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二章 不同修士

六十二章 不同修士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招兵告示是以繁阳府的名义发出的,招募兵士以平贼乱,招兵条件放的极开,只要有历劫修为便可,余者不论。

    雷二公子无数遍传音许易不要应征,直言,如此宽松的招兵条件,多半便是在招募炮灰,万万不可轻易应征。

    然而,许易不听,雷二公子无可奈何,被许易拖下了水。

    不得不说,雷二公子还是有些智慧的。

    那般宽松的条件,的确是在招募炮灰,雷二公子在第一战中,便被化作了飞灰。

    而许易却依旧混迹其中,一转眼,他成为繁阳府下的府兵,已有近一月了。

    这日傍晚,用罢餐,他在饭堂前的草坡上,寻了棵大树靠了,闭目养神。

    坡上散落着不少用罢餐的兵士,或静坐,或闲聊,映着斜阳,沐浴着晚风,倒是盈出一派难得的闲适。

    “什长,给,我手快,多抢了两个。”

    许易正半睡半醒间,一个年轻人靠了过来,递给他两枚朱红色的果子,百灵果,香甜可口,补充体力有奇效,每日供应有限。

    他睁开眼来,冲年轻人点点头,接过百灵果,咬了一口,满嘴生津,唇齿留香。

    见他收了,年轻人咧嘴一笑,满面阳光,静静在许易身边坐了,不再多话。

    不多时,又有一人靠了过来,却是个体魄雄健的昂藏大汉,伸手点了点年轻人道,“好你个程堰,我说你小子怎么连饭也不吃,就猫着这几枚百灵果,原来是想着来孝敬什长大人的,怎么,你这一仗打完,得了一枚愿珠,难道还不够你把雪里梅赎出来?”

    程堰回了个微笑,并不回话。

    昂藏大汉笑道,“知道,我知道,你小子是看有什长照应,活命的希望大,所以还想搏一把,我说,你这又是何必,你小子分明就没想往修行的道上走,为了个烟花女子,又何苦来玩命。我跟你说,戏子无义,婊……”

    “行了,老钟,你怕不是又灌多了黄汤,恁的多话。”

    许易吞下最后一口百灵果,打断了昂藏大汉的话。

    这程堰和昂藏大汉钟无,都是他什中的人,前面一战,打得惨烈,他什中的人,十去五六。

    交战中,他于危急关头,救了程堰一命,不过举手之劳,却没想到这年轻人却记在心里,竭力补报。

    程堰的情况,他也有所了解,服用过愿珠,但远远不到脱凡一境,年少慕艾,对广陵城中的一个烟花巷中的女子,动了真心。

    听说,他之所以肯为府兵,便是冒死想赚一枚愿珠,将那烟花女子雪里梅赎出来。

    修士和凡夫的恋情,还上演的这般可歌可泣,让许易大为震撼,所以才危急中出手相救。

    按照府兵的规矩,只要出战过一次,便可得一枚愿珠,而后,可以选择脱离府兵,恢复自由。

    许易原以为这一战过后,程堰得了愿珠,便会离开,却不料他却留了下来。

    至于,这钟无,是他上上一战时,麾下的人马。

    这家伙是个享乐主义者,上上一战,侥幸活命,得了一枚愿珠,便立时脱离了府兵,此番归来,听说是在城中的赌坊和烟花巷中,将那枚愿珠消耗一空了,又跑回来搏命。

    初始,许易是极为不理解此界修士的这种奇葩三观的,毕竟,他接触过的修士,无不是向死而生,直指大道,罕有不向往攀登修炼之顶峰的。

    然而,接触的多了,他也便理解了。

    此界的修士,要修炼到历劫境,只要有毅力和天赋,根本不难。毕竟基础的修炼资源,极为丰富。

    但到了历劫境,再往上走,便需用到愿珠。

    偏偏愿珠又被官方垄断了,而向上攀登的路有如此紧窄,而底下是数目庞大的底层修士,当努力过无数次,终于意识到不可能获得足够自己哪怕突破脱凡一境的愿珠后,很多底层修士的三观,就难以避免地发生偏转。

    说白了,别的世界的底层修士,还意识不到自己的修炼上升通道,完全被封死。

    而此间的底层修士,早早就意识到此点,出现思想上的偏差,再正常不过。

    “什长,我听说您至少已经连战四回了,啧啧,我老钟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回我来应征,和上面说了,哪个什也不去,就来您麾下,到时,您可千万不能只偏心程堰啊。”

    钟无体貌雄伟,却是个惫懒脾性。

    许易道,“生死关头,我也自顾不暇,不对任何人作保证,老钟,你若要求稳妥,我建议你去丁什的刘什长麾下,他麾下的人应该还没补满,你的本事,我清楚,应当能补上。”

    钟无眼睛一亮,蓦地,又堆出笑脸道,“我老钟不是见异思迁的人,死也要死在咱们庚什。”

    当下,也不再说什么希望许易关照的话了,他很清楚,再多说,便要惹许什长不快了。

    不多会儿,许易又闭了眼睛,似睡不睡地在树上靠了。

    程堰传音道,“什长没有骗你,刘什长那里的确还缺人,你这种上过阵的,肯定能通过的。”

    钟无嗤笑一声,传音道,“就算刘什长那里缺人,我也不,你以为就你小子精?”

    程堰面上发急,传音道,“我是好心,你不领情便算了,谁不知道刘什长那个什从来都是战力最强的。”

    钟无传音道,“战力强算什么,能活下来才是真的,等你多上几阵便知道了。”言罢,他也抱头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放的都是眼前这位许什长参与会战的场面。

    钟无当然确信,许什长的战力,远不能和刘什长相比,甚至,上回大战,他都没见这位许什长真正出过手,可这位大爷的应变能力,和敏锐的预知危险的能力,着实让他五体投地。

    他又不是真的从军报国的,不过是来凑人头,混愿珠的,提着脑袋干,可不愿真为了愿珠,把脑袋干没了

    所以,选对一位什长,实在太关键了。

    打定主意的钟无,睡眠质量很高,不多时,便睡得鼾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