直摇脑袋。

    随即,许易将两只太阳之箭和炎之焰心,给了熊北冥,并不多言。

    熊北冥更不客气,接过三只盒子,重重一点头,亦不说话。

    义士之诺,在心不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