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八十四章 接枪

八十四章 接枪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开挥手道,“好好,待我去沐浴更衣,龙博是古时之罕见豪杰,听他的故事,岂能唐突,你去,让小的们都沐浴更衣,整顿妆容,别太不像话。”

    黄丞道,“我已经传令下去了,诸将素知大王风雅,早就准备妥当了。”

    黄开面上欢喜之色更甚,哈哈一笑,转入后厅去了。

    不多时,他转回厅来,左右各文武,已经分两边坐定,待他在厅中坐定,众人要向他行礼,却被他挥手止住。

    “听戏,听戏。”

    此刻的黄开已换上一袭白衣,熏了薄香,持拿一柄山水扇,正襟危坐。

    立在他身侧的黄丞,轻轻拍手,一队戏班子战战兢兢行了进来,黄丞冷声道,“都好好演,演好了有赏,演不好也放尔等归去。”

    他怕说的狠了,这戏班子越发紧张了,到时,好事也全变坏了。

    凤栖山黄大王的名头,传播极远,这戏班子也是听过的,别的不说,说话算话是头一桩。

    当下,一众戏班子成员全放下心来,迅速进入了状态,开始了表演。

    龙博是多年前著名的侠士,名头极大,但既然戏剧化,难免颇多夸张之处,但演将起来,还是颇有看头的。

    高高在座的黄开,轻易便入了戏,连连挥扇,满是兴奋之色。

    底下诸人,却是兴致缺缺,身为修士,怎么也不能这么没正形。

    但黄大王既然一片好意,谁也不敢辜负不是?

    当下,一众人等个个瞪圆了眼球,面上做出远比黄开还夸张的表情,真个是台上台下一起表演。

    一曲终罢,黄开连声高呼,“看赏,看赏,重赏。”

    众戏子拜倒答谢,被一旁的侍者引了下去。

    却听黄丞道,“诸君今日有幸受大王相邀,睹此大戏,慕前贤风姿,效大王行事,吾等死而无愧。”

    “效大王行事,死而无愧!”

    众声皆应,直遏行云。

    “哈哈……”

    一道笑声如惊雷、霹雳,响彻全场,将好容易才汇聚的高涨气氛,一下子打得粉碎。

    “大胆!”

    黄丞怒声喝道,“竖子谁人,敢扰吾等聚义!”

    他快速瞟了黄开一眼,只见黄开面上乌云汇聚,似乎随时便要降下风雷。

    他喝声方落,远方啸声不绝,间或夹杂着怒骂、喝叱声。

    不多时,一名人身豹头的妖怪冲了进来,跪地报曰,“启禀大王,来了人,说是东山属属令,有事与大王相谈,我见大王正在听戏,不敢相扰,便扣了他在门外等候。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哪里知道那狗贼突然发狂,纵声大笑,惊扰了大王。还请大王恕……哎哟……”

    正汇报间,那人身豹头的妖怪怀中忽然多出一只啃了一半的人手。

    刷的一下,满场气氛陡然绷紧,豹头妖怪连忙将那啃了一半的人手揣回怀中,正待求饶,忽的,黄开玉座后立着的一柄丈二长的乌黑钢枪忽的横空飞去,直朝那豹头妖怪射去。

    豹头妖怪一边没口子求饶,一边掌中击出灵力光波,横在身前,那乌黑钢枪速度一点不快,好似一片羽毛漂浮在空中,一头扎进豹头妖怪的灵力光波中,下一瞬,正中豹头妖怪胸口,宛若钉住了一块精铁,随即,豹头妖怪的肉身猛地碎裂开来。

    “拉下去,拉下去,这蠢货,死不足惜……”

    黄丞跌足喊道,立时便有侍者急急上来,收拾掉满厅的血腥。

    黄开猛地挥舞着扇子,寒声道,“将那劳什子属令,给老子带上来。”

    本来挺好的心情,瞬间稀烂。

    他手下收拢的妖怪颇多,他向来自觉特立而高标,不与凡俗同,自也不觉得妖怪吃人有什么大不了,和狼饿了要吃羊没什么区别,与此同时,他却从不吃人,只觉那是低等妖怪的行为,觉得下贱。

    所以,他这凤栖山,虽号称率兽食人,但却无妖敢在他面前,吞噬活人。

    适才的豹头妖怪,也算运气差极,一下撞到了枪口上,那没啃完的人手落在这厅上,在黄开看来,比这豹头妖怪在他面前当中出恭还来得恶心,真是死不足惜。

    却说,黄开喝声落定,许易被两名人族修士推了上来,有了豹妖的前车之鉴,这个时候,自然没有妖怪敢凑到黄大王面前寻不痛快。

    “大胆鼠辈,我大王讲话,你笑什么!”

    黄丞怒声喝道。

    许易才要接口,那柄乌黑钢枪陡然荡起一圈气波,跳了起来,兜头朝许易胸口扎来,依旧如鸿毛飘飞,速度颇慢。

    许易陡然变色,深吸一口气,并不催动灵力,大手探出,直朝那乌黑钢枪抓来。

    “嗤!”

    场中众人脸上皆现出不以为然的冷笑,下一瞬,那冷笑便化作了一口冷气,倒抽了出来。

    却见许易大手稳稳将钢枪捉住,钢枪宛若活物,在他掌中游走,却被许易不断轻微抖动的手臂,死死控住。

    忽的,许易沉喝一声,倒持钢枪,轰的一声,枪柄顿在地上,整个大地,顿时裂开,无数碎裂的地板,四散飚飞。

    众人纷纷出手,将崩飞的地板尽数化作飞烟,再看向许易时,无不面色大变。

    “好!”

    黄开大喝一声,指着许易道,“有些本事,说说吧,你适才笑什么?”

    许易一上来,他便出手,根本就以为许易又是个来练嘴的,他生平最烦此辈,哪里耐烦听其聒噪,出手灭了就是。

    待见许易竟接住了他一枪,对许易的评价陡上一个台阶,却又生出好奇来。

    许易正色道,“久闻凤栖山黄开是一等一的风雅之士、当世豪杰,吾游海内,便闻君名,是以某新履职东山,不及整顿衙署,第一时间前来拜会,却不料,闻名胜似见面,见面不如闻名,惜呼,惜呼……”

    许易口中“惜呼”不绝,心中却是震撼不已,黄开的那柄钢枪,力道不强,不下三十万斤,兼之破坏力十足,若非他防御能力无敌,兼之早将借力用力的本事炼化,根本接不住这致命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