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十四章 叫师尊你侍寝

四十四章 叫师尊你侍寝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麻烦了……”

    许易快速说了一遍因果,随即掀开门,疾步朝外行去,众人皆疾疾跟随,却刻意拉开了距离。 小 说.

    一路上,宣冷艳打头,急急朝顶层的甲板行去,许易才跨上甲板,便见一人急急朝甲板中央正饮酒的四人行去。

    “几位……”

    那人才开口,金尸老曹已飞身扑来,那人行色仓皇,根本没想到有人敢在甲板上动手,金尸老曹行动如风,瞬间将那人扑倒,不待那人反击,熊北冥、宁无缺随后扑上,立时便将那人擒了。

    宣冷艳随即扑上,噼里啪啦,一顿猛抽,瞬间,将那人满口牙都抽掉了。

    正饮酒的四人,齐齐站起身来,宣冷艳轻轻冲许易一眨眼,顿时,风格陡变,扭着柔软而饱满的身子,朝那四人行去,隔着老远便抽泣起来,似嗔似骂道,“刘队官,人家是队官,你也是队官,这混账羔子,你,你却让我受辱,我,我,哼……”

    说着,扭着夸张的步子,又跑了回来,冲着熊北冥等人恶狠狠道,“给老娘拎过来,老娘不收拾得这混账服帖了,就不活着了。

    熊北冥等人当即擒了那人,跟在宣冷艳身后退了。

    “哈哈……”

    饮酒中的四人中,便有三人哈哈大笑,一名虬髯大汉涨得满脸通红,指着正要告退的许易道,“那个谁,你给我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老子说清楚喽。”

    许易转过头来,快步朝四人行来,到得近前,压低声道,“小的也不太清楚,我们刚出完任务回来,队长便说您请她喝酒,接着就回去沐浴更衣去了,熟料,后面便见队长追那混账,听队长的意思,似乎,似乎那混账偷,偷看队长沐……”

    啪!

    虬髯大汉重重一掌击在桌上,击得桌上的酒杯,盘盏齐齐一跳,其余三人笑得越发畅快了。

    一名紫袍青年笑道,“老刘,好眼光啊,啧啧,还是你眼贼,就那苏媚儿的身段儿,便是我见了也忍不住流口水,也难怪一个小卒子都忍不住色胆包天。”

    “是极是极,哈哈……”

    几人又笑。

    虬髯大汉僵着脸干笑几句,指着许易道,“你,下去,和你们队长说,给我往死了收拾,弄死了,算我的,她出够气了,你再来报我,奶奶的,老子的女人,他也敢惦记,真他妈的好肥的胆儿。”

    许易领命,仓皇告退。

    不多时,他便转回了那间休息室,宣冷艳等人已在,被擒来的那人被金尸老曹禁锢得死死的。

    “怎样?可料理明白了?”

    宣冷艳含笑问道,面有得色。

    许易比出大拇指道,“师尊大人机变无双,徒儿佩服。”

    宣冷艳眼波流转,轻哼一声,抱了双臂在胸前,不再搭理许易,可眉宇间的得意,怎么也抑制不住。

    许易笑道,“还有一事,刘队官让师尊大人您晚上去侍寝。”

    刷的一下,宣冷艳的脸色如瞬间崩摧的冰山,花容失色。

    “我不去,你去。”

    她忙不迭地传音道。

    许易传音道,“师尊大人机变之才无双,定能料理明白那个大胡子的,咱们还是先忙正事儿。”

    言罢,他不再理会恨不能将他瞪死当场的师尊大人,拍了拍那被擒之人的脸蛋,“旭日兄,山水有相逢,咱们又见面了,都说甜不甜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你我都要去西洲了,怎么着也算是家乡人了,你见着我,跑什么,慌什么?”

    被擒拿的不是别人,正是旭日法王。

    旭日法王,被他种下了源印珠,许易能够轻松感应旭日法王的存在。

    本来,在进入飞舟的第一时间,许易就应该能察觉到旭日法王的存在的,奈何一直被眼前所见而震撼了,并不曾细细体悟。

    直到他体察到旭日法王也在时,便已感应到旭日法王,在飞快地朝甲板移动了。

    他这才想起来,源印珠的感应是双向的,只要他对中了源印珠的人,施展过禁法,惩罚过那人,中了源印珠之人,便能在近距离内感应到他,只是这种感应远不如他的范围广,准确度高。

    当他意识到旭日法王在快速移动时,便明白事情要糟。

    亏得宣冷艳应变得当,才将这突如其来的危机,给扼杀在摇篮里了。

    即便如此,现在想来,他依旧心有余悸。

    许易笑道,“曹兄,宁兄,松开他,我相信旭日兄不会想不开。”

    金尸老曹和宁无缺松开了禁制,旭日法王呆呆坐着,宛若木雕。

    他心中的忧伤和冤枉,便是倾尽三江水,也难以洗尽。

    “旭日兄,总不会想跟许某一直冷战下去吧,我和旭日兄交情处的不错,旭日兄总不会让我动用禁制,才肯与我说话吧。”

    许易这句话宛若惊雷。

    旭日法王便是成了僵尸,听了也得从坟墓里爬出来,“不,不是,我,我……”

    他又惊又恐,又是委屈。

    许易道,“不急,旭日兄不急,慢慢说,你是怎么到的这儿的,莫不是知晓我要来,特意扑奔我来的?”

    闻听此言,旭日法王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这次到这里来,全然是因为许易。

    那日,许易放他离开后,他神魂就没一刻安定,他仔细检验过,许易给他种下的,乃是精纯的五行元素禁制,这种禁制最是难以破除,但只要施术者,不催发,也不会有大碍。

    但这种命悬于人手的感觉,怎么想,怎么让他彻夜不安。

    何况,施术者还是夷陵老魔这么个邪魔人物,一日三惊,没奈何,他求到了大日法王名下。

    经不住他苦苦哀求,大日法王给了他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御之秋说的不错,除了大日法王,其余的法王的世界观,和普通历劫强者,没什么区别。

    当大日法王说了西洲的情况,又说了运送资源的飞舟,马上就到了,问他可否愿意去西洲。

    试想,隔开了一个洲的距离,便有天大的禁制,也当失效了。

    但是,资源飞舟那边的情况,大日法王说了也不算,旭日法王要去,恐怕只能自降身份,做一小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