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八十九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八十九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留守东山属的头子,叫李平,一个貌似木讷的年轻人,以前是东山属财计科下面的一个小股长。

    东山属逢兵乱,原来的建制完全被打乱,有官身的或走或逃,就剩了个李平四处躲避,待得风头稍平,又冒死回了东山属的属衙。

    如今,整个东山属留守官吏,就剩了他这仅存的一个股长。

    见得许易,李平恭敬行礼,连眉眼也不敢抬一下。

    许易担心他有压力,将赖在厅中的钟无赶了出去,程堰自领一什人马,在门外警卫。

    如今,他麾下有了兵马,程堰这个光杆亲卫队长,也终于有了自己的麾下。

    待屋内清空,许易没寻李平拉家常,套近乎,直接问李平,东山属三座城池的情况。

    战乱爆发极烈,府库被席卷一空,连文字资料也没留下,实打实是个苦差事。

    许易单刀直入,李平并不意外,他似乎早有被许易召见的准备,毫不慌乱,介绍起东山属三城的情况来。

    “东山属下辖安陆、京山、丰乐三城,战乱前,安陆计有人口五百余万,京山计有人口六百余万,丰乐城最为丰饶,计有人口一千余万,战后,民生凋敝,安陆、京山两城流失人口,怕会近三成,丰乐城因距离凤栖山太近,流失只会更多,不好预估。”

    李平说完,小心看了许易一眼,见他面色如常,心中暗暗赞叹。

    事实上,若是许易直接到任,李平绝不会如此配合。

    毕竟,眼前的东山属实在是个大大的烂摊子,没有强大的实力、背景,任谁贸然掺和进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本来,他最看好的是郑八火,此人实力强大,兼有背景。

    哪知道,许易才显露锋芒,郑八火便命丧当场,最让他震撼的是,许易亲身入凤栖山,反掌之间令为祸钟山府多年的黄开,自动解散了凤栖山。

    有了这几桩事,李平对许易无限看好,这才主动来投。

    许易道,“既逢灾年,东山属往府中缴纳的赋税,总该有所缩减吧。”

    来赴任前,许易和赵陵有过深聊,对东山属的情况有所了解。

    东山属虽逢战乱,但钟山府却没忘了收割东山属的愿珠,他如今到任,距离下一拨愿珠的成熟,还要将近一年时间。

    按惯例,一属收获的愿珠,将有四成上缴府中,两成充入府库,剩余四成归属令,自己调派。

    单看此条件,便可想而知,一任属令为何令人趋之若鹜,若经营得当,便是一飞冲天也不为过。

    不过,赵陵也说了,为官一任,也难免上下打点,最终落到自己手中的,远没想象的多。

    不管如何,基数摆在这里,就算水过地皮湿,也足够他生发一笔了。

    很快,李平的话打破了他的幻想,“不瞒属令大人,若是郑八火担任东山属属令,府中必然是会同意削减的,可若是大人担任这属令,恐怕不会削减,还会增加。”

    许易立时皱了眉头,盯着李平道,“你这是何意,即便上面不肯减免,也万没有增加的道理。”

    李平道,“若用官面上的手段,必定能让大人有苦难言。按例,府中每年从属中所得征缴三成,大人先前也说了,如今是荒年,三城人口流失严重,当有减免。事实上,上面也许不会减免,依旧是征三成,而且是按没流失人口之前的数字征缴三成,如此一来,必定大大增加我东山属的担负。”

    许易眉头结出个大大的疙瘩,他对李平的分析深以为然。

    上面得罪了龚超,曹能,用脚趾头便能想象到,必定会有小鞋落下,说不定小鞋正在来的路上。

    若按李平的分析,情况就太险恶了,弄不好一场辛苦,还不够给上面缴纳税赋。

    当下,许易让李平帮着计算,按最险恶形式,计算上缴赋税后,余下的愿珠,还能否维持东山属运转。

    李平面有踟蹰,半晌,方道,“实不瞒大人,根本没办法计算。”

    许易讶道,“你这是何意?只是让你估算,你按最大可能遗失人口算,总能算出来。”

    李平苦了脸道,“大人新来,怕是不知,如今三城之中,淫祀横行,夺走了愿力人口,根本无法度量。”

    “什么!”

    许易如遭雷击。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遭打头风。

    世道竟已乱成这样了?

    “如此一个乱摊子,他郑八火来和我抢什么?”

    许易瞠目道。

    李平道,“什么事儿,上面有人就好办,换作是郑八火来做这个属令,旁的不说,上面总会给几年宽免期,让郑八火整顿局面,郑八火摆明了就是来此镀金,怕是几年宽免期限熬不过,他就会高升了。”

    沉默片刻,许易道,“似这般情况,你有何教我?”

    他是个遇强则强的脾气,稍稍气馁,便也想开了,再难的局面都遭遇过,眼前的困难算不得什么。

    李平道,“下吏不过是庸人,不能助大人能破黄开之死结,但知大人当务之急,乃是建制,各科大吏应当抢先安排好,若是一旦属判和衙兵长到来,到时必定掣肘。”

    许易重重一拍大腿,“若非你提醒,险些误了大事。”

    正常的一个属的建制,有属令一人,次一级的属判,衙兵长,再往下,便是四大科长,财计科长,捕盗科长,内务科长,牧民科长。

    各科再按实际需要,设计各股,当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一属之中,属令有任命四大科长之权,而属判和衙兵长,也有向府中的建议之权。

    如今,整个东山属的建制新开,又必定是以许易带来的一曲之兵作骨架,许易并不担心建制的问题。

    如今,李平一提醒,他立刻意识到其中的险恶,立刻擂鼓聚将。

    任命了四大科长。

    分别是财计科长,张剑;当捕盗科长,李信;内务科长,钟无;牧民科长,李平;

    除此外,他还一口气提拔了各科的各个股长,只要有名目的,全被他的人马充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