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二章 明智的选择

第二章 明智的选择

作者:上弦月下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次醒来,乐康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陌生的天花板。

    眨了眨眼睛,乐康撑着身体慢慢坐起来,环顾了一圈,发现周围的布置依旧是之前的房间后,眉头一皱:“穿越了?我是小说主角?”

    再看日历的位置,发现日历上的1989年3月13日变成了1989年3月14日,

    “咔擦……”门突然被推开,林兴徐推门而入,见到乐康醒来后,微微勾了一下嘴角:“你还好吧?昨天又昏了过去,实在是叫人有些担心。”

    “哈哈……还好吧。”了乐康挠了挠脑袋,打了个哈哈后,装作有些不在意的问道:“林先生,现在是几月几号了?”

    “今天?3月14,怎么了?”

    “没什么……”乐康摇了摇头,随后迟疑了一下,又问道:“香港回归了吗?”

    “香港回归?”林兴徐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件事不好说,国内倒是和英国谈好了在97把香港的主权还给中国,但是说实话,英国到底能不能说到做到,这实在是有点值得商榷。”

    “是吗……你不排斥吗?”

    “排斥?排斥什么?”林兴徐的目光变得锐利,直刺乐康:“你想说什么?话说回来,你说你是浙江人?为什么你会来日本?而且英语日语都懂一些……这不是一般家庭可以培养的出来的吧?”

    一种迫人的气势随着林兴徐的质问压在了乐康的身上,让他瞬间有种被猛兽盯上的错觉。

    “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日本……英语和日语都是我在学校学的……”

    在乐康辩解的时候林兴徐的目光越来越锐利,气势也越来越强,让他渐渐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一时无法说出话来。

    这种真实无比,甚至可以说已经影响到物质世界的情况乐康心中生出惊叹……真的假的!气势这东西不是虚幻的吗?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夸张了,林兴徐闭上了眼睛,身上的气势也随之消散。

    片刻后,他再睁开眼。

    虽然已经没有那迫人的气势了,但是目光依旧锐利。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做出让国人失望的事情来!”林兴徐盯着乐康的眼睛说完后,转身走出了房间,然后把门重重带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不用你说我也不会……”眨了眨眼睛,乐康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被关上的门。

    说实话,他有些不是很理解林兴徐为什么会这么激动。虽然不能否认他的问题确实有些诛心了,但是现在的香港……不对,应该说是二十几年后的香港,可是跳的厉害,

    “爱国人士吗?”靠在床头,乐康看向了窗外:“最初他对我说日语的时候确实非常的排斥,后来知道我是中国人后态度马上变好了……可是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又要来日本呢?”

    一下子搞砸了人际关系,又满脑袋疑惑的乐康心情颇为糟糕,但是任他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直到目光看到了角落里面摆放的铜钱剑和古帛。

    “因为工作吗……”有些无力的从床上起来,乐康走到铜钱剑和古帛前,想要伸手去拿,但是又在注意到边上的符咒的时候停了下来,踌躇了一下后,便站在一边打量。

    古帛没有任何变化……至少外表看不出任何变化,但是铜钱剑本来只是污染了剑穗部分的黑色却已经蔓延到了快抵达剑柄的位置。隐隐约约的,乐康似乎还听到了某种凄厉的哀嚎不断透出,让身体还虚弱的他瞬间头晕目眩起来,只能迅速退后几步,别开目光,省的再次昏倒。

    “绝对要想个办法把他的好感度刷起来……如果这里真的是1989的日本,那么我可是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连回国都是个问题!而且……”瞥了一眼古帛和铜钱剑,乐康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让冷风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些后,向门走去:“我不想放弃这次奇遇!”

    阴着一张脸离开乐康修养的房间后,林兴徐走了进来,涉谷psychic research的办公室,对拿着报纸看着他的年轻男子道:“他的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下午就可以让他通知家人过来接他走了。”

    “怎么了?你不是想要和他多交流一下的吗?”年轻男子微微挑起了眉头,俊俏的脸上有种妖异的美感。

    “没什么,只是现在突然觉得没有必要了。”林兴徐说完之后,走到一边书架旁,拿出一本线装的书翻阅起来,同时道:“以那把铜钱剑上的邪气来看,他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介入过多比较好。那种邪气的主人,就算是你也难以抗衡。”

    “那么可怕吗?”年轻男子听了他的话后并没有说要放弃,而是放下了报纸,露出了一种饶有兴趣的的表情。

    “至少,在我所接触的所有人里面,应该没有一个会是那种邪气的主人的对手。”

    “那么……乐康是吧?他说的那个老道士能够击败那种邪气的主人,你不想见一见吗?你也是一个道士啊!”

    “啪!”林兴徐用力的合上了线装书,淡淡道:“没必要,那柄铜钱剑已经没有主人了……也就是说,那个老道士已经死了。”

    “是吗……”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年轻男子道:“那么看看他怎么说吧。正巧他也来了。”

    “那鲁……”

    “笃笃笃……”

    林兴徐正想对年轻男子说些什么,但是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让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对着林兴徐温和的笑了笑后,年轻男子对门的方向喊了一句:“进来吧,门没锁。”

    听到允许进入的声音传来,乐康深吸了一口气后,推门走了进去:“抱歉,打搅了。”

    对着屋内的两人点了点头后,乐康先是看了年轻男子一眼,随后看向了林兴徐:“林先生,我之前说的话有些过分,实在是抱歉。”

    摆了摆手,林兴徐淡淡道:“有什么事情,你和所长说吧。”

    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乐康看向了年轻男子:“你好,我是乐康。”

    “我已经知道了了,我在日本的名字是涉谷一也,英国人。”年轻男子站了起来,微笑着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当然,说的是英语。

    面对这种情况,乐康一时之间有些卡壳……英语日语他确实会一点,但是如果想要把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表达出来的话,那就有些困难了!

    于是,他向林兴徐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从乐康的眼神中看出了乐康的目的的林兴徐叹了口气,然后道:“说吧,我会翻译的。当然,我对大陆的普通话也不是很精通,有些翻译可能不是非常到位。你既然懂得英语,那么感觉有不准确的地方就说出来。”

    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乐康睁眼环顾了一圈,把办公室内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后,才表情严肃道:“虽然有些冒昧,但是可否让我在你们这里待上一段时间?短时间内,我可能无法回国。”

    这句话,他是用英语说的,口音不是非常好,但是语气非常真挚。

    “为什么?”涉谷一也的表情也同乐康一般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不说出原因,请原谅我无法让你留下来。”

    “因为那把铜钱剑!”乐康把事先准备好的理由说了出来:“你们应该已经看出了那把铜钱剑不简单。那是屈道长在死前送到我手里的,但是我完全无法处理它,甚至差点被它害死。所以一直在寻求解决它的办法,可是在国内,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出于私心,他把古帛给忽略了。虽然无法说出准确的理由,但是他心里有种古帛比铜钱剑更加珍贵的感觉!

    “为什么你不扔了它?”

    “这个……我不喜欢平庸……以前一直没有机会接触神秘的东西,现在有机会了,我不想放弃!”乐康盯着涉谷一也的眼睛,紧紧的握着双手。

    这句话他是真心的!

    涉谷一也做出了思考的模样,随后又问道:“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来到日本的吗?”

    “不是!”乐康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日本的,只是在打听谁能够解决铜钱剑的问题的路上突然被铜钱剑的剑穗割了一下,然后就昏迷不醒,醒来就已经在你们这里了。”

    依旧是说一半,留一半……他确实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来日本的,而且手也确实是被剑穗割的,但是时间点倒流到了二十多年前这个如果说出来,问题就大了,所以他选择性隐藏。

    “剑穗?”涉谷一也微微皱起了眉头,随后看向了林兴徐……好吧,余知水在剑穗这个词上用了中文。

    “就是被邪气污染的那个挂饰。”林兴徐用英语帮着解释了之后,看向了乐康:“你是说你被剑穗割了之后莫名其妙的被人送到了日本,然后送到了我们所里?”

    “额……大概是这样吧。”乐康点了点,然后抬手挠着脑袋道:“说实话,我完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醒来的时候也只看到你们。”

    说完,他用真挚的眼神看着林兴徐。

    微微皱眉,林兴徐用英语把乐康的话复述给涉谷一也后,涉谷一也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么说,你应该没有护照?也就是说,你是非法入境?”

    “额……这个……如果这里真的是日本的话,嗯!”

    “这里确实是日本。”涉谷一也语气严肃的说完后,看向了林兴徐,发现林兴徐正皱着眉头,于是又转头对乐康道:“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考虑一下后会通知你的。”

    乐康张了张嘴,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后又似乎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无法吐出,只能叹了口气,点头道:“那么就麻烦涉谷一也先生和林先生了。”

    说完,他倒退一步,打开门离开了办公室。

    “怎么样?”涉谷一也在目视乐康离开后,转头看向了林兴徐。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林兴徐并没有回答涉谷一也,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

    手指在桌面敲了两下,涉谷一也思考了一下后,道:“大体上应该是真的,包括他来日本这件事。”

    “你这么肯定?”

    “从他说话时候的一些细节来看,他并没有说谎,而且也没有必要说谎。”涉谷一也坐下来,靠着椅背,一脸肯定的回答了林兴徐的问题后,又挑起眉头道:“我现在想知道的,就是谁把他送到我这里来的!”

    林兴徐皱起了眉头:“你别忘了你来日本的目的是为了找尤金!他明显有些不同寻常,还是不要过多接触的好。”

    “但是既然被人从中国送到了这里,那么就算我不接触,也不可能了。”涉谷一也仰着脖子说完后,把椅子一转,看向了背后的窗外:“我才在这里开了spr的分部,就有人把他送过来,这是挑衅?还是试探?”

    林兴徐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确实,他们在这里开设spr的分部才一个月多一点,却被人送了乐康这种大麻烦过来,若是把乐康送走之后,是不是会送来更大的麻烦呢?

    “那么我们回英国……”

    “那是不可能的!”断言打断了林兴徐之后,涉谷一也又转回椅子看向了林兴徐:“乐康可以留下,然后你去调查一下乐康的来历,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出来。”

    “也只能这样了。”叹了口气,林兴徐又道:“那么铜钱剑和帛书怎么办?”

    “帛书……有问题吗?”

    “暂时没有什么问题。我检查了好几遍,也看不出帛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似乎只是一般的收藏品。但是既然是和铜钱剑一起送到乐康手里的,那么应该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说着说着,林兴徐的眉头皱了起来,一副非常苦恼的样子。

    “那么暂时就不用管它了,把它还给乐康吧。既然都是送给乐康的,真有什么问题,那么应该也只会应在乐康的身上。”

    “铜钱剑呢?”

    “和乐康说一下铜钱剑的危险性……虽然我想他应该已经明白了。”涉谷一也微微眯着眼睛说完后,直勾勾的看向了被墙壁阻隔的房间:“告诉他,如果愿意让你镇压铜钱剑,那么我们就可以让他留下,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可能让那么危险的东西留在身边!”

    “我知道了……但是,如果真的有问题了,马上回英国!”深深的看了涉谷一也一眼后,林兴徐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余知水休息的房间,林兴徐就看见乐康正趴在窗户上,眺望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流。现在,听到他开门的声音后,马上转过身看向了他,清秀的脸上一副期待的表情。

    “你可以留下来,但是铜钱剑必须交给我镇压保管。”林兴徐开门见山的说道。

    乐康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点了点头,道:“可以!那么危险的东西,我现在根本没办法处理,留在身边也只是个祸害。”

    “明智的选择……希望你一直如此明智。”

    “啊哈哈……”挠着脑袋傻笑了一下后,乐康又问道:“对了,这里……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林兴徐挑了挑眉头,随后淡淡道:“我们是研究超自然现象的。”

    “超自然现象?!”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