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十三章 天衰如麻

四十三章 天衰如麻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宣冷艳催动玉石,很快舟首也飞出了奇怪符号,下一瞬,两艘飞舟离开了。

    不待许易相问,宣冷艳书写道,“问咱们刚才去哪儿了,怎么失了航行轨迹,我解释说,发现有修士尾随,遁开了,那些符号交流,是他们的保密措施,见我用符号对答如流,他们便不再怀疑,自然就离开了。”

    “行了,别说没用的了,再好好回忆一遍资料,上了母舟,半只脚可就踏进鬼门关。”

    宣冷艳发出一段文字。

    随即,众人陷入了沉默。

    宣冷艳熟练地驾驶着飞舟,在万丈高空飞遁着,半柱香后,空中出现一艘庞然大物,宛若半座小山,突兀地出现在半空,仔细察辨模样,正是一艘放大了近百倍的飞舟。

    大量的飞舟,正排成一个一字,源源不断地朝那艘母舟进发。

    万里之上的夜空,在星辉的映照下,郁郁苍苍,远眺星河,令人沉醉,又有几人知道这无边的沉醉背后,潜藏着浓郁的杀机。

    飞舟才遁入母舟,许易等人便在宣冷艳的带领下,飞离了飞舟,不多时,一队黄衫人行了过来,宣冷艳取出操控飞舟的玉石,交给了领头的大鼻子中年。

    大鼻子接过玉石,笑道,“辛苦了,休息去吧,刘队官正在甲板上欢聚了,和曹队官他们,刘队官说了,苏媚小姐若是回来了,要立即过去。”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操纵着控制玉石,很快,飞舟的舱体被打开了,厚重的仓板才在乌沉沉的甲板上落定,一名修士踏着仓板行了下来。

    那名修士才现身,许易便惊呆了,他相信熊北冥等人心头的吃惊绝不会小。

    好在适才在舱体中,便互相约定了,不管舱中出现什么,绝不能露出异样。

    尽管许易等人都将心中的震惊掩藏得极好,可他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眼中所见。

    许易之所以震惊,并非那名自舱体中下来的修士,他认识。

    而是那名修士,周身流露出的强大气息,几乎和许易所见的大日法王差相仿佛。

    偏生那名修士周身的血气,又极为衰微,浑身上下皆弥漫着一股死气。

    若是没弄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名天衰级的强者,一名不曾寄灵,光天化日出现的天衰级强者。

    许易心头的震惊还未过去,第二人也踏了出来,随即,第三,第四……

    “好了,我们下去休息,不要在这里打扰人家。”

    宣冷艳朗声说道,快步向左侧向上延伸的过道攀去。

    幸亏她及时打断,否则城府最浅的宁无缺便要露底。

    一边向上攀行,许易依旧放出感知笼罩场中,一连下来一百零位天衰强者,随即,大鼻子中年用储物环收了飞舟,便如放羊一般,领着一干天衰强者,朝内舱行去。

    许易能清楚地感知到,内舱中还有数目庞大的天衰级强者,如一个个木头一般,整齐地立在舱体中,一个接着一个,排列得井然有序。

    砰的一下,宣冷艳死死关闭了一间休息室,熊北冥取出禁制阵法,快速布置好。

    “看见了么?”

    “天呐,那可是天衰强者,那么多的天衰强者!”

    “为什么,为什么那些天衰强者,都宛若失去了反应,这,这不应该啊!”

    “好,好惨,我北洲修士,能成功修到天衰境的,也不过凤毛麟角,不知要历经多少艰险,岂料,修到了天衰后,苟延残喘也就罢了,还要被这样捉来,宛若一头头待宰羔羊,这,这是为什么。”

    “……”

    众人几乎同时发声,面上的震撼再也不用掩藏,其中尤以白集子感慨最深,唯独许易沉默不语。

    “许兄,你以为如何?”

    熊北冥沉声道。

    许易叹息一声,道,“看来,这趟是来对了。”

    众人先是愕然,继而,明白许易所指。

    的确,北洲的情况越险恶,脱出北洲便越显得意义重大。

    许易是个多疑的人,除了寥寥几人,余者,他皆信不过。

    先前和御之秋的见面,御之秋说得再是天花乱坠,严丝合缝,他依旧是心存着怀疑的。

    直到此刻,见了这一个个如僵尸般的天衰强者,他才确信了御之秋所言不虚。

    尤其在那群天衰强者中,他竟见到了寄灵唐山海的天衰强者。

    彼时,城楼一战,许易诛灭广隆行的曹奇,险些中了寄灵唐山海的埋伏,二人一战,化敌为友,后来,许易还让寄灵唐山海帮着看了雪紫寒将朽的尸身,并问寄灵唐山海,如何能救,当时,寄灵唐山海给的主意,便是让他入中央城,进入中央学院,也许能从中央学院累积的庞大典籍中,寻觅到办法,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当时,二人分别,还彼此关联了如意珠。

    今日一见,寄灵唐山海虽以本体出现,不复唐山海模样,但那股气势、感觉,许易一眼便认出他来。

    只是,许易打破头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

    “下一步怎么办,宣前辈,可有章程?”

    熊北冥抱拳道。

    对宣冷艳的称呼,熊北冥和白集子等人,也算是各自交流过,颇为费力。

    叫宣道友,未免不给许易面子,叫宣执委,又显得太敬而远之,思来想去,便顺着许易叫过去,唤一声“前辈”。

    宣冷艳道,“据我收到的资料,这艘飞舟运送的乃是重要资源,是去往西洲的,现在看来,所谓的资源,便是那些天衰强者,我们要做的就是随着这艘飞舟,到达西洲,到时,再随机应变,想办法脱身,诸位,我们服下的变气丹,药效只有十个时辰,十个时辰一过,纵然我等面目依旧可以维持,但气质、气势一变,到时候可就凶险了。”

    许易道,“资料太少,时间太紧,所谓随机应变,诸位可以听成是拼死一搏,但在此之前,当务之急,当是要弄清楚状况,舟上核心强者的实力,西洲世界的大致面……”

    “怎么了,许兄。”

    熊北冥惊声道。

    众人皆朝许易看去,神色皆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