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下山虎 > 第0493章 就两个事

第0493章 就两个事

作者:对井当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结婚,很美好的一件事居然闹到现在这种地步,刘飞阳到不是要批评刘旭做的不对,想当初他也有给人装孙子的时候,换句话说,哪个爷爷不是从孙子站起来的?只是在特殊的时间点应该有一些转变。

    刘飞阳几人确实没离开,让老五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老五看他刘飞阳的样子,只好把当下的问题处理到尽善尽美,让人把这个楼层封锁住,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出,叫了几个汉子把门口堵住。

    神仙打架,他很想至于事外,奈何已经把火烧到身上,特意让人从包厢里搬出个茶几,再泡上几杯热茶。

    小玲看到刘旭的样子,眼泪就没停止过,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擦拭脸上的血迹,而刘旭则在猜测这两人的身份,他以前听小玲说过,亲戚家有个姐姐在市里生意做得很大,并没细问,两人之间更多是谈情说爱。

    又开始猜测这男人是什么身份,他也算是混迹在惠北高层圈子的边缘人物,这个人也没在哪见过。

    面露纠结。

    包厢里的门没关,能传出来。

    一个坐在那女孩身边的男孩道“你先别生气,我已经给我叔打电话了,他说等会让人过来看看,我叔那人你还不知道,脾气不是一般的暴躁,等他来咱们就看戏吧”

    门外的张曼和刘飞阳倒无所谓,刘旭听到这话吓得一哆嗦,刚才说话那人的叔叔是开桑拿浴的,属于惠北市资格最老的一批大流氓,能追溯到跟曾经响当当的三爷一个辈分,他转头看向张曼和刘飞阳。

    想了想又道“姐、姐夫…要不然咱们先下去吃口饭?

    这时就听里面喊道“听到没,想找个理由跑,我告诉你们,今天谁跑谁是孙子!老五,你最好把人给我看好了,要不然等会儿我们的人来了看不到人,就管你要!”

    老五听到这话老脸一红,没应声。

    刘旭更是紧张,跟在这些人身边这么长时间,太知道他们生起气来能做出什么事,动不动就堵到人家里,把家砸了,最关键的问题是,过后还能摆平!

    “我叔也说了,马上就带人过来,我家别的没有,就是拆迁队还有点人,这些人说是好人也谈不上,半夜砸房盖,进屋把人拖出来的事没少干…其中还有两个对女性感兴趣呢,听说刚从里面出来没多久,就是因为裤裆下面那点事进去的…”

    门里的人一人又抻脖子对门外喊。

    “姐…要不然我去给他们认个错,这就过去吧,都已经快十一点了,明天还得结婚呢,我听小旭说,他们都是有背景的,咱们惹不起…”小玲也开始开口劝,她只知道姐姐在市里很牛,但是有多牛她并不了解。

    “认个错?我告诉你们,晚了!就门外那个穿短裙漏大白腿的,她不付出点实际行动这事过不去!”

    门里又有人附和,他们猜测过这俩人的身份,可又想想,如果刘旭的亲戚真是什么通天的人物,他还用在自己面前装孙子?

    “等等,我叔叔的人到了!”门里最开始说话那人嗖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双眼放光。

    门外的刘旭听到这话,双腿不自觉的开始哆嗦,咬紧牙关没叫出来,心里已经到崩溃的边缘,一直看向电梯,想着一会该怎么道歉。

    楼下,一辆黑色轿车停到门口,从车上走下来四名身材魁梧的汉子。

    为首的一人看了眼牌子,确认无误,抬手揉了揉脸蛋,一脸轻松的道“我记得老五好像在这里管点事吧?”

    “他也完了,自从三爷让刘飞阳打倒,三爷那颗树下的人都已经散了,现在没听说谁混的好!”另一人跟在旁边向台阶上走。

    他们并没觉得有多大事,老板的侄子二十多岁,也就是与社会上那些小混混能发生口角,过来根本没拿东西,四个人走进电梯,到二楼走下来,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大白腿,坐在正前方。

    还以为是涉事的陪酒姑娘,盯着腿就走过来。

    嘴里轻飘飘的道“老五,你现在越混越完犊子了是么?我老板的的侄子在你这里受委屈,还得找到我头上,你要是压不住事,这场子给我看得了…”

    老五看到来人,深吸一口气,这人算是前辈,没有螃蟹名气大却是一个辈分,快步迎过去。

    刘旭看到有正宗的社会人上来,双腿哆嗦的幅度更大,连带着凳子都跟着咔咔的响。

    “叔,我在这呢!”房里的人听到来人声音,顿时冲出来,路过门口,还恶狠狠的瞪了眼刘飞阳,他走出门,直奔来人跑去,老五本想开口却被他打断。

    跑到来人身边,抬手一指道“叔,就是他们几个,给我朋友揍了,还放话说今天来一个打一个,天王老子也不好使!”

    “你也是没用!”来人瞥了他一眼“老爷们长手是干啥的,就揍他被,打不过就用酒瓶子抡他,出了事有我给你兜底怕啥!”

    他说着,继续向前走,眼睛还放在张曼身上。

    不可否认,无论这女人蹙眉生气或是风情万种,都改变不了是尤物的本质,如果她回眸一笑,未必不能让纯情小伙起生理反应。

    他走到张曼身前,开口调戏道“美女,你起来让哥哥坐会儿,如果觉得累坐我…”

    “坐你哪?”

    他话没说完,刘飞阳突然抬头看过去,他一直在泡茶,来人也没看到他正脸。

    此时刘飞阳的面孔映在他眼中,让他瞳孔瞬间放大,有点懵。

    “还嘚瑟,你还敢嘚瑟…叔,揍他!”跟在旁边的男孩没注意到他的表情,还愤愤不平的叫嚷着。

    然而,让他觉得激动人心的画面并没发生。

    就看来人挤出一抹笑容,断断续续道“阳哥…你也在这啊!”

    “什么?”

    听到他这么说,身边的男孩顿时懵了,极其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五管他叫阳哥也就算了,自己叫来的人,那可是在惠北市都有名的老炮,居然能管一个年轻人叫阳哥?

    “认识我?”刘飞阳眉毛一挑问道。

    “认识,认识,想当初维多利亚开业的时候,我跟我们老板去捧场了,就在三楼包厢里,我们老板还敬过你酒…”这汉子规规矩矩的答道。

    “叔,你是不是弄错了?”这男孩还是难以置信,眨着呆萌的眼睛问着。

    坐在旁边的刘旭已经彻底懵了,他本来都在心中组织好了道歉措辞,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简直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维多利亚?阳哥?他是刘飞阳?

    想到这,刘旭嗖的一下站起来,仔细的打量,这可是如雷贯耳的人物,已经成为草根奋斗的楷模。

    “你闭嘴!”汉子高声呵斥道,想了想,从兜里拿出电话,给老板打过去,他知道自己的分量不足,见电话接通,规规矩矩的递过去。

    刘飞阳接过电话,简单聊了聊,这几名汉子都在旁边陪着笑脸。

    电话还没挂断,就看走廊尽头的电梯门又被打开,这次进来的人比较多,足足十几位,手里也都拎着镐把子,看起来像是来砸场子的。

    “你大爷的,谁敢欺负我姐夫家孩子,来来来,出来…我保证不把他腿打断了!”这人染着黄毛,走上楼层就开始夸张的叫嚷。

    房间里那孩子听到这声,就知道自己家拆迁队到了,也冲出来。

    “我在这呢,我在这呢,就他…”出来之后指着刘飞阳喊道,刚刚在心里的猜忌顿时消散如烟。

    黄毛看到站着几名壮汉,也瞧出他们身上的气势,不过并不畏惧,带着身后的人走过来,抬手用镐把指着他们道“就你们欺负我姐夫家孩子?活腻歪了是么…”

    “不是他们,是中间坐着那个,他们跟咱们一伙儿的…”出来这孩子解释道。

    黄毛听到这话,也没觉得有多尴尬,晃膀子走到刘飞阳身前,还没等说话,发现刘飞阳笑眯眯的盯着自己,裤裆顿时一紧。

    刘飞阳也没想到能遇见熟人,当初二孩在郊区住的时候遇到一伙儿地痞,让螃蟹出面,后来才知道地痞是贾信德的野生小舅子…

    “阳…阳哥…”黄毛一瞬间也石化了。

    在去年的时候自己的姐夫就惹不起刘飞阳,今年更惹不起。

    “铛啷啷…”手中的镐把顿时掉到地上,他反应极其迅速,抬手一巴掌拍到男孩头上,开口打谄笑道“这小犊子是我姐夫跟原配生的,一点好的没遗传,就是欠揍!阳哥,你消消火啊,我帮你揍他…”

    贾信德的孩子?仔细看看确实跟老贾有几分相像。

    就在外面已经造成堵塞的同时,包厢内也开始凌乱,都已经这样还猜不出来那个年轻人的身份,那就是傻子了。

    脸已经被张曼扇肿的女孩,已经慌了,她还记得自己在家里听母亲说过两次:老头啊,要不然你请刘飞阳吃饭,联络联络感情,市里的大方向…

    每次父亲都是叹息道:他不接我电话…

    刘飞阳这三个字对他们来说如雷贯耳,但这是第一次见面。

    “呵呵…”

    就在都想着,那犊子会不会像揍齐老三似的,也把自己四肢打断的同时,突然听到一声冷笑,这笑声正是他们的老大,钱进!

    要虐就虐点有档次的,既然他们都如受了惊的羔羊,那么就得自己出面了,靠在沙发上朝外面喊道“外面那个姓刘的,我不管你是飞阳、还是夕阳、又或者是啥阳,就两个事:你身边的妞我看上了,你得给我!你给我朋友打了,必须道歉!”

    ps:感谢昨天捧场的朋友:丁总888、ailixing888...感谢,感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