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七十八章 幸不辱命

七十八章 幸不辱命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翻了几页,忽的,一张纸笺掉落下来。

    许易取出纸笺,展布开来,却是一张极薄的皮纸,纸张已有些发黄,纵横足有数尺,折在一起,却还不如一张寻常的纸张厚实。

    他仔细观摩,皮纸上刻录的是一套阵法,这套阵法似曾相识。

    当下,他从星空戒取出一枚如意珠来,催开禁制,光影弥漫,一套又一套的阵法图案,从他眼前划过。

    这枚如意珠,正是宣冷艳交给他的,内中影印的正是整个金丹会中央学院典籍库中所有的阵法图案。

    除此枚如意珠外,其他的典籍自然也被影印下来,都被贴心的宣冷艳,分门别类,用如意珠影印下来。

    一口气,找了半盏茶工夫,许易终于寻觅到他所要找的内容,不出所料,皮纸上的阵法,他果然见过,唤作七厌锁宫阵。

    当下,他便细细研究起来。

    相比皮纸上的内容,如意珠上对此套七厌锁宫阵的记录,要详细得多。

    当下,许易将皮纸夹回册子收了起来,取出纸笔将如意珠中关于七厌锁宫阵上的内容,尽数录了下来,泡上一壶茶,便仔细阅览起来。

    如今的许易,在数道上的知识,早已登堂入室。

    而一切阵法,归根结底都是以数论为骨架,不过两个时辰,这套颇为称得上繁琐的七厌锁宫阵,便被他研究透彻了。

    显然,这是一套护阵,极为有意思的护阵,不借助阵旗,而借助奇物,调用天地之力,来完成锁宫,堪称许易生平所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奇阵之一。

    研究透彻了七厌锁宫阵,许易来了兴致,便又陆续从如意珠中录了些阵法下来,开始钻研。

    他忽然发现,研究阵法也是一个乐子,枯燥的数字,在阵法中,陡然化作一个个生动的精灵,以此来感悟数论知识的运用,简直有种妙不可言的滋味。

    这一研究,直到次日东方发白,程堰将他的早餐捧了进来。

    许易正往口中塞着香辣可口的野味,钟无急匆匆蹿了进来,拍拍程堰肩膀,如一只大马猴灵活一跳,到得许易近前,悄声道,“赵司马的人向我传讯,约您见面。”

    许易吞掉最后一口肉,长身而起,拍拍钟无肩膀,一言不发地朝外行去,留下钟无、程堰看着他的背影,怔怔发呆。

    半晌,钟无才感叹道,“真是难以置信,这么快,军侯就和赵司马媾和了,先前我还劝他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徐徐图之,此刻再看,咱军侯分明胸有成竹,真真是想不到军侯是哪里学的这些韬略……”

    许易并不避人,直趋赵陵大帐。

    赵陵端坐帐中,见他来就起身,含笑抱拳,“幸不辱命!”

    许易喜上眉梢,连连道谢。

    赵陵摆手道,“举手之劳,许兄不必客气,你我之间,并无仇怨,不过是些误会,过往种种,都是某的错,还请许兄千万不要怪罪。另外,许兄大名高远,我去跑了一圈,水到渠成,并没费多少工夫,愿珠只用了六十枚,多的二十枚,奉还许兄。”

    许易摆手道,“这是哪里的道理,不可,万万不可。”

    赵陵言辞极坚,“许兄若是不收,便是还在心里怪我。”

    无奈,许易只好收下二十枚愿珠,心中不由得高看赵陵一眼。

    见许易收了愿珠,赵陵的神色终于缓和,拉着许易说起了东山属那边的事,并交给许易个册子,许易翻了翻,内中全是记录东山属人事、风土的。

    见许易面有讶异之色,赵陵笑道,“许兄升任东山属令,赵某无以为报,送这些上不得台面的玩意,还望许兄不要见笑。”

    他自然知道许易不会见笑,而且他送的这份礼,必定是送到许易心坎上了。

    许易将远走,他和许易的过节自然一笔勾销,他也看明白了,许易这种妖孽,压是压不住的。

    东山属那边的局面,固然说不上好,但他看好许易。

    毕竟再艰难,也不会比许易从一个小卒子一月爬到属令,来得离奇。

    若是许易真在东山属站稳了脚步,将来的地位怕是不可度量。

    结交英雄于微末之时,从来都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赵陵屈意结交,许易心领神会,一时宾主尽欢。

    赵陵殷勤相劝,许易推辞不得,在赵陵处用了午餐,这才回归。

    才回帐中,歇了不足一盏茶的时间,便有人来传讯,说是明校尉相请。

    许易赶忙整顿装容,随来人一并离开。

    如今,繁阳府战乱,明立鼎虽只是校尉,实际领着繁阳府令的职位,

    故而,他的校尉府,便设在原繁阳府令的山门中。

    祖廷虽建立体制,但到底不同俗世国家,府令衙门并不设在城池中,而是另辟山门而建。

    道理很简单,从根子上讲,修炼世界并不想过多的打扰俗世世界。

    他们只需要俗世凡人,为修炼世界提供愿力便可,若是干扰过多,引起世俗世界的慌乱,乃至崩溃,那便大大不美了。

    入得繁阳府令山门,许易放眼打量起来。

    只觉和普通修炼仙门相比,这里的禁制极少,布局也更加方正,并不以清奇为美。

    隐隐可见不少挂着招牌的建筑,分别是刑司、户司、捕盗司,选吏司,各司内部极为空荡,显然不曾运转。

    负责接引许易的那人一路殷勤引着许易,在几座山峰的建筑群中穿梭,不多时,踏上一座广场,前方一座恢弘大气,似乎用纯粹白玉锻成的广场。

    才踏上广场,许易忽然止步,盯着广场西侧边沿的一座血色石碑,怔怔出神。

    接引者笑道,“那碑是以泣血石打造的,如此大如此品相的泣血石,已经不好找了。”

    许易点头笑道,“是啊,所以我才一眼就被吸引了,想必这泣血石碑已立了数百年了吧。”

    接引者摆手道,“哪有那么久,也就十几年,好像是前任府令得了一块泣血石,便将之雕琢了,作了石碑立下,碑上的文字,记录的乃是我祖廷的十六字圣训,好了,许大人,时间差不多了,可不敢让校尉大人久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