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七十四章 平推

七十四章 平推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唐、黄维一见,大喜过望,来人正是先前追击许易的敌方的两名强者。

    “鼠辈,纳命来!”

    李傕怒声喝道。

    “小子,看你这回还往哪里逃!”

    郭思瞠目怒喝。

    说起来,这两位也是窝了一肚子火。

    彼时战阵才开,二人瞄准许易进攻,就是抱定了想要立功的心思。

    其实,开局还是不错的,二人合力出手,战得许易毫无还手之力。

    眼见便要功成,许易滚如林中,没了踪影。

    二人在附近几个山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寻找,白白耽误了大量杀敌立功的机会。

    如今,许易竟又钻了出来,还敢集结部队开始冲阵,好一个耀武扬威。

    如此鼠辈,竟敢如此,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傕、郭思气势奔腾,大手抓拿,轻而易举将漫天箭雨打落,一左一右朝许易包抄而来。

    几乎瞬息,二人便突进到了十丈开外。

    李傕大喝一声,双掌平推,一道金属风暴,滚滚朝许易卷来。

    郭思大手一抓,触手间,空气竟被抽空,一道枣核大小的明灭光球,直朝许易射来。

    许易竟不避不让,硬受两击,双臂暴涨,竟一左一右死死将李傕和郭思拿入掌来。

    李傕、郭思这一惊非同小可,再想挣开,竟是不能,不管他二人如何攻击,许易甘之如饴。

    下一瞬,许易的速度便爆炸了,拖着李傕、郭思,直袭前阵。

    李傕、郭思竟被提在掌中,作了两个盾牌。

    前方滚滚如潮的敌军,在许易这番疯狂地冲击下,顿时破开了个缺口。

    李唐、黄维死死盯着许易已化作毒龙卷起滚滚狂潮的背影,后脊梁已是一片冰寒。

    他们脑海中几乎同一时间迸出个不好的念头,“说不定展鸿不是没遇上许易,而是根本死在这妖孽手中。”

    念头至此,二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下一瞬,处在全曲箭头位置的二人便被蜂拥的敌潮包围。

    直到自己处在这种恐怖的敌潮包围中,他们才彻底意识到许易这般如暴风一般横扫千军如席卷,到底需要怎样的可怖实力。

    在许易的反复冲击下,第五曲终于透阵而出,也成了整条府兵阵线中,唯一一个突破敌阵的全曲。

    透阵而出,也不是没有代价,阵亡兵卒五人,轻伤无数,重伤一个也无,因为那种情况下,重伤便意味着死亡。

    除此外,被许易持拿在手的李傕牌盾牌和郭思牌盾牌,早已被各种可怖的轰击,打得四分五裂,以至灰飞烟灭。

    充作箭头的李唐、黄维虽只负轻伤,体内的法元却几乎已消耗一空。

    身体的伤患,可以用丹药回补,但法元若空,只能靠时间来修复。

    若是许易再让冲一阵,他二人非得立时疯了不可。

    不过,李唐、黄维二人心中有数,如果自己的法元消耗将空,作为箭头之尖的许易,反复冲阵,只会消耗得更多,说不定已油尽灯枯。

    就在李唐、黄维各自腹诽之际,便听许易道,“诸君壮哉!既已透阵,大功已然在手,某与诸君约,此大功之赏,许某一毫不取,诸君共分。”

    吼,吼!

    “军侯万岁!”

    “军侯万岁!”

    “…………”

    第五曲全体兵卒,尽皆高声呼喝,李唐、黄维尽皆变色。

    二人万万想不到,许易竟会花如此血本来收买人心。

    要知战场透阵,乃是一件奇功,奖励极重,可再重的奖励,也是先落到曲军侯手中,才会再度下发。

    往往下发到诸人手中,人均怕是一枚愿珠也合不上。

    与此同时,冲阵的危险性极大,完全是拿命不当命。

    轻易没有哪个统领会选择透阵,一者很难成功,二者若兵士折损过剧,便会失了军心。

    便拿此刻来说,许易虽率领第五曲透阵而出,但一众兵士,谁也没有兴奋之情。

    死里逃生,博来的利益实在太小,实在无喜可言。

    然而,许易如此一表态,便等若将巨大的馅饼,砸在全曲兵士头上。

    再一回想,适才冲阵,许易身为曲军侯却甘为全军箭头,冒险最大。

    且许易数番为营救全曲,几次反复冲阵,出力最大,立功最大。

    而全曲透阵的代价,实在说不上大,也只损失了五名兵卒。

    可结果呢,冒险最大,出力最大,立功最大的军侯大人,却承诺不分润任何赏赐。

    如此上官,便只在兵书上见过,全曲欢声如雷,许易尽得军心。

    “收买军心,图谋不轨!”

    李唐悄然传音黄维道。

    黄维传音回应道,“且由他作死,看他能张狂到几时,有的是容不下他的人,迟早料理了他。”

    两人正传音之际,便听许易道,“诸君休息,我和李军侯、黄军法吏再冲一阵,定要灭尽敌方的士气。”

    此言一出,李唐、黄维如遭雷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即便是恨自己二人不死,也犯不着拿性命来冒险。

    “李唐、黄维听令,我三人结阵,本军侯亲做箭头,你二人护佑我两翼,目标,阵斩敌方百人将!”

    许易朗声下令。

    李唐、黄维终于惊醒,面面相觑,几度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此是战时,许易的话便是军令,军令不可违。

    直到此刻,他二人终于意识到得罪一名本领可怖的上官,是一种何等的灾难。

    “许兄,许军侯,都怪我二人眼拙,不该嫉贤妒能,还请军侯千万收回军令,此战过后,我二人任凭军侯处置。”

    “是啊,军侯,都是我姓李的猪油蒙了心,自今日始,我二人必定为军侯之命是从,”

    箭在弦上,危若累卵,二人便是再有傲骨,再碗赌气,也万不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若是许易只是要他二人冲阵,他二人还可向上面申诉,可许易亲自带头,还亲自处在最危险的位置。

    如此一来,简直堵死了他二人最后的退路。

    既已无路可退,也只能服软,至少是口上服软,至于心中如何作想,还看将来。

    “本军侯军令已下,从与不从,你二人自决。”

    对二人的传音,许易全当没听到,喝声方落,便当先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