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荆州杀神(一)

第二百四十五章 荆州杀神(一)

作者:上弦月下花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旅人书 !

    荆州,襄阳郡襄阳城,一个被朱粲留在此地驻守的将军收到长宁县被破的消息后顿时怒不可遏。

    “长宁的守备是猪吗?北有我襄阳城,南有荆州城,西有夷陵郡,东有竟陵郡,有什么朝廷官兵可以跑到那里去!还不战而降……”将文书重重的摔在地上,那将军对送信来的士兵道:“传令下去,马上发兵长宁!”

    不只是襄阳如此,其他围在长宁县周围的朱粲部队都开始向长宁县发兵。

    长宁县,乐康等人将此地占了之后,便将县衙作为办公决策之地。

    “襄阳,荆州,夷陵三地都已向我们这边发兵了,竟陵由于和瓦岗寨接壤,现在还未发兵过来,不过想来也快了。”婠婠将魔门送来的情报放在乐康桌上,淡淡道:“我真不知你为何要先占了长宁县。要取荆州,先占了南阳郡才是正理。那里离洛阳也近,可以叫洛阳派兵过去。现在占了长宁县,四面受敌,你打算如何处理?”

    之前乐康说要攻下长宁县的时候,婠婠头脑一热,也就喊上魔门的人帮忙一起攻下了。可是攻下之后,她细想了一下,觉得占了这里绝非是一个明智之举!

    这里可以说是朱粲的腹地,四面都是可达寒贼,占了之后又如何能够守得住?

    听了她的话,乐康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回答,只是拿起了桌上的情报看了一遍后,淡淡道:“南阳虽好,但是那里朝廷的势力还算稳固,如何占得了?”

    “那你占了长宁县有什么用?莫非你还有把握守住不成?”婠婠翻了一个白眼。

    “把握自然是有。”

    乐康笑了笑后,也不继续说什么,让婠婠的心中好似有只猫儿在挠着一样。

    眼睛轱辘一转,婠婠绕到了乐康身后,俯身凑在乐康耳边道:“小师侄~你有什么事情瞒着师叔吗?说说哩~”

    那甜腻腻的声音让乐康心中不由一荡……就算他对婠婠非常戒备,但是不可否认婠婠是个大美人,被如此对待,作为男人的他自然会有一些反应。

    不过有些事情不该说还是不能说。

    “锦囊妙计,若是先说出来,那就不灵了。”

    “锦囊妙计?何为锦囊妙计?”婠婠眨了眨眼睛。

    “诸葛武侯让孙权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妙计。”

    “武侯什么时候有这事迹了?”婠婠再次眨了眨眼睛。

    “没有吗?”乐康有些奇怪了,诸葛亮的锦囊妙计不是很多人知道吗?

    “哪有?”婠婠翻了一个白眼:“不想说就算了,还杜撰一个什么锦囊妙计出来,莫非你当我是女子就不看史书了?”

    乐康想了想后,觉得大概是罗贯中的锅……三国演义让中国人对三国人物有了很深的误解,这锦囊妙计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吧。而这个时代罗贯中的祖辈都不知道在哪里呢,锦囊妙计之说自然不存在。

    “闲话到此。”乐康也不在这个话题是深聊,转移话题道:“你等魔门根基在洛阳,而杨广之子也有一个在洛阳,何不将他奉为皇帝,学那当年的曹阿瞒?”

    听了乐康这话,婠婠娇躯一颤,“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为什么不谋取杨广在洛阳的儿子,也玩一把挟天子以令诸侯?”乐康勾着嘴角道:“现在杨广被困在扬州,你等大可以拥立杨广之子为皇帝,顺便让他做些挽留人心的政策,不管朝廷的那些官员是不是听命,都会让天下百姓有个好印象,到时候你们也可以借他的名义搏一个大义之名,到时候魔门也不至于东躲西藏。”

    婠婠眨了眼睛看着乐康,一时说不出话来。

    当初祝玉妍在洛阳城头上说乐康赢她不是侥幸的时候,她还非常不甘心,只觉被祝玉妍玩弄在掌心的乐康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突然听乐康这话,就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乐康所说的,也是魔门计划的一环!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她之前跟在祝玉妍身边看着祝玉妍布局天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一点,还是后来祝玉妍和她说起之后才想到的。现在乐康却像是说一件小事一样提起这事,顿时让她知道了……乐康的智谋,只是面对祝玉妍那些玩弄了几十年权谋手段的人精会吃亏!

    难怪师傅只说他经验太浅,他也确实只是经验太浅,若是以后阅历丰富了,怕是也会和师傅一样玩弄人心于鼓掌之间。

    乐康没经验也没办法。

    他生在后世,以后世那和平的年代,二十岁之前都算是小孩,一直待在象牙塔里面学习,和社会无缘,自然也不会用上什么权谋手段,顶多就是耍一些小心机罢了。

    而这些小心机在面对祝玉妍这种玩弄了几十年权谋的人眼中,那真的可以说是小孩子过家家,不值一提。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生在后世,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接受了各种各样的知识,大大开拓了眼界,只要有机会融会贯通施展开来,必定可以迅速的追上祝玉妍这些老前辈们!

    简而言之,乐康就是一个站在名为历史的巨人肩膀上的人,起步点已经超过了这个时代许多人,眼界比之这个时代的人,自然是开阔了许多。婠婠虽然跟着祝玉妍也经历了许多事情,见识过祝玉妍如何谋划布局,但是和乐康相比,她终归还是有所不如。

    “那么你觉得我们圣门可以取得天下吗?”婠婠好奇的问道。

    “我又不知道你们魔门的实力如何,怎么知道你们能不能夺得大宝之位。”乐康翻了一个白眼,笑道:“如果你肯把魔门在各地的势力都抖出来,或许我可以猜测一下。”

    “你想得到美。”婠婠瞪了乐康一眼,随后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对我们圣门有什么看法?”

    “只是一群理念不同的人组成的和主流思想不同的门派,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那么你觉得我们取得天下后,天下人会如何?”

    “不论是任何势力,只要有点眼界的,都知道得了天下之后必须让百姓修生养息,不然屁股是坐不稳的。”

    静静的看了乐康片刻,婠婠蓦然展颜一笑:“你真有趣。”

    随后,她转身离开。

    “让我看看你是如何守住长宁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