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意外之灾(一)

第二百三十二章 意外之灾(一)

作者:上弦月下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近日,那个恶人磨乐康都在和李密的手下交往?”大龙头府内,翟让对一个小兵问道。

    “是的,大龙头。”小兵恭敬的回答道:“他前几日去拜访过李密帐下内军骠骑秦琼秦叔宝,据说是请教锏法。今日,府上的还见他和徐世勣谢映登走到了一块,一起去了酒楼。”

    “这混账东西!”翟让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他这是以为李密才是瓦岗寨的主人吗?”

    乐康毕竟代表着东溟派,翟让可以无视他,但是他来瓦岗寨却不能无视翟让,纵使不见翟让,也需要先意思意思,可是乐康却对翟让不闻不问,一直和李密的下属打交道,这就和认为李密才是瓦岗寨的老大无二!

    试问这种情况下,翟让如何能不愤怒?

    他本就觉得李密现在似乎在搞些手段,乐康这么一弄,直接把他的火气全都激出来了……或者说,找到了一个发火的地方。

    “传我的命令,说乐康乃是隋庭奸细,在窃取瓦岗寨机密,把他拿下!”

    乐康不重要,甚至东溟派也不重要,毕竟东溟派远在琉球,打交道的势力大多也是沿海地带,瓦岗寨深入内地,根本没有打过交道。所以,这是一个上好的发火对象,新近又闯出了一些名头,正好可以用来杀鸡儆猴!

    “还有,听说有两只小老鼠藏在府内,那他们也抓起来。”

    乐康行事已经非常小心了,但是他也不会想到自己就因为瓦岗寨内部的一些问题马上就要被人缉拿,作为翟让杀鸡儆猴的工具了,甚至似乎还连累了寇徐二人。现在的他正陪着徐世勣和谢映登在一家茶楼中闲聊着。

    在闲聊中,乐康也终于知道了他之前摸不着头脑的谢东山是谁……谢安!

    淝水之战,作为东晋总指挥,以八万兵力打败了号称百万的前秦军队,为东晋赢得几十年的安静和平的江左风流宰相谢安!

    呼他东山,乃是因为谢安当年隐居会稽东山,留下不少风流传闻,而谢映登乃是谢安后人,为避讳直呼祖上姓名,故以地名称之。

    聊了一会儿,徐世勣和谢映登隐晦的对视一眼后,谢映登道:“自高阳氏绝地天通以来,人间鬼怪渐少,妖魔不存,便是有,也只是依附在人的身上,少有能单独为恶的。道法巫术也是如此,现今天下已经少有人能够练出什么成就了,多为屠龙技,学了之后只能知道该怎么用,却还无可用的地方。然坊间传闻乐公子当初在微山湖施法招来天雷,劈死了魔门宿老边不负,此事可当真?”

    这才是他们来找乐康的主要目的。

    现今天下,所有修炼道法巫术的人,也就只有术数推算那一派还有幸不受殃及,其他的不是已经毫无用处,就是想谢映登所说的那样成了屠龙之技,根本无法真切的用出来。而乐康当初招来劈死天雷的传闻虽然在一般江湖人眼中只是茶余饭后的笑谈,但是他们两人身为道士,自然也有着自己在法术圈子里面的情报网,知道当初微山湖确实出现了法术的痕迹,是故在知道乐康就在荥阳后,聚在一起讨论了一番,便一起寻上门了。

    毕竟是有求于人,饶是他们的身份可以说远高于乐康,也不好意思叫人喊乐康上门。

    乐康挑了挑眉头后,笑道:“那不过是意外,边不负会被雷劈死,那也是他作恶多端惹出来的。”

    招来天雷,那是因为他使用了不该使用的诅咒,而自己擅长诅咒这件事,乐康并不想太多人知道。

    听乐康这么说,徐世勣和谢映登自然布满,还打算追问的时候,突然见一群着甲拿刀的士兵冲进了茶楼。

    那群士兵领头的是一个穿着偏将服饰的中年大汉,他对徐世勣和谢映登问候了一声后,对乐康喝问道:“你便是东溟派乐康?”

    乐康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淡淡道:“是我。有何贵干?”

    那偏将完全没有回答乐康的意思,只是对边上的士兵道:“拿下!”

    “且慢!”徐世勣连忙喊道:“朱将军,这是为何?”

    “徐将军,此乃大龙头的命令。乐康乃是奸细,大龙头吩咐在下拿下他。”偏将说完,将手按在腰侧的佩刀上,双目死死的盯着乐康,似乎乐康一有异动就会马上动手。而他带来的士兵也拿着婴儿手腕粗的麻绳走向了乐康。

    听了那偏将的话后,徐世勣和谢映登都是皱起了眉头,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但是还不等他们做什么反应,却见突然见乐康抽出了放在桌上的双锏,砸在了地上。

    “我乃是奸细?大龙头怕是误会了吧?”悦耳的声音变得妖异飘渺,乐康微微眯着眼睛冷声道“麻烦将军回去和大龙头说一声,在下不过路过荥阳,待几天边走,不想惹事。”

    乐康是个非常自负的人,不过平时也不会特意表现出来,因为在他看来,时时刻刻都表现的像斗胜的公鸡一样的人,完全就是傻瓜。但是一旦有人挑衅了他,羞辱了他,那么他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的意思!

    奸细?

    天下有谁人能够让他当奸细?

    还打算捆他……真当他没脾气了吗?

    心中的怒意激起了之前一个月接连不断杀戮带来的杀心,杀气透体而出,顿时将茶楼渲染得幽深而冰冷,如同鬼蜮一般。

    “想拒捕吗?”虽然乐康的杀意让茶楼变得如鬼蜮一般,但是能在这个乱世爬上偏将的位置,那个偏将也是见过世面的,双眼一眯后,腰刀出鞘,直劈乐康面门……拒捕,那就杀了!这是翟让的原话。

    偏将既然动手了,那么乐康自然也不会任由他的刀落在自己脑袋上,按在双锏上的手一抖,将双锏提了起来,直接迎着偏将的刀砸了过去。

    “当!嘭!”

    没有丝毫意外的,那个偏将的刀在他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直接被砸断,随后精铁锏毫无意外的砸在了他的胸口,将他的胸口直接砸凹进去了!

    “徐将军,谢将军,看来今天不是谈话的好日子啊。”乐康抖了一下锏,将挂在锏上的盔甲碎片抖落后,转头对事发突然,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徐世勣和谢映登道:“在下无心与瓦岗寨为敌,但是大龙头如此作为,实在是令人寒心啊。”

    “公子太冲动了。杀了人,不是相当于承认了大龙头的话吗?”徐世勣摇了摇头,随后起身抽出了兵器……一柄长剑:“贫道虽然无心和公子动手,但是现在也不得不动手了。”

    一边的谢映登也是如此。

    没办法,他们是瓦岗寨的人,乐康杀了瓦岗寨的偏将,他就算想要和乐康交好,也没有可能了。

    乐康倒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冲动,有人对他动手,他还需要忍着吗?

    他的友好,他的规矩,他的礼貌,只对对他同样友好,同样规矩,同样礼貌的人使用!

    敌人,无需留手!

    敢动手,那就以雷霆手段回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