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一十五章 奴主

六百一十五章 奴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按道理,他自己也大可遁入这囚云阵中,按安庆侯的话讲,这套囚云阵,坚固无比,乃是三位四级大炼师耗费数年心血打造而得,专供凝液巅峰修士突破感魂境时,抵抗云劫之用。

    阵法坚固至斯,实乃避祸良所,麻烦的是,这囚云阵能放不能收,他将秋娃和雪紫寒置于其内,尚能保其周全,而他于外,还留有一线周旋之机。

    倘若他也入内,那便真成了瓮中之鳖,任人把拿了。

    囚云阵开启,许易心下略定,在一旁坐了。

    三颗奇珍宝药,几乎起到了起死回生的功效,孕育千年的生机,被许易攫取,肌体迅速复活,连带着激发了对极品丹药药力的吸收,伤势起色极快,不多时,腹部的洞创,竟也愈合了。

    “奇哉奇哉。”

    周道乾微睁双目,低声吟哦一句,说道,“你这种人好似天上的明星,鸦群里的凤凰,若是周某见过,定然不会忘记,可周某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起来,何时何处遇到且得罪过你。以至于让你费尽心机,不惜动用鬼物,来谋算周某。可否告知,周某与你到底何仇何恨!”

    周道乾话音方落,许易面容顿时扭曲,一幕幕凄凉、悲惨的画面,如神光回溯,投射在脑海中。

    他虽是魂穿之人,却全盘地接受了原主人的记忆和情绪,自然对原主人的绝望,悲痛感同身受,但见他凄然一笑,面露狰狞,启唇轻哼,“老奴可记旧主呼!”

    许易此话一出,周道乾如遭雷击,怔怔望着许易,半晌方道,“你是许家余子!”

    许家的那个孤孽之子,他听周世荣说过,以锻体之境,覆灭了周家老宅,还从周世荣手下逃脱。

    其时,周道乾丝毫未将许易放在心上,他何等地位和手段,一个锻体小辈,又怎能入得他的法眼。

    至于周家老宅覆灭,他也只是觉得尊严上受到了挑战,并未有多少悲伤。

    此人能从周世荣掌下逃脱,激得周世荣性情大变,他也乐得用许易作砥砺爱子的磨石。

    此刻,许易道明身份,周世荣简直生出了沧海桑田的恍惚之感。

    不足两年,此人已从锻体而入凝液,天赋奇才已不足以名之,妖孽,实实在在的妖孽。

    “老贼,我家待你何薄,供你给养,让你修武,传你绝学,使你扬名。禽兽尚且念恩,乌鸦尚知反哺,你这老贼恩将仇报,其行不如猪狗,每每午夜梦回,你这贼奴可曾心惊肉跳……”

    挤压半生的情绪,陡然释放,许易有些失态了,破口大骂开来。

    周道乾并不相答,面上平静如湖,修行到他如今的地步,心性比许易坚韧了不知多少,周世荣身死,尚不能使他悲痛,许易扯些陈年旧账,如何能乱他心神。

    只不过许易的这些斥骂,让他回忆起了往昔,前尘如梦,纷至杳来。

    在许家之事上,其实,他从不曾出手,也从不曾表态。

    周家反灭许家,不过起于他艺成之后,在一次武道同仁的交流上,他的家奴出身遭人讥笑。

    他自己并不以为意,传将出去,他那兄长也便是周老爷,却受不得,暗中出手,覆灭了许家,进而泄愤一般,百般折辱。

    周道乾事后知悉,颇责怪了周老爷几句,醉心武道的他便再无后话。

    他不杀伯仁,伯仁因他而死,许易要讨这笔血债,他周某人认账便是。

    苍啷一声,铁剑再度出鞘,周道乾长身而起,借助丹药的药力和这片刻休息,他恢复了不少,双眸冷峻,长剑斜指许易道,“既要讨债,放马过来,靠牙疼咒,可念不死周某。”

    岂料,周道乾话音方落,数道人影跌落。

    “遭娘瘟,上三天,老子记住了,誓报此仇。”

    “姓张的有什么本事,单打独斗,未必是左爷的对手,靠一头蛇妖作势,算他娘的什么东西。”

    “三块牌子,足足三块牌子,可惜了,他奶奶的,待出了此间,老子非和狗入的上三天死掐!”

    “…………”

    却是四人现出身来,一个白衣大头青年,一个赤衣长发壮汉,一个枯瘦老者,正围着一位葛袍大汉,身子还未落定,便破口大骂开了。

    “行了,别吵吵了,兑宝要紧!”

    葛袍大汉大手一挥,怒声喝道。

    喧闹方止,却听一道冷哼,“聒噪!”

    随即,便见一道三丈长的煞剑凌空朝四人斩来,身量可怖的巨剑拖着长长的黑焰,压得空气发出暴躁的轰鸣。

    突兀的攻击,完全超出了四人的预料,说好的不是兑宝的地方么,怎么就敢动手。

    郁闷的念头来不及迸出,四人下意识的齐齐催动手段,朝那巨剑迎娶。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不待四人的气墙,气浪汇聚成型,那狂暴的煞剑,瞬间消失。

    四人齐齐瞪大了眼睛,下一瞬,漫天的指头长短的黑煞之剑,自四面八方笼罩而来。

    四个活生生的武道强者,瞬间被漫天剑雨,斩成碎片。

    “好狠的手段,好狠的心肠,他们可没得罪你吧。”

    许易嘴角泛冷,心中暗骂老贼阴险。

    突如其来的四人,显然是强多了足够的分值,却因逃不开追杀,才捏碎了晶牌沦落至此。

    来人搅局,许易是再高兴不过了,他巴不得人越多越好,唯有如此,他方能借力打力,不然,以他如今的状态,真和周道乾动起手来,定然又是单方面挨打。

    “我们几代数百人的血海恩怨,还是我们两个解决的好,旁人就没必要参加了。”

    周道乾依旧温声,缓步朝许易踏来。

    “那便在此了结。”

    许易从未像此刻这般虚弱,心中的战意却又从未如此刻这般昂扬。

    数代人的血仇,痛苦已镌刻进了血脉,如今既然避让不开,那便痛快一战。

    身死何憾!

    “死来!”

    周道乾身形一晃,剑意率先发动。

    许易催动归元步,肩头微沉,避开胸口的致命一击,左肩才将愈合的红肉,立时又翻开一道血腥的口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