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旅人书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收复荆楚(二十二)

第二百七十九章 收复荆楚(二十二)

作者:上弦月下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撤出可达寒贼的营地后,乐康领着赤凤军跑到距离可达寒贼营地五里外的树林中。树林中早就准备了马匹,填有火药油脂的短矛也已经被锦衣卫送到这里了。

    “检查伤势,处理伤口。无碍者换马,备矛!”

    听到命令的赤凤军马上下马处理伤口……大部分人都只是一些小擦伤,毕竟为了能够确保战力不受损失,乐康让他们穿的盔甲都是按照校尉等级的,防护能力非常不错的,不过也有三人的大腿被捅了,其中还有一人腿上的肉都被撕下了一大块,已经无法继续作战了。

    这是无法避免的,以战场的混乱,就算乐康也被捅了几下,只是将军级别的盔甲覆盖全身,他的武功也算高深,修炼的又是天魔功,卸力手段几乎如同本能,是故只是盔甲上多了几道痕迹,自身没有受伤。

    检查了那三人的伤口片刻,乐康为他们点穴止血后,对早在这里等着的锦衣卫道:“把他们三人送回去。”

    他们打的是奇袭,已经无法作战的人带在身边只会是累赘。

    “将军,我还能打!”

    “将军,这只是小伤……”

    “够了!”冷冷的瞪了两个还想请战的赤凤军一眼后,乐康淡淡道:“我知道你们还想建功立业,只是你们现在的情况根本打不了。这伤要是不尽快处理,时间长了腿就废了。”

    请战的赤凤军只能不甘心的低下了头。

    一场战功,少说能换一亩良田,却因为他们不小心受伤无法取得,这叫他们如何能够甘心?

    不过乐康却没时间陪着他们,而且他们这种不甘的心情以后也可以为他所用,于是跳到了新的战马上,对其他赤凤军道:“出发!”

    次日凌晨,在被窝里抱着美人睡得正香的朱粲突然被一阵急切的声音吵醒。

    “发生了什么事?!”带着起床气出了营帐,他就见几个灰头土脸的士兵跪在帐前,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再次问道:“发什么了什么事?”

    “走青龙山去长宁的大军被乐康偷袭了,有两部军队溃败!”军师从一边走了出来,面色阴沉:“那乐康不是凡俗之辈,趁我等消息还未送到那边的时候连夜奇袭,火烧两营后扬长而去。”

    “连烧两营?领军的人在做什么?连防火都不知道吗?”朱粲登时气得面红耳赤。

    “非是没有防火,而是乐康用了奇妙的纵火之物,寻常手段根本无法防住他纵的火。”军师在朱粲醒来之前就已经详细的向逃过来的士兵了解了乐康等人的作战手段:“大王,我等需要尽快赶到宜昌,想来在城内,他那百骑也翻不出天来!”

    “那还等什么!把人都叫起来马上出发!”

    另一边,青龙山南部是二十里外的一个大湖边树林中,确认附近没有敌人的乐康让赤凤军就地休息,自身则是来到了湖中央的一个小岛上见婠婠。

    “粮草都在朱粲那一部?”

    看着婠婠递过来的情报,乐康皱起了眉头。

    任他如何想,都不会想到粮草部队居然会和朱粲的部队一起行动,其他的军队只是带了十天的口粮。这要是一不小心,马上就会闹出哗变来!

    不过也不可否认,因为粮草都在朱粲那边,牢牢把握住了其他将领的命脉,其他地方的士兵就算哗变,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和利益的将领也会竭力控制。

    最关键的,因为他那一部走的是水路,想要烧了更是难事。

    “啧!看来只能倚仗宜昌城的布置了。”有些不甘心的咂了咂嘴后,乐康揉了揉鼻梁,让自己清醒一些后,对婠婠道:“现在宜昌内还有多少人?”

    “还有两千士兵以及一些不愿离开躲在暗地里的百姓……少说也有三千来人吧。”

    “密道呢?”

    “已经挖出来了。”

    “让士兵今日守一日,先不要让可达寒贼进城,明日再从密道离开宜昌……过会儿我会让赤凤军也过去守城。”渡着步晃了一圈后,乐康又道:“锦衣卫中有多少擅长水性的?”

    “你打算带锦衣卫去袭击可达寒贼,暗杀将领?”婠婠愣了一下后,眼中精光一闪:“所有锦衣卫都擅长水性,我也会些水性……”

    “你就不用跟着了,去宜昌调度士兵,防止出现意外。”乐康摆了摆手后道:“召集锦衣卫吧。”

    嘟着嘴瞪了乐康一眼后,婠婠点了点头。

    虽然有些不甘心自己一直没有参与战事,但是她也知道乐康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宜昌中现在没有他们的可靠之人,没人回去看着,若是守城之时出了个意外,那么会影响到全盘的计划。

    乐康满意的看了婠婠一眼。

    说实话,如果不是婠婠心怀鬼胎,他都想追求婠婠了。这种美丽又有智慧,决断能力比起大多男人都出色的女子,真的是非常诱人,而且也是他理想的伴侣。

    可惜,他和婠婠的立场从某种角度上来看是根本性对立的,就算现在合作非常愉快,那也只是双方各取所需罢了。况且他终归会离开,没有在这个世界结婚生子的打算,以他那自负的性子也做不出抛弃爱人的举动,干脆也就不对婠婠抱有想法了,顶多就是平日里斗嘴的时候口花花一下。

    “你那什么眼神?别忘了你是我晚辈!”发出信号通知锦衣卫集合的婠婠回过头就看见了乐康满意的眼神,这不由让她有些不舒服起来,杏目圆瞪,随后又轱辘一转:“莫非你真的喜欢上师叔了?如果你肯拜入圣门,师叔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哩!”

    “别自我感觉太良好。”乐康摸了摸下巴:“论相貌,我不输你,论武功,我也不差你多少,论智谋手段,你还只是小孩子,论眼界,你更只是小孩子,这样的你让我如何喜欢?”

    说她自我感觉良好,乐康这自我感觉已经良好到爆棚了好吗!最关键的她又有些无法反驳……

    “小师侄,你是想去朱粲那边之前先被师叔我揍一顿吗?”脸完全阴下来的婠婠手中出现了两把短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