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五十四章 双印

五十四章 双印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找死!给我杀了他!”

    邵统领高声呼道。

    惊变瞬间催发,异化令人难以理解,但几人的反应丝毫不慢,瞬间出手。

    虽然许易显化的暴猿可怖,但几人从心底对下界蝼蚁的蔑视,根本不认为许易有什么了不得的能耐,真刀真枪的对攻,结局早已注定。

    可当赤裸的邵统领,才将法力运转而出,竟也瞬息化作线条,飘散在空中。

    孟庙师,三大队官击出的攻击,同样如此。

    只一个恍惚,暴猿便抓住了邵统领和已化作一头怪物的孟庙师,高速高频地撞击着,几乎在瞬间,一人一怪,便被撞得昏死过去。

    三名队官惊恐之下,远远逃开,但在这个只能靠蛮力战斗的紫域空间内,他们又如何逃得过老魔的魔爪。

    不过几个呼吸,三人也被击晕。

    五人再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被困龙索,死死锁死各大穴窍,绑得如粽子一般,尤其是邵统领和孟庙师,他二人身上被缠得最紧,足足各用了三条困龙索,每人口中皆被塞了厚实的布团。

    而此时,漫天的各色线条,也已不见了。

    “下面我来问话,诸位回答,若是答得好,免死免罚,若是答不好,那我也就只好让诸位求仁得仁了。另外,要提醒各位,必须说实话,因为我决定分开问话,倘若说了假话,被后面的人证实了,只有请各位上路。”

    说着,许易留下了一位曹姓队官,其余几人再度昏睡过去。

    本来,整个过程不必要如此麻烦,有源印珠在,何愁人心不靖。

    而此招,许易也不是没试过,他包裹着源印珠,朝诸人口中送去过,不管是送入口中,还是送入腹中。

    源印珠总会化作一条条的线,从诸人身体内冒出。

    没奈何,他只好用这老办法、笨办法。

    “曹队官是吧,这珠子是什么,总不会是愿珠吧?

    许易指着一枚青色枣核大小的珠子,问曹队官道。

    之说以一上来就瞄准这青色的珠子,便是因为珠子,是场中唯一不曾分解的东西。

    连精纯如源印珠,都会在这个空间分解,偏偏这珠子,不会分解,许易如何会猜不到。

    “正是愿珠,正是愿珠。”

    曹队官连连点头,忽的,扫了一眼,许易手中的三十余枚愿珠,惊声道,“怎会有这么多的愿珠,这不可能。”

    “如何不可能?”

    许易来了兴致。

    曹队官赶忙道,“可能可能,我说错了,当然可能。”

    他话音方落,许易大手拍在他肩膀上,一股云鹤清气从太掌中挤入曹队官的筋络,开始游走。

    曹队官痛苦得嚎叫起来,七八息后,许易松开手来,盯着曹队官道,“这回是罚,下回就是死了,反正我还有四个舌头,多你一个不多,不是么?”

    曹队官慌忙道,“据我所知,即便是孟庙师,三年能获得的愿珠也不会超过十颗,邵统领只能是更低,我等就不说了,三年才能得一颗,我敢说我们三个队官,都不可能有愿珠,这些愿珠,只能是孟庙师和邵统领的。”

    许易道,“愿珠如何服用,有什么秘法。”

    曹队官道,“将愿珠持拿在手,运转化愿诀,便有愿力加身,愿力淬体,神婴自会开始和肉身结合。”

    许易道,“你说神婴和肉身结合?是不是一旦结合开始,身死便婴死,而且这种结合是不可逆转的?”

    他想起了刘队官之死,死后根本不见神婴遁走,而是有点点星光溢出。

    曹队官道,“正是这样,试想没有愿珠,便只能天衰而亡,那是因为肉体死亡进而导致神婴无所寄托,而致神婴死亡。当有愿珠加持后,神婴开始和躯壳结合,形成的便不再是凡人的肉身,而是元体了,真正的灵肉合一,所以这种结合一旦开始,便不能再停止了。”

    许易点头道,“如果不到雷劫,化用这些愿珠,有何后果?”

    曹队官摇头道,“这不可能,不经历雷劫,神婴和肉体淬体不够,根本承受不起愿力。”

    许易道,“你的意思是,若是神婴和肉体足够强大,即便没有到达雷劫,也可承受愿力?”

    许易如此问,自然是想冒险一试,他如今的状况,丹田异变,婴元锁死,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进入雷劫。

    若是跳过雷劫,直接开始愿力淬体,未必不是条出路。

    曹队官道,“是这个意思。”

    他心中冷笑,“你这下界蝼蚁哪里来得这偌大自信?能在风劫境,有赶上雷劫强者神婴和肉体,哪一个不是当世天才,一个下界蝼蚁,也敢有此野望?简直荒唐!”

    许易自不知曹队官的腹诽,接着又指着一些他不认识的物品,让曹队官指认名目和作用,并直言,认出最少的那个,肯定会死,曹队官自不敢赌许易说话不算话,更不敢将生的希望,放在其他几人的自我牺牲上,自许易的蹂躏人心下,自是知无不言。

    待曹队官言无可言后,许易弄昏了曹队官,又弄醒了夏队官。

    一番逼问,夏队官和曹队官所言,别无二致。

    紧接着,流程走到了朱队官,和许易想的一样,这种情况下没人敢赌人心,三个队官地位相同,见识也差不多,能告诉他的也几乎没什么区别。

    随即,许易弄醒了邵统领。

    邵统领一见许易手中持拿的两枚玉色印信,瞬息变了脸色。

    这两枚玉色印信,模样大小都差不多,唯独顶端的徽记不一样,一个是斜月带三星,一个是赤身罗体的人身手尾的妖族图腾。

    许易道,“邵兄,似乎很怕这两枚印信见光,不对,应该是怕其中一枚见光,我猜猜是这枚?还是这枚?”

    说话之际,许易交替将两枚印信分开了朝邵统领的方向递来。

    邵统领闭目不言,满面绝望。

    许易道,“我喜欢有秘密的人,而且也最愿意保守秘密,不瞒邵兄,你们几位,只能活下去一位,因为人多了,我不好控制。三位队官,修为太低,作用不大。那位孟庙师,鬼气森森,非我族类,我不喜欢,所以只要邵兄知不无言,我保邵兄性命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