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二十一章 驱邪进行时二(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

第二十一章 驱邪进行时二(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

作者:上弦月下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恶魔?

    听到乐康突然这么说,涉谷一也的眉头皱了一下,但是现在不是聊这些的时候。

    “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听到了恶魔的声音,看到了恶魔死之前的画面。”乐康强忍着肉骵上的各种不适说道。

    在刚才,他看见所谓的‘自己’和屈老道战斗的画面。而那个‘自己’,赫然是一个传说中的恶魔!

    凡人的意志如何能够与恶魔相提并论?所以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的自我意识差点就要迷失在恶魔的意志中,一切都按照恶魔的思维思考。

    不过幸亏涉谷一也用那种金色的光将他的意识召回,不然他可能真的就要成为恶魔的傀儡了。

    但是意识恢复之后,他的肉骵所感受到的痛苦马上冲击着他的意识,让他有种昏过去的冲动。

    可是冲动仅仅只是冲动,他想昏过去,藉由这种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来保护自己,但是却又怎么也昏不过去,只能清醒着感受肉骵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各种折磨!

    涉谷一也听了乐康的回答后,淡淡道:“那么你有看到什么解决恶魔的方法吗?”

    “方法……古帛……那份古帛……”乐康断断续续的说完后,蓦然一咬牙,高声吟唱道:“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姱女倡兮容与。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这是古帛上面唯一记载的内容,经过翻译之后,便是《楚辞》中的《九个·礼魂》。

    吟唱了一遍后,乐康发现自己所听到的堕落的声音似乎变小了一些,而且身上的痛苦似乎也微弱了一点,便马上又再次吟唱起来。

    “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姱女倡兮容与。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一遍念完,再念一遍,周而复始,毫不间断……五六次之后,他所听到的堕落的声音微弱到只是一点杂音的地步,肉骵的痛苦也降到了可承受的范围。

    但是又念了五六遍之后,他感受也还是如此,并没有再降低了!

    需要把古帛拿过来!

    心中浮现了这个想法后,他打算转过身去自己的房间,却发现涉谷一也放在自己肩头的手如同铁箍一般,便瞪向了涉谷一也:“放开!”

    “如果你从这里出去,失去了结界的保护,那么你认为还有什么能够压制你的体内的恶魔?”

    瞪着涉谷一也的眼睛在涉谷一也平淡的语气中渐渐闭上,乐康咬牙道:“我需要古帛……我在恶魔的记忆中看到了屈道长使用古帛的画面……那份古帛应该可以帮助我镇压恶魔的力量!”

    快速的说完后,乐康再次念起了《礼魂》,也就是之前所吟唱的内容。因为,他发现自己一旦停下吟唱,之前才降低的堕落的杂音和肉骵所受到的痛苦就会快速增长!

    静静的注视了乐康片刻后,涉谷一也将手上的金色流光渐渐消失,身边萦绕的延绵不断又沉重无比的气流也随之消失。

    “古帛由我去拿,你在这里待着,不要离开。”

    说完,他推开了乐康,将门打开了打算去乐康的房间拿铜钱剑的时候,突然发现之前被他扔出门外的原真砂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手里正捧着他想要去拿的古帛!

    走到涉谷一也的面前,原真砂子看了涉谷一也后,径直走入了房间。

    涉谷一也本想阻止,但是发现原真砂子的眼神完全不想之前那般带着恐慌和畏惧,而是如同月光一般平静,大海一般深邃后,便放弃了阻止。

    他知道,原真砂子这种情况,是已经被某种存在附体了!

    走进屋内后,原真砂子看了一眼正在小方桌周围迈着禹步主持驱邪仪式的林兴徐,微微皱眉摇了摇头,但是什么也没说,而是转头看向了乐康:“乐道友,许久不见,你看起来狼狈多了啊。”

    虽然声音非常清脆悦耳,和记忆中的某人完全不符,但是那种语气,还有那个称呼,无一不然乐康瞬间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

    “屈道长?”

    微笑着摇了摇头,原真砂子道:“我不是屈道士,屈道士已经死了,我不过是他最后一缕残魂,藉由这个小丫头过来和你说句话而已……但是你不需要说话,只需要听就可以了。”

    乐康盯着原真砂子一会儿后,嘴唇蠕动,再次吟唱《礼魂》。

    他这种做法让原真砂子笑了笑,随后又收敛起来,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老道我本想让你将楚帛送帰原处,但是不想那只恶魔留下的诅咒太过强大,老道我还没说出地址便已经成了一堆飞灰,还不慎让恶魔留下了复活的契机,便只能用楚帛的力量施展乾坤挪移之术将你带到了这里。”

    “现今,只有一缕残魂的老道也帮不了你,最多只能为你指一条明路……莫回头!一路走下去!一回头,你便无一线超脱的希望!”

    走下去?怎么走下去?走去哪里?

    似乎能够读心一般,原真砂子道:“老道不知你该如何走下去,也不知道你会如何走下去,更不知道你会走到哪里。但是你只能走下去……或许楚帛会帮你,但是最后还是要你自己走。”

    如是说完后,她又看向了皱着眉头看着她的涉谷一也:“小伙子该有很多疑问吧?不过很多疑问都是没有必要知道答案的,也不会有答案。乐道友是老道我送到这里的,而会到这里,不过是个意外罢了,老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施展乾坤挪移之术的时候都会到什么地方。”

    她对涉谷一也说话的时候,所说的是非常地道的英语。

    “你是屈道长?”涉谷一也问道。

    “我是屈道士的一缕残魂,不是本人,本人已经死了。”原真砂子微微笑道,语气平和,谈起自己的死亡没有一丝的不甘和怨恨。

    沉默了一下后,涉谷一也又问道:“我该怎么处理乐康?”

    “要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情,和老道我没关系。不过,若是你要帮一把乐道友的话,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

    微微挑了一下眉头,涉谷一也道盯着原真砂子的眼睛看了片刻后,淡淡道:“什么建议?”

    “用你的气,裹住我这缕残魂,毁了铜钱剑。”原真砂子笑道:“我身上所有东西,除了铜钱剑外都已经灰飞烟灭了。所以只要铜钱剑一毁,那么一切都结束了。不过,虽然它和我都是该死却又没死的东西,只是它还有力量我却没有一丝力量,所以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才能毁了它。你的力量在此方世界可谓完,一滴殷红的血液顺着她食指滴落。

    “喝啊!”伴随着涉谷一也的大喝,金色的流光瞬间化为闪电劈向了铜钱剑,原真砂子食指滴落的血液也被裹在其中。

    “轰!”

    “啊~”

    裹着血液的金色闪电瞬间变成了血色,劈中铜钱剑的瞬间,轰鸣声如闷雷炸响,随后一声让人心碎胆裂的刺耳尖叫响起。

    不过也在这个时候,乐康吟唱的声音突然变大,将那刺耳的尖叫压了下去。

    “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姱女倡兮容与。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而且不仅仅是将尖叫声压了下去,他的吟唱声还让原真砂子手中的古帛瞬间张开,裹向了铜钱剑。

    《礼魂》,送神之曲,但是由于送的不只是神还包括人鬼,故名礼魂。所以实际上,这就是送走不该在人间存在的事物的曲!

    而不论是屈道士的残魂还是恶魔,都不是人间该存之物……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