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五章 大显

六十五章 大显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二公子说的不错,当今天下正是乱世,许易不知道雷二所说的“天下”的范围到底是多大,但据他目下所见,整个繁阳府内,的确兵乱纷纷。

    于他个人而眼,如此乱世,实在是英雄奋武之机。

    若是换作治世,阶层固化,他便有天赋之能,怕也难展其才。

    同样,世道再乱,也不可能一直乱下去,故而,机遇既来,他拼了性命,也必定要抓住的。

    西风猎猎,战旗飘扬,许易面如平湖,却心怀激雷。

    忽然一声战鼓爆响,一道黑线自东向西,狂飙而来,几乎瞬间,那道黑线便化作了一片浪潮,滚滚浪潮。

    “杀!”

    后方的高台上,玄甲长者高喝一声,三军齐发。

    许易所在的数千府府兵如被飓风掠过的平湖,瞬间,江海沸腾,狂潮漫卷,迎着前方的滚滚浪潮扑去。

    “聚!”

    伴随着一道如炸雷般的呼喝,所有的府兵都激发了灵力攻击,庞大的灵力,才升空,好似被一股古怪的力道操控了一般,自动演化,顿时化作一块遮天蔽日的天幕。

    霎时,一道道庞大的五芒星流,轰击而来,直直击在他们头顶的巨大天幕上。

    轰隆隆,轰隆隆,巨大的爆裂声,轰击声,几乎要将天幕撕裂成两半。

    然而,每次天幕将要被撕裂,都会有庞大的灵力流填补其上。

    经历太多战阵的许易,安之若素,这等场面,他见识了太多次。

    这种灵阵轰击,说穿了便是消耗彼此卒兵的法力,府兵这边在迎接灵阵轰击,同样,府兵亦在用灵阵轰击敌方兵阵。

    这种攻击,看似声势巨大,但往往不会产生杀伤。

    因为灵阵威力太大,双方都会做好充足准备,迎接完一轮灵阵的杀伤,一旦准备不足,在灵阵威力未耗完前,防御便崩溃,那战争也就不必打了,光靠灵阵的庞大的威力,便能叫一方彻底失去对抗能力。

    终于,天上的轰鸣声消失了。

    许易大喝一声,“都跟紧我!”

    喝声方落,头顶上便有数道能量光柱破空划过,砸落在地,顿时,惨呼声响彻四方。

    却是灵炮发动了。

    所谓新兵怕阵,老兵怕炮,灵阵看着威力巨大,随时便能撕裂防御下的人马,但实则只是看着阵势巨大。

    而灵炮看似覆盖率不足,但偏偏阵法不能防御,一旦中招,几乎很难有生还的余地。

    且灵炮一发,阵型必散,整支队伍往往只能以曲为建制战斗。

    轰隆隆!

    轰隆隆!

    天上光柱如雨,惨呼四起,许易宛若有预判能力一般,精准地避过了两次炮击,初始对他并不如何信服的成殓和他的两名心腹丧身炮击后,全什对许易算是心服口服,指东便东,要西便西,如臂使指。

    短短七息,双方各发数百炮,七息过后,两股狂潮终于撞在了一处,灵炮不能无差别攻击,漫天光柱终于停歇,真正的残酷上演了。

    一个冲阵,许易所在的什,又少了三人。

    说到底,他们只是最底层的小兵,没有高阶战衣护体,在如此规模的绞杀下,出现伤亡,几乎不可避免。

    更何况,今番,许易所在的曲运道真的不好,被分在了左翼,而左翼正是对方骑兵选择的突破方向。

    而敌我两方的骑兵,骑跨的都非是龙马,而是体型比人还高的撕虎兽,威猛不凡,力道恐怖,寻常修士,被蓄势充足的撕虎兽一撞,往往也会暂时失神,而这短短的失神,便意味着将生死交付敌手。

    若非许易调度得当,独自承担了箭头任务,以霸道的蛮力掀翻了两骑撕虎兽,第三什全体阵亡也说不定。

    “跟紧了!”

    许易嘶吼一声,直朝西方插去。

    他身后残存的六人,应也不应,皆死死闭住牙齿,口中唾液早干,拼死跟随。

    尤其是程堰,此刻已满面淌泪,许易掀翻第二骑撕虎兽,完全是为了救他,为此,许易硬受了那骑撕虎兽骑士的一记暴击。

    “孔军侯阵亡!”

    一道凄厉的嘶喊声传来,全曲无不震惊。

    曲军侯孔佃脱凡一境修为,带兵有方,颇受全曲兵士爱戴,许易和他打交道不多,单看其立许易为一任什长,许易便极领其情,却没想到竟阵亡于此。

    惊呼声未落,又有惊呼声传来,“赵副侯阵亡!”

    数息过后,又有呼声,“董军侯阵亡!”

    呼声未落,敌方士气大震,众声齐呼,“杀三侯者,北陵童霸是也!”

    顿时,后方云台上,战鼓如雷,一声传来,覆盖全场,“杀童霸者,赏上功,愿珠二十枚!”

    喝声方落,许易腾空而起,便见同时三人腾空,齐齐朝一员纵横突奔的玄甲彪将奔突而去。

    那员彪将极为醒目,身形庞大,跨坐的撕虎兽也比其他撕虎兽大了一圈,场中一杆法力凝聚的长枪,长枪扫过,手下无一合之敌。

    许易四人才腾空,大量的灵箭便朝四人射来,东南方那人应对不善,接连中箭,从半空跌落下去。

    “何必放箭,放他们进来!”

    童霸大喝一声,漫天灵箭立时止歇。

    漫天的灵箭只能稍阻许易来势,故而,他虽离童霸最远,却是最先奔到近前。

    童霸狞笑一声,大喝道,“好胆!一个没入脱凡的鼠子也敢夺功,死来!”

    长枪横空,虚空黑斑点点,直射许易。

    “剑来!”

    许易长啸一声,五柄小剑,自他掌中喷出,正是三心二意剑。

    他如今虽未进阶,到底凝结法元,三心二意剑自也今非昔比,只是法元还弱,不如历劫时那般,动辄凝结出气贯山河的巨剑。

    即便如此,此五柄小剑,才一荡出,便将童霸的长枪击碎,凌空下斩,将童霸连人带坐骑,齐齐嚼碎。

    虽是乱战,但童霸搅动出的风云实在太盛,又有府兵领袖颁下赏格,这边战斗才起,便是阵中最瞩目所在。

    许易奔袭之际,谁都以为这是个想愿珠想疯的小卒子,哪知临战才接敌,从来驰骋阵中,纵横无敌的骑军军侯童霸便阵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