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八章 未知的寒意

第八章 未知的寒意

作者:上弦月下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让乐康愣了愣。

    “我不是……哎呀!”正想起来的乐康突然感觉发力撑起自己的左右一疼,转头看去,就见自己的左手正被包扎得严严实实。

    “这是……对了,这是那把会飞的武士刀砍的!”

    有些昏沉沉的脑袋被痛觉刺激清醒后,乐康终于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

    用右手撑着自己坐起来,左右看看后,乐康发现自己确实回到了在位于涉谷psychic research边上的房间里面,摆在床头的古帛就是最佳的证明。

    用手指推了推这份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动静全无,而且也完全不知道如何研究的古帛后,乐康从床上下来,从衣柜里面翻出一件外衣披上……按理说现在是四月多,白天完全不会冷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身体有些发寒。

    “或许是因为受伤之后流血过多的原因吧……我记得那刀砍得挺深的。”

    如是呢喃了一声,乐康也没有多在意,

    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日历,乐康发现上面的时间已经变成了4月5日了,不由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就出了房间向涉谷psychic research的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涉谷psychic research的办公室中,林兴徐站在涉谷一也的办公桌旁,抱着一份文件,而坐在办公桌后的涉谷一也则是一目十行地看着面前厚厚的文件,眉头微微皱着。

    待翻了一半左右的文件后,他叹了口气,用手指捏住鼻梁揉了揉,随后看向了林兴徐:“乐康醒过来了吗?”

    “半个小时前去看过,暂时还没有醒。迟些时候我再过去看看吧。”林兴徐如是说完后,将手中的文件放在了涉谷一也的面前:“这是中国调查到的东西,但是乐康和屈姓道士的信息,依旧没有丝毫。他所说的家完全不存在,那里现在只是一块荒地,连愿意在那种菜的人都没有。学校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没有他的信息记录。”

    “是吗。”将文件打开粗略的翻了翻后,涉谷一也将其放进了抽屉:“关于铜钱剑,你有什么新看法吗?”

    “相比于二十多天前,那把铜钱剑的邪气已经增长了一倍左右……在铜钱剑本身的驱邪效果和我的封印下邪气还能如此快速的增长,邪气的主人到底有多么可怕?”

    “但是它最终还是死了,死在了那个姓屈的道士手中,不是吗?”涉谷一也笑了笑,随后又道:“现在,你有什么办法处理那种邪气吗?”

    “姑且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过我不保证会成功。”

    “那就先试一下吧。”静静的看着林兴徐片刻后,涉谷一也道:“那么暂时就这样吧。”

    眉头皱了一下,林兴徐沉声道:“那么乐康怎么处理?等他醒来后让他离开?”

    “为什么这么说?”

    “这还用说吗?身世,学历,什么东西都是假的!这种神神秘秘的人留在身边非常危险。”林兴徐将手撑在桌子上,瞪着涉谷一也的眼睛道:“或许我可以因为他是中国人的身份对他有一些优待,但是你不同!你的身份还有你的能力都让你不能肆意妄为!”

    “这是你作为监视者者的建议吗?”涉谷一也的眼睛没有一丝退让,直直的迎向了林兴徐的目光。

    “你可以这么理解!”涉谷一也不退让,作为最初的逼迫着,林兴徐自然也不可能退让。

    但是就在他们之间的气氛将要变得进一步僵化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笃笃笃……我进来了。”

    门被打开,披着一件大衣的乐康走了进来,看见面色阴沉的涉谷一也和林兴徐后,愣了一下:“怎么了?”

    “还怎么了……”

    “林,这件事情由我来解决。”打断了林兴徐,涉谷一也脸上阴沉的表情褪去,看向了乐康,微微勾起了嘴角:“你终于醒来了呀,乐公主。”

    “啊?”

    “三天两头昏倒,这不是娇弱的公主的特征吗?”

    有些无语又有些嫌弃的看了涉谷一也一眼后,乐康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驳……这似乎一个月都不到吧?他已经昏了3次了,虽然都事出有因,但是恰恰因为如此,似乎都无法用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身体柔弱的公主。

    真是让人不爽的说法啊!

    无意作口舌之辩乐康将自己过来的目的问了出来:“任务怎么样了?那把刀的问题解决了吗?”

    “托你非常活跃的福,那把刀已经解决了。”笑着说完后,涉谷一也脸上的浅笑蓦然收了起来:“但是话又说回来,你居然敢去碰那把刀,胆子不小啊……不对,不该说胆子不小,应该说你是不想活了,是吧?”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本就略显狭长的双眼变得更加邪异锐利了。

    面对这种目光的逼视,乐康不自觉的偏开了目光,转向了林兴徐,投之以求救的目光。

    但是林兴徐却将脸转向了一边,最后干脆离开了办公室。

    有些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乐康眨了眨眼睛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涉谷一也。

    “不用在意,只是他对你的做法有些不满罢了……在无法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去接触那些东西,那是不要命的体现。”摆了摆手,示意乐康不用在意后,涉谷一也淡淡道:“你先回去休息几天吧,等手上的伤好了之后再来。”

    乐康想了想,便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说实话,就算他想要讲一些东西,以他现在的英语水准只怕也说不清楚。

    “还是等兴徐的火气降下来一些的时候再说吧。”

    回到自己屋内,乐康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吹了吹风之后,就回到了床边,将古帛摊开放在床上。

    古帛完全敞开后有四米多长,仅仅只是一张床的话,必然是放不下的,所以乐康也只是敞开了一部分。况且他也只需要敞开一部分……四米多长的古帛仅仅只有最左侧有着楚国古字写的《九歌·礼魂》,其他地方全是空白一片,别说是文字,就算是图画也没有一点,看起来非常的不协调。

    不过在感觉不协调的同时,乐康又隐隐觉得古帛就应该是这样的,以后那些空白部分会自然补齐。

    “啧……这个以后是什么时候?”

    咂了咂嘴,乐康瞪了一眼古帛,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把它卷好,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上。随后坐到了床上,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开始调息。

    既然闲来无事,那就练练气功吧。气功是需要时间打磨的,多练练总是对自己不会有坏处。

    调息放松一段时间后,乐康就在自己的小腹处感受到了气感……飘渺、微弱,好像是幻觉一般的凉意。

    但是这股凉意是不是比以前更凉了?

    隐隐约约的,乐康感觉那种凉意似乎让他有种浑身发寒的感觉。

    “莫非是因为身体还没有恢复的原因?”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