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三章 邪异蛊惑

第三章 邪异蛊惑

作者:上弦月下花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旅人书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3月20日,周一,以阴历来看,今天是春分的日子。

    “至於仲春之月,阳在正东,阴在正西,谓之春分。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好日子啊!”站在窗前吹了一会儿晨风,乐康对着初升的太阳感叹了一声后,便穿着睡衣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打算梳洗之后开始一个清清爽爽的一天。

    若以他醒来的日子来算,现在已经是他来到涉谷psychic research的第七天了。经过这一个星期的生活,他已经百分百的肯定了自己是穿越到了自己还未出生的九年前,而且穿越到的地点不是中国,而是日本的东京涉谷。

    同时,他也了解了涉谷psychic research是个什么样的公司……简单的说,涉谷psychic research就是一家研究超自然现象,并且帮助被超自然现象困扰的人解决问题的一个公司。

    而他现在,就是在这样一个神秘的公司里面担任……打杂的。

    没办法,他对超自然现象又没有什么研究,语言方面嘛,也就只能和同为中国人的林兴徐稍微讲讲……对!就是稍微!他懂一些粤语,但是他不会说啊!而且林兴徐若是讲的快了,他也不一定听得懂。

    这一点,放在英语和日语上也同样适用,而且更加的严重!

    所以,基于以上两点,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在涉谷psychic research里面打打杂,担任端茶送水扫地的小厮。

    到了卫生间,他的老板,涉谷一也正在洗脸,注意到他来了之后,让开了一些位置。

    “早上好,涉谷先生。”面对老板,先行打招呼是必须的,就如遇到老师的时候需要先打招呼一样……虽然这个老板现在才十七岁!比他还小了两岁!

    “早上好……你的发音还是有些问题,希望能争取在短时间内解决了,不然听着有些别扭。”将毛巾挂在一边,涉谷一也上下打量了一下乐康后,微微笑道:“待在这里还习惯吗?”

    “还好吧,我没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虽然没了电脑和智能手机这两大文明利器后,乐康确实感觉有些时候非常不便利,但是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1989年,就算有电脑和智能手机,那也没有多少用处。

    “那么加油吧,铜钱剑的事情,我会和林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真的吗?多谢了!”双眼一亮,乐康笑着对涉谷一也道谢后,摸着脑袋道:“没想到psychic research是超自然研究的意思。”

    “没想到?你以为psychic research还有什么意思?”

    “psychological research(心理研究)……”

    愣了一下,涉谷一也淡淡道:“psychic,一般讲的都是灵魂、灵性、超自然之类的,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听成psychological,这两个单词只有前面两个音节发声有些相似吧?”

    “诶……”倒不是乐康被涉谷一也的话给说得不好意思了,而是因为涉谷一也说的太快,他有些听不懂!

    “最近几天,你把辞典背一下,然后和林请教英语方面的知识。”抽了抽嘴角,涉谷一也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说完后,又揉了揉眉心:“你既然短时间内不打算回中国,那么留在我这里工作也没有问题,但是前提是我们可以沟通!连日常对话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你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他一边叹气一边走出了卫生间。

    卫生间内,乐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既然涉谷一也已经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说了,这么简单的话他还是听得懂的。

    “确实需要好好学学英语了,不然连对话都办不到的话,那真就苦逼了。”

    自言自语罢,他梳洗干净,便振奋精神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打算将英语词典拿出来好好背背,顺便等林兴徐结束早课修炼之后向他请教。

    但是回屋的时候,他不知怎么的,突然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那是涉谷psychic research的杂物室,或者说储物间。是涉谷psychic research存放旧资料以及一些杂物的地方,同时,乐康的铜钱剑此刻也被存放在这里,用符纸镇压者。

    但是乐康走进杂物室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有丝毫的印象,依旧在想着怎么才能流畅地用英语和涉谷一也他们交流的事情。

    “我的英语基础还是不算差的,从小到大没有挂过科,高考的时候也有110分,只要多交流,一个月左右应该足够我和涉谷先生进行对话了……若是还可以穿越回去,那么我的突飞猛进的英语会吓人一跳吧?哈哈……”

    美滋滋的想着,乐康已经走到了贴着符咒的铜钱剑前,满是笑容的拿起了铜钱剑。

    “除了英语外,日语也会进步很快吧?毕竟这里是日本,大环境在这里,只要我稍微认真一点,一点可以学好日语的,到时候双语精通……”

    “乐康!”

    “诶?”正想着美滋滋的事情的乐康突然听到了林兴徐的暴喝,不由浑身抖了一下……任何人在打幻想的时候被人喊一下,都会忍不住吓一跳,况且林兴徐的暴喝是那么响亮,甚至让乐康的耳朵有种刺痛的感觉。

    “把剑放下!快!”林兴徐再次暴喝,语气充满强硬的命令。

    但是乐康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剑?什么剑?”

    眨了眨眼睛,他感觉自己的右手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低下头一看,就见自己右手正反握着铜钱剑,剑尖对准自己的心脏!

    什么时候拿到手里的?!我为什么没有丝毫印象?!

    乐康心中的疑惑瞬间冒了出来,同时急忙松开手,打算把铜钱剑扔了。

    但是要松开手指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手,竭尽全力,也只是让手指松开了一点点!

    “这怎么会事?”

    “勒!”林兴徐没有回答乐康,而是扔了一张符到乐康身上,然后猛地冲过来一脚踢在乐康的手上,将铜钱剑踢飞,随后扯住乐康的衣领将乐康甩出了杂物间。

    “砰……铛铛……”被踢飞的铜钱剑撞到墙壁后,跌落在地面,跳了两下后,复归平静。

    但是林兴徐没有丝毫放松,而是目光锐利的盯着铜钱剑片刻后,从怀中掏出了五张符纸,四张甩到铜钱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最后一张贴在了铜钱剑上,才松了口气。

    随后,他猛地转身瞪向了正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坐在地面的乐康:“我不是说过不要进入这个房间吗?!”

    “诶……”乐康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跑到杂物室里面的……”

    林兴徐眉头一皱,但是依旧冷冷的瞪着乐康,好一会儿后,才道:“先回自己的房间,待会儿我去找你。”

    “啊……嗯!”点了点头,乐康忙不迭的起身,一瘸一拐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虽然说林兴徐的态度绝对不能说好,但是现在的他哪里还管得上这些?刚才林兴徐要是没过来的话,那铜钱剑是不是会直接刺进他的心脏?

    虽然铜钱剑应该不会有锐利的剑锋,由线穿缠而成的剑身也支撑不了刺开皮肉的力道,但是他会不明不白的把剑对准自己这种情况都发生了,那么铜钱剑可以刺开他的皮肉又会是多么稀奇的事情吗?

    “发生了什么事?”在乐康一瘸一拐的回屋的时候,涉谷一也阴着脸走了出来,看见乐康狼狈的姿态后,眉头一皱,上前扶住乐康:“怎么回事?”

    从乐康拿剑要刺自己到林兴徐救下乐康,所有事情几乎是在一分钟内解决的,涉谷一也虽然出来得及时,也还是错过了最关键的时刻,所以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脑内搜索了自己会的英语单词和句型后,乐康指着自己道:“我,被催眠了,去拿剑。林先生,救了我。让我回房间。”

    虽然乐康说得非常暧昧,语法和词汇的应用也有点问题,但是对涉谷一也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马上就明白了乐康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微微皱眉想了片刻后,他道:“先回你的房间吧。”

    说完,他搀着乐康往乐康的房间走去。

    杂物间内,林兴徐盯着地面的铜钱剑,目光锐利如刀。

    此刻,铜钱剑的剑穗已经全部都变成黑色了,只有穿缠剑身的部分依旧是红色的。

    “一张符也镇不了你吗?那么多几张如何?”

    呢喃间,他走到杂物间角落的架子边,打开了一个朱漆木盒,从中拿出了大量的符纸,贴在了储物间各个角落。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看了看地面毫无动静的铜钱剑,咬了咬牙,离开了杂物间,走向了乐康的房间。

    乐康的房间内,乐康坐在床边,皱着眉头,一脸的苦恼和迷惑,而涉谷一也则是站在窗边,手指在窗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在看到林兴徐进来后,涉谷一也马上道:“发生了什么事?”

    “铜钱剑的邪气增长了,突破了符咒的镇压。”简短的说完了事情发生的原因后,林兴徐看向了乐康:“乐康,和我说说你去杂物间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额……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将涉谷一也和自己的对话,以及自己当时回屋的时候所想的事情一一和林兴徐说了之后,乐康挠着脑袋道:“我真的是对自己为什么回去杂物室拿铜钱剑没有任何印象!”

    林兴徐点了点头,道:“依你这么说,你这种情况可以说是被铜钱剑蛊惑了的表现。”

    “蛊惑?”

    “有些邪异的东西会蛊惑人或者其他生命将自己的奉献给他们。铜钱剑虽然是道家驱邪辟魔的宝物,但是这柄铜钱剑已经被强大的邪气污染了,所以也可以算是邪异之一了……哎……”说着说着,林兴徐的脸上浮现了一种黯然神伤的表情,随后又马上消失,继续道:“虽然我现在已经重新封印了它,并且还布置了结界,但是短期内,你还是要注意一点,若是出了问题,马上找我或者那鲁。”

    那鲁,即是涉谷一也的昵称或小名之类的称号。

    “好的!”乐康立马点了点头,随后又微微皱眉道:“但是……为什么它会找上我?”

    挑了一下眉头,林兴徐淡淡道:“第一,你没有修炼过,精神涣散,最容易被吸引。第二,你不是说你曾经被剑穗割过吗?剑穗恰是邪气的根源所在。想来那邪气已经记住了你的味道,同时也在你体内留下了一点它的邪气,平时还没什么,但是一旦它要召集血食,你就会受到吸引自己送上门去。”

    “那么……有解决的办法吗?比如说摧毁铜钱剑之类的!”乐康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毕竟这事关他的性命安全,怎么可能不迫不及待?

    “这个……”沉吟了一下,林兴徐摇了摇头,道:“不可以摧毁铜钱剑。铜钱剑上的邪气非常邪异,现在完全是依靠铜钱剑本身的驱邪效果压制着,我的封印最多只是起到了辅助强化铜钱剑的驱邪效果而已。如果将铜钱剑摧毁,邪气弥漫出来,那么不仅是你,包括我和那鲁,甚至是涉谷这一块地区都可能会遭受非常大的危险。”

    “这样么……”听了林兴徐的话,乐康感觉内心一阵无力,同时又有一种绝望的感觉慢慢浮现。

    他虽然已经知道铜钱剑非常危险,但是危险到这种程度却是没有想到的。

    注视着消沉的乐康,林兴徐沉默了一会儿后,淡淡道:“想要解决你的问题,现在有两个方法。一个,是你也修炼,让自己的精气神凝聚,不为外物所动。这是最根本的方法,但是短时间内是难以奏效的。另一个,就是我做个护身符给你,这会让你不受邪气的威胁。这个方法见效快,但是我不能保证百分百安全,毕竟铜钱剑的邪气非常妖异,就算我封印了,它也在不断的增长,无法保证它会不会绕过护身符的作用再次将你蛊惑到它那里。这一点,我会联系一下我的前辈,看是否有更好的办法。毕竟我擅长的是招魂驱鬼,符咒之术虽然有所涉猎,但是不是我所擅长的。”

    林兴徐的话让心情跌入低谷的乐康瞬间找到了希望,咬了咬嘴唇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满是祈求地看着林兴徐道:“那……请为我做一张护身护,然后……然后可以教我修炼吗?”

    说实话,乐康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请求可谓厚颜无耻极了。

    制作护身符倒也罢了,虽然暂时没钱支付,但是他毕竟在这里打工,以后将报酬给林兴徐就行了,这也算是一种生意。但是修炼之法这东西,不是钱可以买到的……至少,绝对不会是乐康打工所赚取的那点钱可以买到的,这都是前人留下来的秘宝啊!

    不过他又不能不如此厚颜无耻……他想活着!

    远远躲开铜钱剑?

    这个方法他确实也想过。但是联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时代的日本,那么远远躲开真的有用吗?

    会不会比离开林兴徐他们这些专业的人士更加的危险?

    这一点,谁也说不清楚,所以谁也无法保证。既然如此,那么他怎么在选择离开和选择留下之间已经没有悬念了……把自己置身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未知之中是非常危险的。留在这里,至少有一点安全保障,而离开,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

    听了乐康的话,林兴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是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乐康的心情。

    沉思了片刻后,他在乐康祈求的眼神中叹了口气:“你我也算是同乡……教你修炼之法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只能教你基本的气功法门,其他的,你都别指望。而且气功对于凝神收心有非常大的帮助,对你来说应该也够用了。”

    “真的!多谢了!”

    “别高兴得太早!你已经十九岁了吧?这个年纪已经过了修炼气功的黄金阶段,想要取得成就,所费的精力绝非等闲!做好心理准备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