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五十二章 复制

五十二章 复制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舱门才封闭,宁无缺便忍不住传音问许易是怎么知道天衰强者会出问题的。

    许易道,“我不知道,只是要做准备,毕竟,他们能控制天衰强者如木雕不动,说不得便也能控制天衰强者攻击。”

    他说的是实话,但只是一部分的实话,除了这个判断外,邵统领对孟庙师最后的那句“那就仰仗孟兄”的传音被他捕捉到了。

    所以,才有了源印珠的布置在前,尔后让诸人伪造天衰强者的攻击,迷惑邵统领等人,无非是为了谋夺那根骨笛做准备。

    舱门虽封闭,但他感知无碍,早已知道一切都是那根骨笛在作祟。

    所以,舱门才开启,他便让众人全力攻击金尸老曹,给他超乎想象的速度,扑出去,猝不及防之下,果然抢了那根骨笛回来。

    这一切说来简单,即便有截音术和精妙感知,但临敌之际,仓促之间,又得需要多么恐怖的机变能力,才能将这一切完成,唯有许易自知。

    “下一步,咱们怎么办?”

    宣冷艳忍不住激动地道,和这孽徒在一起办事,还真是刺激。

    许易道,“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往心里搁,就这么办。”

    宣冷艳横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打趣。

    白集子笑道,“东主豪气,这回看姓邵的,还有什么招。”

    熊北冥道,“不能光等着别人出招,咱们也得出招。”

    许易道,“熊兄又有主意了,愿闻其详。”

    熊北冥指着许易笑道,“我的主意在许兄脑子里。”

    宁无缺不满,“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打哑谜。”

    他智力不及,最烦这种听不懂的话。

    许易道,“曹兄,还攥着东西做什么。”

    金尸老曹瓮声道,“止疼!”

    气氛陡然诡异起来,霎时,众皆大笑,的确,冲锋在前的金尸老曹,还真没收到过众人是慰藉,都当他是铁打的了,不会疼不会坏。

    许易接过骨笛,仔细打量,却见骨笛周身布满了细小的纹路,符号,他尝试着在嘴边吹奏,却发出呜呜的声音,和普通的笛子,似乎并无异状,可他分明感知到孟庙师吹奏时,整个笛子,并无声音发出,只在空中荡起一缕缕细微几不可察的波纹。

    “我看看。”

    宣冷艳朝许易伸出手来。

    许易将笛子递送过来,宣冷艳研究片刻,吹奏起来,渺渺无声,但一众天衰强者,依然没有反应。

    宣冷艳叹息道,“笛身上的符纹,便是曲纹,但不知符谱,没办法吹奏。”

    许易道,“若是知道那位孟庙师吹奏出的波纹,你能否复制?”

    宣冷艳眼睛一亮,“这是自然,若有波纹,便如有了曲谱,怎会不能吹奏,只是又去哪里知道波纹,这种符纹笛,吹奏无声,根本不可能听音谱曲。”

    许易闭上眼睛,仔细回忆,取出白纸,炭笔,很快,便在纸上绘制出一段段的波纹,有长有短,有直有曲,时断时续。

    宣冷艳当即持拿骨笛,再度吹奏,顿时,一众天衰强者眼睛恢复了精亮,动了起来。

    许易,熊北冥等人,皆爆射出惊喜的目光。

    谁都明白,若有这数百天衰强者作为臂助,整个局面将彻底改观。

    “东主真乃神人也,任何人和东主做对手,恐怕都是一场噩梦。”

    白集子笑着恭维道。

    当他和秦空等人,同为许易小号时,白集子是颇为矜持的,当秦空以下都渐成马屁精,狗腿子时,他依旧保持着相当的风度,可当这个拯救世界小分队成立,他忽然发现没了自己的位置了。

    宣冷艳就不说了,智谋机变在男人中都不差,何况还是夷陵老魔的师尊,且二人还有明显的暧昧情愫,此女地位最为稳固。

    另外的惊惧三妖组合,更是战斗力强悍,配合无双,是现在队伍中的主要战斗力量。

    而他自己,文的,似乎用不上,武的,更是够呛,地位岌岌可危,心中不稳,自然流露在了语音上。

    当然,白集子还是有底气的,他认为他的本事在这座飞舟上虽然难以为用,但出了这里,必定能派上大用场的。

    忽的,宣冷艳停了下来,惊喜地望着许易道,“可以掌握,但需要时间。”

    便在这时,宁无缺惊声道,“时间到了,到了。”

    他摇晃着手中的沙漏,满目惊喜。

    “许兄,咱们必须想办法破禁了,若一旦飞舟到了地头,可再没咱们腾挪闪跃的余地了,区区一个队官,还不到脱凡境,竟然因为服用了愿珠,便有一招灭掉旭日法王的战力,若是到了目的地,恐怕我等便成笼中鸡,网中鱼了。”

    熊北冥沉声说道。

    白集子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尽。

    许易盯着宣冷艳道,“掌握到能够催动这些天衰强者,还需要多久?”

    宣冷艳道,“至少半柱香。”

    许易凝眸道,“不行,我们冒不起这个险。”

    熊北冥道,“我看只有拼死一搏了,这么久了,那帮家伙还没动静儿,多半打的正是将我们成功带进老巢的主意,我和老曹,老宁去冲一波吧,拼死也要灭掉姓邵的,强到控制这艘飞舟的阵盘。”

    许易闷声不语,金尸老曹瓮声道,“许兄不必为我等安危担心,比这还艰难的局面,我们兄弟三人也遭遇过。”

    “我当你在想什么,这个时候,除了一战,还能如何?”

    宁无缺嚷嚷道,他是个好战分子,从不知危险为何物。

    许易挥手道,“还未到山穷水尽之时,还可以谈谈。”

    说着,他催动法诀,大手一招,大量的源印珠自一众天衰傀儡口中遁出,落入他手中,“打开舱门。”

    宣冷艳瞪着许易,一动不动。

    许易传音道,“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掌握这根骨笛的用法,不是和我空耗。”

    宣冷艳传音道,“你当我不知道你已经失了修为,你现在去,根本就是找死!”

    “我何曾做过没把握的事,你不信我?”

    许易口气转温和,目光更柔如水波。

    宣冷艳何曾见过他这般温柔的眼神,心中一软,取出玉石,打开了舱门,咬着银牙暗道,“大不了死在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