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十五章 老酒头

四十五章 老酒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同许易一般,旭日法王同样被爆出的新的宏大世界观所震撼了,哪里还会在意身份的变化。

    只要能离那个恶魔远远的,此生不复相见,去哪儿都行。

    大日法王也劝说过他,上面已派下强者,来追杀夷陵老魔了,即使他留在大日神殿,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见识了许易的邪恶手段,他已经不相信什么上面派下的强者了,只要离开北洲,离开夷陵老魔越远越好,别的什么,他都不要管了。

    就这样,他变换了身份,成了飞舟上的一名小卒。

    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到了这个份儿上,竟还撞上了夷陵老魔,竟还落在了这魔头的手里。

    这一刻,便是死了,他也觉得是幸福的,只要速速终结这场醒不了的噩梦。

    怕就怕,死活不由自己,生不如死。

    听旭日法王坦白情由,便连宣冷艳也忍不住同情起此君来。

    许易拍拍旭日法王肩膀,叹息一声,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何时想过要害你,偏偏你要舍命一搏。不过今天听你这么一说,你也真的挺不容易,这回,我便原谅你了。”

    旭日法王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盯着许易。

    许易拍拍他肩膀,“要杀你早就杀了,以前我对你的小命不感兴趣,现在依旧不感兴趣。好了,言归正传,舟上的情况如何?我希望你不会让我问第二遍。”

    旭日法王咽了口泡沫,“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仅仅比你们多接触这些人一天,何况,这一天都在到处出任务,我说的是真的,千真万确。”

    旭日法王一脸地诚恳,许易眉心杀气聚敛,“这么说,你是如此不对自己的小命负责,我说过我对你的性命没兴趣,但前提是,你得有作用,曹兄,劳烦你脏下手。”

    金尸老曹嗬嗬一笑,旭日法王亡魂都要冒出来了。

    “不,不,我有用,我想想,我想想,李甲,找李甲,老酒头李甲!”

    旭日法王高声呼道。

    半盏茶后,许易和熊北冥出了休息间,朝舟尾行去。

    母舟巨大,分有九层,按舟上各人地位,由高到低排列。

    他们的休息室在底下第三层,再下面两层则是盛放着一众天衰强者,换言之,他们这些黄衫小卒子,便是整艘飞舟的地位最低的一群人。

    一间又一间的休息室,密集地排列着,过道里,零星的有人扶着栏杆,透过透明的水晶窗户朝外打望。

    此刻,母舟刚发动,水晶窗户上镌刻的繁复法纹,陡然放出炫光,炫光一闪即逝,窗外的景物再度分明。

    一条又一条的银亮青河,从眼前划过,漫天的星彩幻出最惊心动魄的光芒,在无边的天际延展开来。

    下一刻,许易见到了平生最色彩斑斓的景象,那饱满的色彩,巧夺天工,便是最出色的大匠画工,也难以展现。

    许易和熊北冥皆压着心思,便是整条银河都爆开,二人也无心欣赏。

    他们一前一后,各自拿着个酒葫芦,说说笑笑前行着,不多时,行到了船尾,趴在了栏杆上,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

    不多时,一个身材矮小的汉子行了过来,也不管许易二人趴在栏杆上,中间只留了很小的位子,他硬生生挤在中间,取出一壶酒,自顾自地饮着,似乎就着窗外的景色下酒一般。

    许易和熊北冥对视一眼,眼中皆闪过一抹喜色。

    他们这般做法,自是听了旭日法王的建义,正是为了这位矮小的汉子李甲而来。

    用旭日法王的话说,老油子李甲,在舟上服役的年限,比所有的指挥官加起来都长,论名气,在这个飞舟上,更是无人不知。

    其人好酒,已近痴迷,只要不是在出任务,他都趴在船尾喝酒。

    只听了李甲的基本人设,许易和熊北冥便认定了此人为最佳突破口。

    他二人连续大口饮酒,酒香快速弥漫,李甲忍不住耸动鼻头,忽的,爬下身子,整张脸几乎要凑到许易的酒葫芦上。

    许易赶忙收了酒葫芦,急得李甲跌足道,“小气,真是小气,难道老子还会抢你的不成?”

    熊北冥道,“李兄的名气,我们兄弟自然知晓,只是美酒如美人,只能独占,岂能共享。”

    说完,他手中多出两个酒葫芦,“许兄,我费尽千辛万苦,新得了两瓶醉仙酿,不如去我房间,咱们共谋一醉。”

    酒葫芦方显现,一团团灵气,便在葫芦底部结出一层寒霜,李甲看得呆住了。

    熊北冥打开休息室的门,许易闪身入内,熊北冥随后进入,才要将门闭上,一只脚伸了过来,将门堵住,正是李甲赶了过来。

    熊北冥只好让开门,李甲挤了进来,啪的一声,随即,大门封闭了。

    灯火煌煌的室内,已有四五人围着一张八仙桌坐了,桌上还置着不少果子、点心。

    见得李甲入内,几人鼓噪起来,嚷嚷着“宗兄输东道,输东道,三次,别忘了是三次。”

    李甲正茫然间,许易笑道,“不满李兄,我和图兄弟适才不过是过去钓李兄的,大家打了赌,约好了三十息内,能不能将李兄钓来,结果宗兄输了,”

    李甲笑道,“我说怎么今天突然多了两个酒友,还特意拿了好酒在我眼前晃荡,原来你们真是闲得发慌,拿李某当乐子啊。乐子不乐子我不管,反正老图手里的那俩葫芦酒,必须有我的份儿。”

    熊北冥道,“来都来了,自然不能少了李兄一份,何况,李兄号称老酒头,若是没了李兄,这酒喝的怕也没意思。”

    说着,熊北冥将先前的两葫芦酒取了出来,分给众人满上。

    酒水是许易精心准备的存货,虽未灌注灵液,但也是上品中的上品。

    酒水才满上,香气便四散飘溢,便是不好酒的宣冷艳,也忍不住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李甲更是惶急,酒水才注满,熊北冥的酒葫芦还没从酒杯上挪开,他便抢过酒杯一口饮尽,忽的,忍不住长啸起来,大叫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