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八十章 凭什么

八十章 凭什么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钟无得意地介绍完诸人的来历,许易喜上心头,事实上,他真没想过要挖明立鼎的墙角。

    可既然挖了,他也不会送回去,他让钟无去招人,本来只打算招些能摇旗呐喊的凑数就行,如今,来的尽是百战老兵,他岂能不喜。

    “我就说嘛,怎么瞧着都眼熟,原来都是故旧兄弟,诸位瞧得起我许某人,许某人铭感五内,一句话,今日始,许某心中必定装着兄弟们。”

    许易高声说道。

    众兵士齐齐拜倒,同声道,“愿为司马效死!”

    “请起!”

    许易挥手道,“许某喜欢把话说在明处,诸君既入我军中,当守我军令,违令者死!此外,许某必定赏罚分明,诸位亦知,许某将要接任东山属属令,属令之下,尚有职位无数,大好功名,正为英雄豪杰而设,愿与诸君共勉!”

    “愿为司马效死!”

    这回,不止新到的五十余名兵士同呼,而是全体兵士同声呼喝。

    众人随许易赴东山属,感恩是一重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奔着利益去的。

    除了信仰,唯有利益能凝聚人心。

    东山属紧邻繁阳府,西行两千余里,便到地头,这点距离,对一众修士而言,算不得远。

    并不着急赶路,临近正午,许易率领着一曲之兵,也赶到了东山属的属令衙门。

    一路上,许易临时补充了几个什长,既明军纪,众兵士依令,整齐阵列在属令衙门山脚下的宽阔广场上。

    “程堰,持我调令,前去通禀。”

    许易抛过一块令牌,程堰接了,朝着山门疾驰而去。

    程堰这一通禀,直去了半柱香。

    许易觉出不对劲儿,冲钟无使个眼色,钟无领了两名好手,径直朝山门投去,顷刻,便奔了回来,钟无疾声道,“司马,程堰,程堰他……”

    “全军听令,进!”

    许易沉声喝道,直朝山门迫去,全军集结成阵,皆是百战老卒,百人结阵,直如一人,紧随许易飚射而来。

    来前,赵陵给的资料颇为详细,整个东山属,属于新收复的战乱之地,整个属的体制几乎完全被摧残了。

    他今日赶来,钟山府会派选吏司司长龚超前来,为他办理一应手续。

    程堰去而不归,钟无如此反应,显然是出了变故。

    冲入山门,无人阻拦,一口气冲到山顶,一个宽阔的平台上,属令衙门的匾额,如日东悬。

    许易率领大军才冲上来,忽的,战吼声四起,却见三个甲胄齐全的方阵,阵列如一,踏着整齐的步伐,朝许易统率的队伍,自三面逼近而来。

    每一阵列皆是一曲足员兵士,三阵合围,便有三百兵士,气势滔天。

    “合阵!”

    许易怒声喝道。

    “杀!”

    众兵士舌绽春雷,同声呼喝,滔天杀气,顿时凝聚。

    三列逼近的阵列,顿时有些散乱的迹象,气势为之一阻。

    这三面阵列看着光鲜,但明显杀气、斗志不足,许易率领的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卒,血勇之气一发,充塞霄汉,孰强孰弱,谁是样子货,谁是真的杀人机器,一目了然。

    便在这时,正东方的属令衙门中,行出数人,居中那人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秀士,白面无须,面如满月,“好好好,果然是百战精锐,明校尉带的好兵士。”

    一见来人面目,许易便认出他来,正是选吏司司长龚超,赵陵给的资料中,有此人的影像。

    许易立时向龚超行礼,龚超亦回礼相答。

    不管是不是空头,他如今已是军司马的职衔,且行将接任东山属属令。

    此两个职位,都和府中各司主官平级,是以,龚超对他并不拿大。

    行礼罢,龚超指着他身侧的雄阔壮汉道,“这位是郑八火郑司长,二位可算是同行,自当要好生亲近亲近。”

    许易向郑八火行礼罢,向龚超道,“敢问龚司长,不知我这位属下犯了什么过错,竟被打断了双腿,还请龚司长为我解惑。”

    说着,许易指着被吊在一根高高旗杆上,整双小腿完全消失的程堰。

    此刻,程堰紧咬了牙关,一声也不肯哼哼,满脸汗如雨下。

    龚超打个哈哈,并不搭话。

    雄阔大汉郑八火闷哼一声,“此獠无礼,见着座,不行跪拜之礼,他那双腿既然弯不下来,留之何用。”

    被捆在旗杆上的程堰强忍着剧痛,怒声道,“某乃司马亲卫,待司马传令,岂能拜你这无同属关系之客将,程某不过蝼蚁之躯,纵死也绝不坠司马之威。”

    程堰慷慨激昂,钟无以下,全军兵士无不听得血脉喷张。

    “倒是生了一条好舌头。启禀司马,某将他那条舌头割下来,为司马下酒可好。”

    郑八火身侧的个头极高的金甲青年瞟了一眼旗杆上的程堰,盯着许易,阴**。

    他有一境修为,在他眼中,根本就没把同为一境的许易当回事儿。

    “这位又是谁,还请龚司长代为介绍一二。”

    许易含笑问道。

    不待龚司马说话,便听金甲青年冷笑道,“某乃……”

    他才起了个头,许易大手便如毒龙一般探了出来,郑八火离得最近,反应最速,一拳直朝许易手臂轰来。

    金甲青年震惊之余,冷哼一声,大手便朝许易手臂反抓而来。

    岂料,许易不避不让,探出的手臂,宛若不是自己的一般,硬受了郑八火一击和金甲青年一击,却是精准地叼住了目标,锁住了金甲青年的脖颈。

    忽的,他白皙的手掌,陡然爆出无数粗如手指的怒筋,巨力凭空而生,咔嚓一声脆响,竟将金甲青年的头颅硬生生摘了下来,掷在地上。

    轰!

    满场一片哗然,龚司马连退三步。

    龚超瞠目结舌,怔怔盯着许易,其余几人更是如见鬼魅一般,攸地退了开去。

    “你,你……”

    龚超一连吐了十几个“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当真是惊到了,既为眼前家伙的狠辣,又震惊于许易的实力。

    以郑八火的本事,从中阻拦,竟还是被这人当面摘掉了自己心腹的头颅。

    如此结局,他无法理解。

    让他更无法理解的是,许易哪里来的嚣张气焰,他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