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七十五章 逼死

七十五章 逼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唐、黄维对视一眼,皆发现了对方满眼的绝望。

    事已至此,如之奈何,众目睽睽,不冲阵,战后必受军法,漫说是赵陵,便是明立鼎也保不住二人。

    除非,明立鼎想要整个府兵体系,完全崩溃。

    “许易,我若不死,必和你不共戴天!”

    李唐凄厉地嘶吼一声,朝敌阵冲去。

    黄维紧咬了牙关,紧紧跟在李唐身后,他只盼着李唐能爆发最后的神勇,为他多突进几丈,只有如此,他才有成功突阵的可能。

    轰!

    才冲入阵中,李唐便被狂暴的法力攻击搅碎,黄维嘶吼一声,身体也炸裂开来,随即,被乱军分尸。

    一场酣战,因为愿云被摧毁,激怒了明立鼎,全力进发,诸路齐动,最终由小战役,演化为大决战。

    直从晨曦微露,战到日落西山,最终,府兵大获全胜,尽灭贼军主力。

    申时三刻,收兵的号角声,呜咽在夕阳里,一时间,不知多少兵士,几乎同时瘫软在了早已被残尸鲜血浸透的杀斗场中。

    夕阳唱晚,许易立在泗水边上,看着点点归舟,心绪飘远。

    这个世界,同样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因为愿力的存在,普通人的存在有了意义,有了意义,则就受到保护。

    便拿这场大战来说,战场就设在广陵城外,整个杀斗场都打得要沸腾了,整片土地都不知被犁翻了几十遍。

    可城中的居民,却不受丝毫的影响,此刻,泗水上的点点归舟,便是城中的渔民。

    耳中听着老渔夫苍凉的渔唱,许易略显浮躁的心绪,渐渐归宁。

    “军侯,军侯,录功长来了,录功长来了,此战,我第五曲成功透阵,军侯孤身透阵,立下一奇功,一大功,功冠全军,赏赐全发下来了。更令人振奋的是,全曲兵士无一人选择退役,军侯,大家都说了,跟着军侯这样的上官,是大家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

    程堰跳着跑了过来,隔着老远,便呼喊开了,口中嘚嘚不绝,到了近前,仍不止歇。

    他受伤虽重,但许易给出的丹药却是神效,区区个把时辰,便恢复如初了。

    许易随程堰回了兵营,全曲皆列队在他大帐前等候,细细一数,一曲人马,竟只有三十余人。

    许易和录功长见礼罢,录功长便将赏赐如数发了下来。

    除了个人的奖励外,主要是两次透阵之功,第一次是全曲透阵,为奇功,赏愿珠百枚。

    第二次是许易独自透阵之功,为大功,赏愿珠三十枚。

    录功长去后,许易兑现承诺,果然将百枚愿珠尽数发下。

    满营欢呼不绝,声震全军营房。

    分发完赏赐后,许易便解散了队伍,自归大帐。

    此番,除了领受大功的奖励外,还有他身为曲军侯出战的奖励五枚愿珠,以及明立鼎承诺的给予全军的赏赐,他身为曲军侯又领了五枚。

    是以,这一战,他总计领到了四十枚愿珠,算上从展鸿处缴获的战利品,和炼化双下肢后余下的十余枚愿珠,如今,他手上的愿珠堪堪突破百枚。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炼化这些愿珠。

    一来,他估摸着这些愿珠即便被全部炼化了,也远远不可能突破二境。

    按常理,脱凡四境,越到后面,消耗的愿珠越多,为突破一境,他便消耗了近两百枚愿珠,二境就更不必说了。

    二来,他目下的状况,要炼化愿珠,总要选择合适的时机,因为炼化愿珠的同时,能让他体内的漩涡隐匿,漩涡隐匿,他便能催动法力。

    一句话说完,他炼化愿珠,也得炼化在关键时间点上。

    鲛珠散发的皎洁清辉下,许易正翻阅着一本叫做《山海奇闻》的典籍,这本典籍是他从展鸿的资源中搜罗出来的。

    忽的,一道身影闪了进来,正是钟无。

    “同意了,现在就可以见面,地点就在赵副司马的大帐。”

    钟无传音禀报道。

    原来,他是被许易派去,和赵陵的心腹接触,通过赵陵的心腹来试探赵陵的态度。

    主要是看赵陵,会不会答应和他见面,来判断赵陵对他的态度。

    “辛苦了。”

    许易站起身来。

    “不过是跑个腿,算什么辛苦,窃以为军侯不要盲目和赵陵碰面。李唐、黄维都是他的故交,我敢说李唐、黄维阴谋加害军侯之事,背后必然有赵陵的影子,军侯和赵陵接触,虚与委蛇,老钟我赞成,但贸然入赵陵大帐,风险未免太大,还请军侯三思。”

    再见识了许易解决李唐、黄维的手段后,钟无彻底收了原来的惫懒模样,再不敢以老兵头自居。

    他如今的谏言,非为显耀自己,实在是为许易担心。

    经历了被李唐、黄维逼着为全军箭头冲阵一事后,他算是彻底想明白了。

    不管他如何看待自己和许易的关系,在外人眼中,他是第三什的出身,天然便是许易的人,换言之,在外人眼中,他已经和许易捆绑在了一处。

    既如此,他也只能尽心替许易谋划,以免许易一着不慎,连累他受池鱼之殃。

    “我心中有数,你自去歇息吧。”

    说着,他行出了大帐,朝赵陵的军帐行去。

    对他的到来,赵陵表现得极为热情,丝毫看不到别的异样。

    赵陵先是称赞了他的武勇,又夸耀了他在此战中立下的功劳,以及为第二都挣下的光辉荣耀。

    许易则称赞着赵陵的调度有方,高瞻远瞩,第二都有如今,赵副军司马居功至伟。

    两人谈笑风生,直续了两杯茶,许易才转上正题,“不知赵司马,如何看李副军侯和黄军法吏二人?”

    赵陵叹息道,“都是勇士,不过能战死疆场,也算死得其所,不为可惜。”

    许易点头道,“正是如此,我辈既然从军,就当以马革裹尸为荣,许某不怕战死疆场,就怕死在自己人手中,不知赵司马何有教我?”

    赵陵哈哈一笑,“许军侯从一兵卒,短短月余,便至军侯之位,岂是宵小之辈能害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