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烂命一条

第五百五十三章 烂命一条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洪处机一言一字,如把把尖刀,戳在陈少华胸口。

    的确,纵使八大世家的核心子弟当面,陈少华也绝不会退缩,偏偏此人是左心,那个暗杀之王,据闻凡是惹上此人的,绝无好下场。传得最玄乎的是,此人曾花了三年时间潜伏,化作厨子,贴近仇家,一击毙命。

    得罪了此人,他陈某人这辈子怕是都寝食难安。

    “善哉善哉,一切随缘,何必强求,诸位施主,还请退去。”

    上善佛低敛眉眼,满面慈悲。

    陈少华冷哼一声,“姓左的,我给你这个面子,你欠陈某个人情。”话罢,掉头就走。

    洪处机心中冷笑,“都他妈怂了,还装点什么门面。”盯着诸葛玉摇曳生姿的丰润臀丘,随后退去。

    “咦,小子,你还赖在此地作甚?”

    红衣侏儒盯着原地不动的许易,玩味道。

    已行出七八丈远的诸葛玉,陈少华,洪处机三人陡然顿在了原地。

    许易微微一笑,“此地又不是你家的,我走与不走,与你何干?”

    “小子找死,可敢报上大名!”

    葛袍老者大怒,没想到才驱走只苍蝇,又来了个臭虫。

    许易道,“区区薄名,就不污尊听了,左先生威名赫赫,对在下这无名小辈而言,也仅仅是威名赫赫。”

    葛袍老者简直有些牙疼,的确,他这暗杀之王的名声,吓得住王孙公子,可唬不住这泼皮无赖。

    “小子,莫以为有试练牌的禁制压制,本尊就杀不得你。嘿嘿,须别忘了,本尊手中的它。”

    红衣侏儒晃了晃手中的碧眼蟾蜍,阴仄仄盯着许易。

    许易耸耸肩,“商先生自管松手便是。左右我薛某人烂命一条。好容易遇到这仙缘,自进入此处,这条烂命就没想再要,要么拼出个仙缘来,要么就死在此处。”

    这无赖话一出,众人简直要绝倒。

    尤其是阴气逼人的红衣侏儒,简直要生出悲愤来:你寻你的仙缘。作甚黏着老子。

    “阿弥陀佛。此人合该与我等有缘,商施主,收下此人又何妨?”

    上善佛及时递出把下楼梯子。

    没办法,遇上这等泼皮,便连佛祖也得束手,眼下实在耽搁不起。

    “罢了,老子就收下你,好生听话。惹毛了老子,真放这碧眼蟾蜍吃了你。”

    红衣侏儒龇牙咧嘴地作着恶相。

    许易指着目瞪口呆的诸葛玉三人道。“薛某和他们三位,已先行组队,薛某在何处,他们便该在何处?”

    此话一出,诸葛玉,陈少华,洪处机三人简直要滚下泪来。

    “得寸进尺!”

    红衣侏儒指着葛袍老者喝道,“老左,你自管出手灭了这小子,若真出意外,你的那份,老子定然还你。”

    葛袍老者眉峰一跳,转视许易,双掌环抱,顿时,丰沛的煞气,聚成黑龙,连周边的空气都被这恐怖的煞气挤得发出鸣爆。

    “小子,你滚是不滚!”

    葛袍老者厉声高呼,似乎下一刹,便要将这恐怖黑龙放出。

    许易面有惧色,一闭眼,咬牙道,“要杀就杀,老子就死在这儿了。”

    他何等心智,焉能看不出葛袍老者不过是作势,毕竟,试练牌上的抹杀,可是写得明明白白。

    先不提这抹杀,到底是就此杀死,还是传送于外。

    哪怕是后者,这葛袍老者好容易混到此处,焉能舍得就此离开。

    毕竟,所谓仙缘,可不仅仅是指宝药,妖尸。

    葛袍老者大喝一声,如龙的黑气送出,距离许易身子只有数尺,黑龙咆哮而出,撞进密林深处,炸出好大一片气浪,无数巨木凌空翻滚。

    “老左!”

    红衣侏儒万分不满。

    “就让他们跟着,不信能抢得过我和佛爷。”

    葛袍老者涨红了脸道。

    确如许易所料,不管红衣侏儒说得天花乱坠,他又如何舍得就此中断仙缘。

    红衣侏儒长叹一声,二话不说,掉头就走,没奈何,葛袍老者都使唤不动,更遑论老奸巨猾的贼秃,他已熄了赶人的心思,只奢望如那青衣汉子般的滚刀肉,只此一家,再无分号才好。

    若再遇上几位,他就是拼了舍弃碧眼蟾蜍,也得全部咬死。

    红衣侏儒方去,众人迅速随后跟上。

    快步追上许易,陈大公子冲他比出个大拇指,“你这滚刀肉有些意思,啧啧,当此之时,也只有你这下三滥,能有些作用。”

    洪处机陪笑道,“陈公子所言极是,这等泼皮无赖,最是人厌狗憎,偏偏就是这等人最吃得开,依我看,这小子八成是出自勾栏里,弄不好就在里头出生的。”

    “哈哈哈……”

    两人大笑,便连诸葛玉也不住掩嘴。

    的确,就算得了这小子的好处又如何,到底也是靠泼皮无赖混赖的,这算什么本事,非自己不能为,不过是自己舍不下脸罢了。

    许易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只闷头急行。

    在红衣侏儒的逼迫下,寻宝果然成了一件简单至极的事,绕过一处火焰状的矮坡,又发现一株丹果树。

    不须谁招呼,众人狂奔上前,眼见葛袍老者便要捷足先登,一道气剑后发先至,将那丹果斩作烂泥。

    “小王八蛋,老子当真不敢杀你。”

    葛袍老者怒视一脸阴郁的洪处机,狂喝出声。

    先前发剑的正是他,按说他也没这般豪气,却是为陈少华逼使,陈公子惜命,惹不起暗杀之王,唯有策动洪处机出手。

    “在下烂命一条,为博仙缘,本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这条烂命,左先生若是看上了,取走便是。”

    洪处机一字一句地道。

    此正为陈公子交与他的保命手段,只不过这位洪先生的表演功底实在太烂,此话在许易讲来,泼皮无赖范儿十足,这位洪先生慢条斯理不说,双目都不敢正视杀气逼人的葛袍老者。

    “好,真好,都他妈当老子是好惹的,阿猫阿狗都敢上来咬一口了。”

    红衣侏儒气得浑身发抖。

    洪处机唬得也不答话了,任凭葛袍老者和红衣侏儒暴跳如雷,一时间,场面就这般僵持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