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荆州杀神(十二)

第二百五十六章 荆州杀神(十二)

作者:上弦月下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面前列好战阵,气势汹汹的看着自己的可达寒贼,乐康突然有些庆幸。

    领兵来荆州城的时候,就有些不安的感觉,觉得此行怕是不会顺利,于是在临近荆州城的时候叫从长宁县士兵先原地等待,他一人策马过来打探个究竟。

    现在看到眼前这人山人海的画面,他知道他要是把麾下的长宁县士兵带过来,只怕他们没有马上投降都是好的了。毕竟他们大多原本都是可达寒贼。

    眼前的可达寒贼铺开,都把荆州城整个北门都堵得严严实实的,若非荆州城城墙高大,或许他连荆州城的影子都看不到。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眼前的战阵变得混乱,那么等他的兵过来也不会多么害怕了。

    看了一眼荆州内不断飘起的烟尘,乐康知道那是婠婠他们已经在荆州城内搞破坏了,而眼前的可达寒贼的战阵也有一些不协调的地方,想来是被抽取了一部分去城内处理混乱去了。

    想了想后,他策马上前几步,高声喝道:“长宁乐康在此!可有敢战之辈?”

    声音在内力扩大之下,顿时声传四野。

    听了他的挑战声,城头上的荆州城主将眼角抽了抽。

    面对这么多人,乐康还敢叫阵,那胆子着实叫他惊了一惊。不过想起乐康的勇武传闻,他也知道麾下不会有有人敢应战。

    果然,在他将头转了过去后,他麾下的那些将士们都将头转到了一边,不敢与他对视。

    事实上,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事情了,毕竟,如果真的有人敢应战的话,就不会和他一起站在城头上,而是在下面的战阵中了。

    内心的失望没有表现出来,荆州城主将冷声道:“传闻你最喜一人冲阵,以示勇武,今日何不如往日一般不宣而战,直接冲阵杀敌?莫非是见了我军威风,不敢了?那何不速速投降?”

    兵法中境界最高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其次是攻心,再次是短兵相接。

    不过,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那需要的条件太多了,最基本的也是要有形成可以绝对碾压的实力,不然别人凭什么屈服?所以大多数战争还没打的时候,都是各方用尽手段对敌人攻其心,陷其志,让敌人无心作战,士气低迷。

    乐康叫阵便是攻心之计,而荆州城主将的说法也是攻心之计,只是这个攻心之计对乐康来说用处不大,却可以提升己方士气!

    乐康皱了皱眉头后,突然长叹了一声:“哎~~~当年楚地勇士,如许伯乐伯摄叔一般的人物,现在一个也不存了吗?”

    叹完,他举起了战旗,冷声道:“既然没有敢战之辈,那就一起上吧!纵使不能为勇士,那就让乐某看看你们是否还配为荆楚男儿!”

    可达寒贼骚动了起来,乐康这话说得实在是气人。

    一个人面对万人大军敢出如此狂言,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他们吗?偏偏己方将领又不敢出战,还坐实了乐康所言,更是叫他们憋火无比。

    “既然想死,那本将军就成全你!”城头上,荆州城主将冷声道:“全军出击,让这个狂妄之辈看看什么叫荆楚男儿!”

    可达寒贼兵马听了之后,齐齐开始向前。万人齐步,地面瞬间震颤了起来,乐康胯下的战马受此一激,顿时人立了起来,若非乐康紧握缰绳控制住,只怕已经转头逃跑了。

    动物比之人类对杀意更加的敏感,现在可达寒贼被乐康激怒之后万众一心,散发出的杀意和血气叫一匹战马如何受得住?

    别说是它,就算是早有准备的乐康也觉得心底有些发颤,手心直接被冷汗浸湿。

    “不可退,不能退,退了,收复楚地的计划就完了!”深吸一口气,乐康从战马脖子上接下了两个铜铃,系在组合好的双头矛上。慢悠悠的摇了起来,同时开口唱起了楚地的流传已久的歌谣。

    他的声音如同未变声的少年,略显尖利,但是也非常清脆,还用上了天魔音的技巧,这楚地歌谣唱起来的时候,委实动人。再加上那铜铃声缥缈悠远,让听闻的人都有种乐康的歌声是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错觉,不自觉心生感慨,恍惚间似乎从乐康的歌声中看到了遥远过去,沧海桑田。

    这让可达寒贼们前进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军队显得有些混乱起来。

    这还不算完,荆州内突然也响起了委婉动人的歌声,唱的也是楚地古谣,与乐康的歌声相互呼应。只是相比于乐康的歌声如未变声的少年清脆尖利,有些难辨男女,那歌声可以明显听出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温柔缱绻,让人听了之后不自觉想到了家乡妻子。

    前有岁月飘渺,世事难料的沧海桑田,后有家乡故土,妻子亲朋的温柔缱眷,纵使是城头上已经知道这是乐康他们在攻心的荆州城主将也不由自主的愣神了一二,心中感慨万千。

    他时年四十七,大隋还未立国之时便已出生,是故早年颠沛流离,生活困苦,难得开皇九年的时候文帝扫荡九州,还了天下安稳平定,让他生活安定下来。

    却不想文帝在位数年后也变得有些昏庸起来,制定了残酷的法律,随后杨广继位,更是南征北战,劳民伤财,好不容易才成的家也就散了。再之后朱粲肆虐荆州,他也就随之成了可达寒贼,然后花了一年时间爬到现在的位置上。

    四十七年生涯,天下由乱到治,再由治到乱,见惯了这些的他现在听到这两种截然不同却同样能够引起人共鸣的歌声,如何能够不感慨?

    长叹一声,他突然道:“为我备马。”

    朱粲不是一个明主,这一点他非常清楚。所以就算他今日守住了城,只怕再过一两年也会被其他人攻陷……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朱粲这两年在楚地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失了人心,他们之所以还会跟着朱粲,只是不想和那些百姓一样受苦罢了。

    “将军?!”其他将士有些不理解的看着荆州城主将。

    “吾乃楚地男儿,岂能让一个小辈小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