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七十九章 呼之即来

七十九章 呼之即来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是,咱们赶紧去。”

    许易应和一声,加快了脚步。

    他万万没想到,竟有这等机缘,才一至此,便要窥破朱十三始终猜不透的谜团。

    不过,仔细一回想,也非是朱十三无能,而是他掌握的信息根本不全。

    不过,这个档口,许易不敢过多询问,生怕稍有不慎便露了马脚。

    毕竟,明立鼎也在寻觅老府令宝藏,谁也不知道,明立鼎进行到了哪一步。

    若是无意中的举动,给了明立鼎灵感,宝藏被明立鼎所得,还是小事儿,把他自己的身份弄暴露了,那可就大大不值了。

    入得玉殿,许易见到了明立鼎。

    往常在将台上所见的气度俨然的明校尉,变得极为和气,拉着许易谈笑风生,大加勉励。

    许易得了赵陵的关照,知晓明立鼎最关心的还是东山属那边的孝敬。

    反正孝敬是将来的事,许易大拍胸脯承诺,肉麻的话说了一堆,反正无论如何,他得先将东山属令的官帽子戴稳。

    其余的,将来再说。

    明立鼎没和许易接触过,只知这是自己麾下新冒出的虎将,原以为只是个一勇之夫,却不曾想许易如此伶俐,他心中彻底放下心来。

    明立鼎虽然热情,到底贵人事忙,耐着性子和许易应酬一面,已是极给许易面子了,自也不会留许易久待。

    接见许易不过半盏茶工夫,便有人来请见明立鼎,许易心领神会,当即告辞。

    未时一刻,许易回到了第五曲的营地。

    却见第五曲残存的三十余人,尽数在他大帐前集结。

    人人面上喜气洋洋,见得许易归来,钟无气贯丹田,喝道,“敬礼!”

    三十余人齐齐以手抚胸,右脚顿地,整齐划一地行了个军礼。

    许易摆摆手,“弄什么,老钟,大中午的,不让诸位同袍休息,作什么妖。”

    钟无涨得满脸通红,呵呵笑道,“军侯,我们都知道了,你马上要当司马了,去了东山属,就是属令,我等特意赶来,为军侯贺,也希望军侯不要中道见弃,军侯一人登仙,也好仙及鸡犬啊……”

    钟无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许易微笑道,“都知道了?消息传的挺快,那好,本军侯想知道,诸位可愿随我一道去东山。”

    “愿为军侯效死!”

    吼声如雷。

    许易解散了队伍,钟无又凑了上来,笑得见牙不见眼,“脱了兵皮,便作一属衙兵,真正吃了皇粮,又没什么风险,除非是脑子坏掉了才不要去,何况,谁都知道军侯大人前程远大,紧跟您的脚步,必定不会吃亏……”

    许易挥手中断钟无的滔滔不绝,“行了,废话少说,帮我招些人来,不须多,三四十即可,可能办到?”

    他去东山属,是钟山府和繁阳府做的交易,钟山府要一个司的兵马,虽知道繁阳府不可能派这么多人,事实上,繁阳府也只打算支援一个曲。

    不过,既然钟山府要求的是一个司,明校尉干脆顺水推舟将许易提拔为军司马,方便他接任东山属属令。

    虽然,许易没必要真凑一都人马,到底是挂着军司马的头衔,若只领三十余人马,去东山属,连他如此厚实的脸皮,也难免会觉得过意不去。

    所以,招纳人马,就成了必要之举。

    多的人马,他养不起,稍稍盘算,再招三十多人,已经是极限了。

    何况,一个属令衙门的衙兵,也就这么多了。

    他凑齐这些人马,到时候,正好转为衙兵,不必再遭二茬麻烦。

    钟无一拍大腿,冲起身道,“太能办到了,军侯还不知道您如今的名声吧,漫说是跟您去东山属做衙兵,就是做战兵,只要您的旗号竖起来,招兵买马,也易如反掌。”

    许易当日顶着巨大压力,让钟无收拢重伤士兵先行撤退,此举已经传开了,造成的影响力巨大。

    事实上,许易此举,也在明立鼎考量谁去东山属的衡量天平上,为他自己加了一个厚重的砝码。

    正如赵陵所想,在明立鼎处,许易也成了刺头,若继续留着许易,说不定今后收拢重伤兵,反倒要成为明规则。

    若真如此,他明某人今后还怎么喝兵血?

    却说,钟无领命去后,许易便开始了办交接,善后。

    当先,他司马的印信便发了下来,编织也新造好了。

    次日一早,他便率领他的一都人马出发了。

    此刻,他的一都人马依旧是三十余人,钟无却不再其列。

    此前,许易几度询问钟无,招买人马的情况,钟无只是神秘的卖关子,只说,让人许易放心,必定不会让他失望,还说,他会在许易出发后,领着人马来和他会合。

    一路疾行,过了东山头,一团乌云从西空飘来。

    隔着老远,许易便看到了打头的钟无,当即叫停队伍。

    不多时,那团乌云落了下来,正是钟无领着大队人马,仔细一数,竟有五十六人之多。

    “拜见司马,幸不辱命!”

    钟无拜倒在地,高声道。

    许易指着众人道,“这,这怎么那么多面熟的,我不是让你招三十余人即可,怎么来了这么多,快翻了一番。”

    钟无得意笑道,“这可不怪我,要怪就怪司马您如今的名头太大,一说您要招兵买马,弟兄们哪有不响应的。诸位弟兄,正是从各曲退伍,专门奔司马您来的。”

    几乎就在钟无得意大笑的同时,明立鼎的中军大帐,人头涌动,却是一干曲军侯一窝蜂汇聚而来,叫起撞天屈,同声声讨起早已不见踪影的军司马许易来。

    一个叫的比一个凄厉,一个控诉的比一个凄凉。

    的确,连续两场大战,几乎都没有新人加入,能撑过来的,已经堪称百战精兵,只要资源足够,立时便能培养出一批入脱凡境强者。

    如此多的精兵,竟被许易拐走了,众曲军侯岂能不怒。

    可人都走了,连编制都转出去了,明立鼎再想为诸人做主,也是不能,只能厉声训斥众将带兵无方,心中却是庆幸不已,幸亏挪走了这个刺头,若再留他继续待下去,谁知道整个府兵体系会不会来个大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