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魔门妖女(二)

第二百一十九章 魔门妖女(二)

作者:上弦月下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溟派和魔门的纠葛,其实就是单美仙和魔门的纠葛,那纠葛之混乱,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魔门和东溟派,都在敌视彼此,只是因为上面的人错综复杂的关系而各无动作罢了。

    但是从去年开始,东溟派和魔门之间的平衡就已经瓦解了……边不负杀了尚公,乐康杀了边不负。

    尚公是东溟派宿老,对东溟派劳苦功高,就算是单美仙也要敬重几分,这样的人死在魔门宿老边不负的手中,后果自然可想而知了。

    而边不负作为魔门宿老,更是当今魔门争夺天下的重要棋子,却因为乐康的诅咒意外被天雷劈死,这种情况下,魔门的人若是知道了乐康的位置,又不是和尤鸟倦一样别有所图的,都会想杀之而后快!

    但是这只是一般的魔门弟子罢了,类似婠婠这种知道单美仙和祝玉妍身份的人,都不会对乐康下手,因为乐康、边不负、单美仙他们的事情,其实就是祝玉妍的家事,她不发话,没人敢动。

    只是祝玉妍毕竟要给魔门一个交代,所以其他不知情的人要杀乐康,她也不会阻止。

    “好怪的武功……不对,这是武功吗?传闻他能够招来天雷,那么摇个铃铛破开我的天魔秘法也是正常。”见自己的天魔魅惑被破,婠婠诧异了一会儿,随后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盯着乐康道:“小师侄,乖哩,和师叔说说,你这是不是法术?”

    寻常的铜铃声如何能够破了她的天魔魅惑,乐康这铜铃声必定有古怪,不过她没有感觉到乐康的内力动向,所以猜测乐康这是用了某种法术。

    婠婠这和小辈说话的语气让乐康的眼角抽了抽。

    虽然真要论起来,婠婠作为祝玉妍的弟子,和单美仙是同辈,而他是单美仙的弟子,喊他一声师侄倒也没问题。但是她看着不过十七八岁,而且单美仙早就不是魔门中人,这种语气就有些挑衅人了。

    见乐康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婠婠叹了口气,无奈道:“现在的后辈真是顽劣啊,不仅不对前辈行礼,连问句话都不回答。”

    乐康同样叹了口气:“婠婠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在这个荒郊野外遇上,总不会是缘分吧?”

    “你知道我的名字?”婠婠诧异了一下,随后眨着眼睛问道:“是用法术推算的吗?”

    见婠婠一点都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乐康干脆不理会她,只是留了一分心在她身上后,视线就越过了她落在尤博见身上:“尤将军,若肯让我等借道过江淮,事后必有重礼相谢。”

    见乐康无视自己,婠婠瞪了一下眼睛,随后又转了一下眼睛,娇笑道:“要是你肯随我走一趟,那么东溟派的商队要去哪里,我都会帮忙,如何?”

    “东溟派的事情,东溟派自己会解决,不敢劳婠婠姑娘费心。”

    听着乐康和婠婠他们的对话,尤博见的眉头紧紧皱起。

    从两人的对话可以听出新出现的娇媚女子乃是魔门中人,看样子地位还不低,而乐康似乎也是东溟派的高层,如果能够拿下的话,他也可以在杜伏威面前大涨脸面。只是正因为两人在魔门和东溟派中地位都不低,拿下之后会有不小的祸端,而且之前展露的手段说明了两人武功之高深,他这边的人就算数倍于对方,也不敢保证能够拿下,更不敢保证自己的安全!

    武林高手最可怕的地方不是他们一个能够对付多少人,而是他们能够锁定将领,于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见尤博见在那考虑了良久也不出个声,乐康心中不由轻视了几分。

    难怪杜伏威的义子就只有阚棱和王雄诞有名的,尤博见这种优柔寡断的性子又如何能够取得什么成就。

    不过这对他也是一件好事。

    “江淮东有杨广,西有李通德和瓦岗寨,南有殷左,本就困顿,能安然至今,除了全赖四周势力错综复杂,若是局势逐渐明晰,便是杜将军手眼通天,智谋无双,也支撑不了多久。”乐康用有些悠远的语气说道,并且用上了天魔音。

    可是他才说完,婠婠就娇笑道:“北边你怎么不说?窦建德?王薄?孟海公?看你车辆不多,想来兵器也不多,送到窦建德那边不划算,送到王薄那也不划算,也就只有曹州孟海公了吧?有道是远交近攻,孟海公和杜伏威的地盘相距不远,他壮大起来,对杜伏威有好处吗?”

    这话虽然是对乐康说的,但是她特地抬高了一点声音,让所有人都听见了。

    “呵呵,婠婠姑娘此言差矣。”乐康斜睨了婠婠一眼后,淡淡笑道:“远交近攻那也是需要看情况的,就江淮附近现在这局势,又有几个人敢先动手?动手之后,必有损伤,那不是给别人摘桃子的机会吗?”

    “这可说不准哩……”婠婠还想再说,突然感觉乐康身上涌现了一股有些诡异的感觉,不由停了下来戒备。

    可是戒备了一会儿,她却见乐康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她,一点动作都没有,马上明白自己是被耍了。

    一时之间,她的表情瞬间难看起来,美目中掠过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将军,怎么办?”一个骑兵策马靠近了尤博见后,轻声问道。

    尤博见盯着乐康和他身后的商队片刻后,大声道:“放他们走!”

    随后,他又对身边的骑兵道:“派人盯着他们,我将此事汇报给义父后,再行定夺。”

    乐康和婠婠所说的都在理,但是乐康的说法更有可行性一点,尤博见虽然优柔寡断,但是也不全然是一个傻子,所以还是打算放乐康他们过去。只是他也做出了向杜伏威汇报这件事的打算,若是杜伏威决定拿下乐康他们的话,那么到时候他会调集更多的人马和其他杜伏威的义子过来。

    反正他也没有什么损失,死一个骑兵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乱世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了!所以,还不如先答应下来,让乐康他们深入江淮地区,到时候人马调齐了,是拿是杀,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