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九十二章 风紧扯呼

九十二章 风紧扯呼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曹能真是迫不及待要看许易的好戏,要这该死家伙在自己的手腕下,被折腾得苦苦哀嚎,求饶不止。

    曹能脚下生风,眨眼便行到衙署大厅前十余丈,便在这时,厅中忽然传来一声咆哮,曹府判如受惊的麻雀,蹭地蹿了开去。

    但听帐中声音喊道,“哇呀呀,许兄,老子今日定要结果了姓曹的,你别拦我……”

    另一道声道,“息怒,黄兄,千万息怒,你已打死了郑八火,再打死曹府判……”

    “老子杀曹府判,如杀一狗!哇呀呀……”

    刷的一下,曹府判腾空直上,转瞬远遁,龚超也似屁股着了火,嗖嗖飚个不停。

    余下的紫袍中年和黑袍青年面面相觑,完全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对视一眼,朝曹府判飚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一口气飚出三百里,翻过三个山头,曹府判才定住身子,神色慌张地东张西望,见得龚超飚来,又是一惊,险些以为黄开追了过来,差点又开溜了。

    “判尊,是我,判尊,是我啊。”

    龚超连声呼唤,曹府判长长舒了一口气,不待龚超落定,劈头盖脸道,“不是说黄开解散了凤栖山,已经远遁了么,怎么还在许易处?”

    他真被黄开吓怕了,对这种一言不合就给脑袋砸开的蛮子,他实在没勇气面对,也没能力面对。

    再凶恶的人,他都不会畏惧,因为只要有所牵绊,有所挂碍,行事总归是有所忌惮的。

    可遇上黄开这种,完全是无法无天的家伙,本身背景又无比强大,似郑八火之死,其人还带着官身,死也就死了,报到府令处,府令根本不接,话里话外,反而埋怨他曹某人不该招惹黄开,给他府令大人找麻烦。

    “我也不知啊,判尊,会不会黄开根本不在,是许易弄鬼,故意用口舌之技,诓骗你我?”

    龚超壮着胆子道。

    刷的一下,曹府判的脸顿时殷红如血,棱着眼珠子瞪着龚超,直瞪得龚超后脊梁发寒。

    曹能真恨不得活吞了龚超,但这滔天之怒,多半却是来自他自己。

    他恨自己对黄开的恐惧,竟到了闻其名,便失理智的地步。

    往日,在衙中,他向以多智著称。

    似许易这等区区狡计,岂能骗得过他。

    可偏偏当黄开那粗犷的声音在厅内一咆哮,霎时,他心灵中的理智便荡然无存,身体几乎不受控制地逃了。

    此刻,龚超虽戳破许易的狡计,可那又如何?

    难道他还要再转回去?那他还要不要脸,还怎么面对两名不知情况的新任属判、衙兵长?

    就在曹能满心纠结、痛苦之际,新到任东山属属判齐欢、衙兵长龙宇终于赶了过来。

    此二君真的纳罕到了极点,临来东山府前,他二人对自己的使命,都有了充分的了解。

    郑八火之死,已经传开了,曹能和郑八火的关系,也不是多深藏的秘密。

    是以,齐欢、龙宇都乐得买好曹能,给许易来一出下马威。

    明明只差临门一脚了,曹府判失魂落魄地走了,至今让他二人没醒过神来。

    “判尊,依我之见,此事该急,还得急,既然是府尊大人有事,当是头等大事,有些人,有些事,下吏愿意为判尊代劳。”

    龚超忽然放大了声音,赶紧给曹能递过一把梯子。

    事实上,当龚超说完那句“恐怕是许易的狡计”后,他便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皮子撕下来。

    这种上官的丑事,只能由上官自己回味、体悟,自己这一提醒,岂不是告诉曹府判:你的丑态,我已看得明明白白?

    悟透此点,龚超自然悔恨不已,急着寻觅补救措施,恰好齐欢、龙宇找了过来,让他抓住了机会。

    曹能淡淡扫了龚超一眼,心头火气稍平。

    事实上,当他醒悟过来中了许易奸计之际,心中退意已生。

    一者,是颜面的考虑。

    二者,却是利害的分析。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一退未必是坏事。

    此前,他全凭一口气,想要灭掉许易,看似谋划妥当,其实漏了一个最大的变数,那便是黄开。

    今番,固然许易狡计诈骗的可能性极高,但谁敢肯定黄开真的不在。

    同样,他无法估算许易和黄开之间的关系,但许易入凤栖而黄开退,却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单此一点,足可证明许易和黄开的关系,非比寻常。

    一旦他真明着出手整了许易,黄开闻之,来寻自己晦气,那可如何是好?

    所以,即便是要下手,他自忖也应该是隐在暗处。

    想明白此点,曹能怒气全消,只觉庆幸,满面煞气一敛,含笑道,“也怪我,竟把府尊的事忘在了脑后,这才想起来,急着赶过去,又忘了和你们招呼。”

    齐欢道,“我们的事是小事,府尊的事,才是大事,判尊请回,龚司长相送便可。”

    龙宇凝眸道,“判尊若去,许属令那头怕要松口气了,如今已近深夜,判尊不如先拾掇了许属令,再行归去?”

    “龙兵长,大事小事,你还分不清楚么?”

    龚超喝叱一声,向曹能抱拳道,“判尊大人自管去,此间小事自有龚某料理。”

    曹能点点头,“龚司长过来,某有一二事交待。”

    龚超领命,随曹能离开,并示意齐欢、龙宇,在此等候,不得擅离。

    龚超、曹能去后,龙宇轻声道,“这曹府判非成大事者,如此好的机会,岂能轻纵?说什么府尊有急务相请,不过是畏黄开如虎。”

    言罢,龙宇斜睨齐欢道,“齐兄向来以老成闻名,如何不劝龙曹府判,若是姓许的倒了,说不定齐兄能顺势上一步,一举成为命卿,岂不美哉。”

    齐欢道,“吾有何能,敢奢望一属之令,龙兄太心急了。”

    忽的,龙宇的目光在齐欢脸上凝住,霎时顿悟了,姓齐的还是比自己精明,明明看破,却不说破,偏偏自己要蠢到去留曹能?真是蠢!

    龙宇懊恼正懊恼之际,龚超踏着茫茫夜色,阔步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