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九十一章 黑莲

九十一章 黑莲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哗啦一声,钟无展开一张纵横数尺的地图,在桌面上铺了开来,地图上,有许多红色的小点,散布四方,“这是丰乐城九城八十一坊的地图,上面的红点,都有可疑之处。”

    许易一手按住地图,一手多出一支炭笔,时而用炭笔打横,在地图上比来比去,似乎在计算比例尺。

    忽的,他在图中右上角,有密集红点汇聚区内,画了一个浑圆,用炭笔在浑圆上敲了敲,“李信,你赶到圆心位置,半柱香后,我到那里与你会合。”

    言罢,辞出门去,李信目瞪口呆盯着钟无。

    钟无高深莫测道,“听大人的吧,凡大人所言,无有不中,对大人的信任,应到迷信的程度。”

    李信讷讷无言,冲钟无告个罪,急急向许易所标注的圆心位置赶去。

    他心中半点不信钟无对许易的吹捧,对追踪一道,他自认为颇有心得,也正因为这项本领,他才最终被许易任命为捕盗科长。

    这五日,他不可谓不用心,可才查出的蛛丝马迹,都被剪断了,扫平了。

    论本领,他当然自知非是属令大人之敌,可追踪寻迹,并非本领高强就能胜任的,也不是谁吹捧几句,就能真的神力加持的。

    即便如此,属令大人既已下令,他唯知奉命行事。

    李信赶到许易指点的位置后,立时取出沙漏,开始计时,他是个信奉严谨的人。

    半柱香堪堪将到,许易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他身侧,传音道,“正西方,穿绿衣的青年,修为尚未入境,但实力不可小觑,我把他交给你,希望你能悄无声息的,把他带回来,能不能做到?”

    “能!”

    李信答得斩钉截铁,但心中根本不信,这短短半柱香的工夫,许易便能破了他五天也破不了的难题。

    李信应承后,许易并不多言,当即出城,返回属令衙门。

    酉时三刻,许易端坐厅堂,捧着一本厚厚的册子,正看得入神,李信阔步入内,拜倒于地,激动地道,“大人神明如玉,明察秋毫,下吏拜服。”

    许易放下册子,“看来是抓住了,有没有伤亡?”

    李信道,“没有伤亡,此贼虽狡猾,但下吏也不是泥捏的,何况,以暗打明,下吏潜心设计,终于悄无声息将此獠捕获。经查验此獠物资,发现了这个东西。”

    说着,李信递过一枚玉牌,那玉牌通身漆黑,中间雕镂着一朵黑莲,宛若随时便要随风飘动一般。

    “此是何物?”

    许易接过玉牌,触手间如握玄冰。

    李信道,“此乃黑莲令,至少是分会议事长老一级的人物,才能佩戴,乃是黑莲教的信物。”

    “黑莲教!”

    许易惊声道,“此教竟蹿到东山属来。”

    饶是许易才慢慢渗透入这片世界,也听过黑莲教的大名。

    他顿时,大感棘手,“人呢?”

    李信道,“已押到衙署了,随时听候大人发落。”

    说话之际,再看向许易的目光,已充满了敬畏。

    至今,他仍无法想象,许易是怎么在半柱香之内,锁定黑莲妖教核心人物的。

    然而,在李信想来难之又难之事,在许易处,不过弹指一挥。

    他要钟无标记可疑点,尔后,总览地图,绘制可疑点的交叉区域,然后便以这个交叉区域为重点搜索区域,发动截音术和感知异能,要捕捉秘密消息,可能有难度,但要捕捉相关可疑人物,以黑莲教的庞大体量,简直易如反掌。

    当时,他便锁定了不少大鱼,但其中尤以那绿衣青年最为显赫,便拿他开了刀。

    “对了,此獠颇有身家,总计缴获愿珠七枚,特此交付大人。”

    说着,李信将七枚愿珠摊在掌中,送至许易身前。

    许易摆摆手,“兄弟们辛苦了,你拿下去与兄弟们分了吧。”

    愿珠,许易当然想要,他如今囊中比水洗得都干净,正是缺愿珠缺到了极点。

    兼之属库也空了,好在兵士们新来,建制才立起来,暂时不发赏赐,还说得过去。

    若继续拖下去,光是贫穷,就能让他这个新任的东山属令倒台。

    毕竟,再是铁打的队伍,没有利益维系,迟早也会散架。

    李信大喜,再度拜谢许易。

    便在这时,程堰如一道疾风冲了进来,“大人,曹府判他们到了。”

    许易蹭地立起身来,暗骂道,“还真是小看天下小人了。”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想不明白,先前,程堰收到的公文,分明就是虚晃一枪,故意麻痹自己。

    也怪自己大意,明明自己这边露了破绽,还幻想对方会徐徐进兵,给自己留出反应时间。

    许易心念急转,感知放出,已探到曹府判领着三人,已上了衙署前的广场,领着的三人,有一人是老熟人钟山府选吏司司长龚超,另外两人不识得,多半是新任的属判和衙兵长。

    许易道,“程堰,你出去代我迎客,让曹大人稍后,我见完贵客,便来见他。”

    程堰应诺,辞出门去,根本不问许易原因,他向来是许易让干什么,便干什么,绝不多疑,也绝不废话。

    李信就不行了,紧张无比,想劝许易不要弄险,以免激怒了曹府判,但又不敢宣诸口外。

    许易道,“不必担心,你安坐便是。”

    他话音方落,门外已传来了曹府判的咆哮声,“许易呢,他人呢,本判此来,代表府衙,他好大胆子,敢让本判等候,我不管他有什么贵客,也须得滚出来见我。”

    曹府判才呼喝出口,一位气度不凡的紫袍中年,霍然出手,将程堰击飞出去,叱道,“小小蝼蚁,也敢挡判尊的路。”

    曹府判冷哼一声,昂首阔步前行,龚超三人疾步跟行,直走得虎虎生风。

    曹府判双目如电,直射属衙大厅,杀气在心中堆积。

    今番的机会,是再好也没有了,他不打算用硬刀子,软刀子一样杀人。

    前番交锋,小看了许易,一着不慎,不仅让郑八火那不成器的东西丢了性命,连累得后院失火,还让他在龚超面前丢了老大面子。

    每每一想到这儿,他就忍不住额头发胀,心中怒火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