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大宋有毒 > 222 七星附体

222 七星附体

作者:第十个名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会的,官人我保证……”洪涛正在讲孙悟空大战阿克蒙德的故事,本来编起来就挺费劲的,还让莲儿打断了。

    “因为在盗匪杀死你之前,我就会先动手,我的女人怎可被盗匪凌辱!这是谁给你的弩箭,你会用吗?”

    编瞎话这个事儿最怕被人打乱思路,洪涛已经想不起来孙悟空和阿克蒙德刚才都用了什么招数,干脆不讲了,开始询问莲儿手中的蝎子弩来历。

    “……是大头爹爹给的,他说一打起来就让我们几个拉着官人上马往回跑,这是给我用来防身的……”

    莲儿肯定不想出卖给自己武器的人,但她更不习惯和驸马撒谎,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把王大头卖得干干净净。

    “就凭你们几个?来试试,看谁能掰过我这只手!”洪涛没有去怪王大头,他们这是一种深沉的爱,不能说值得称道吧,也不应该去指责。

    但他对王大头给莲儿出的主意有点恼火,想让三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就把自己制服,这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洪涛在车厢里发出了挑衅大家都听见了,随后的惨叫和求饶声也听见了。但没一个人打算去施救,全都默默的远离了这辆箱车。

    嘴贱的人就得恶治,平时谁也不敢和朝廷命官动手动脚,只能任其耍嘴皮子欺负人。现在有莲夫人带头锄奸惩恶,求之不得啊。最好别和手较劲儿,抡圆了往嘴上抽!

    “王师傅,您和驸马处的时间长,能不能和末将交个底,你家官人是不是有什么神通?”

    苗魁吃完晚饭之后就爬上了营地西边的那排箱车顶,呆呆的望着远处的通川堡,这时突然又爬了下来,凑到了正在往胳膊腿上绑第二层皮甲的王大头身边,小声的求教。

    在渭桥镇待久了,有些习惯会自然不自然的改变,比如在对待工匠的态度上。王大头是铜铁作工程师,也就意味着是基地里这方面技术最厉害的大匠头子。

    随着身上穿的、手上拿的越来越多都是精钢打造,苗魁和这位匠人接触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不能说交情有多深吧,反正时不时也会在一起喝两口。

    “苗指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大头毕竟在宫里待过,那地方很锻炼人,一听苗魁的话锋,立刻就提高了警惕性。

    “我刚刚看到堡里有灯火闪动,都这个时辰了,除非有什么大举动,断不会随意浪费火烛。想来大人昨日所料就要应验,末将心里想不通,大人从来未来过此地,更没去过边关,为何只凭几句话就断定堡中守将要反呢?昨日大人召廖春问话时我也在场,与常人并无二状。”

    原来苗魁是来找王大头解惑的,直接去问驸马肯定得不到满意的答复,那个人满嘴都是废话,他要不想告诉你,谈一宿也是白搭。

    与其去听废话,还不如找别人侧面打听打听。这也不是什么违禁的举动,想多了解了解上司的脾气秉性,合情合理。

    “我家官人在开封城被称为星宿下凡,难道苗指挥没听说过?”一听是来打听八卦的,王大头立刻就不警惕了。

    他最喜欢聊这种事儿,平日在府上也没少嚼舌头,驸马从来不关,而且驸马也没少给自己编排故事,一报还一报。

    “末将久居宫中,对外面的事情不太晓得……”苗魁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了,刚一开头就带着浓重的神话色彩,再聊下去还有意义吗?

    “那就难怪了,跟你讲,我家官人是被星宿附体的仙躯,还不是一个星宿,是七星同体!为天枢宫贪狼星君、天璇宫巨门星君、天玑宫禄存星君、天权宫文曲星君、玉衡宫廉贞星君、开阳宫武曲星君、摇光宫破军星君。”

    王大头已经把两层牛皮臂甲系好了,又开始往腿上绑胫甲,并在中间垫上两片很薄的钢甲片半成品。

    这也是驸马私下里教授的歪招,禁军们全不以为意,主要是穿戴起来太麻烦,跑着跑着还容易掉出来。

    但工匠们特别信奉驸马的正经话,反正他们也不用四处跑,怎么安全怎么来吧。好不容易当了回工程师,那么丰厚的工钱还没拿够。更主要的是走到哪儿都被人尊敬的感觉没享受够,真得活仔细点。

    “这不是七元解厄星君,怎么会都在一人身上?”北宋道教和佛教同时盛行,而且谁爱信什么就信什么,限制很少。苗魁显然对道教了解的多一些,张嘴就点破了王大头的瞎扯。

    “嘿,怎么不可能?你帮我把皮带系上,听我给你讲讲这其中的道道。本来这种事儿像我们这种人也参详不清,但朱八斤交往驳杂,在金明池的时候他把延真宫的道爷请来给炼铁炉做法,这些都是道爷算出来的!人家是这么讲的,廉贞、武曲、破军、禄存是官人的本性,他待人和气不惧权贵、恩仇存于心早晚要报;巨门、文曲是官人的气度,奇思妙想、精于计算,谁人能比我家官人拿手?贪狼嘛,嘿嘿嘿……道爷说此条最应验,我家官人不管走到哪儿身边都有女人相伴。以前的事儿老汉没见到就不提了,眼前不就有这么多位嘛,难道你也看不见?”

    如果王大头此番的模样被洪涛看见,他老小子还得倒霉。不过朱八斤请来的道士可真能白话,估计也没少收钱,这套瞎话编的,听起来居然还真和驸马的一言一行有所对应。

    “您是说莲夫人和紫菊姑娘?”古人本来就对神神鬼鬼、天上的星宿持半信半疑的态度,让王大头这么一提,苗魁也就信了八分。

    前六位星君在驸马身上的表现确实挺明显,但唯独贪狼星君不太靠谱。驸马并没贪恋女色,至于之前的风评,大家都选择性的忘记了。

    “瞎说!莲夫人和紫菊姑娘是贴身侍女,命中注定就是驸马的人,你想想还有没有别人了!”王大头对苗魁的理解能力很是担忧,这么明显的事儿都看不懂,怪不得官人总把他当外人对待,太笨啊!

    “啊!你是说这些女童!”苗魁顺着王大头的眼神扭头看了看,嘴都合不上了,那个方向正是王大带领的儿童团。

    苗魁还真想不出驸马从小就训练这么多女孩子有何用,吃穿用度都很足,甚至比工程师吃的都好,既不像有钱人家从小豢养歌姬,又不像青楼里培养女伎。

    现在让王大头这么一提醒,联想的闸门顿时被打开了,越想越靠谱,同时也就越相信这位大人是被星君附身了。

    不管是不是七位一体,贪狼星肯定没跑,凡人根本想不出这么高级的玩法。日后王大她们就是一群武能行军打仗、上阵杀敌,文可写写算算、吟诗作对的贴身侍妾。

    至于说其间还夹杂着几个男童,那就更符合贪狼星君的称号了。都贪狼了,还在意性别吗?再说了,**这玩意自古到宋从来也没被完全禁绝过。

    “不止、不止,那位花掌柜和车中的周家娘子,恐怕也逃不过贪狼星君喽。说起来也是她们的福气,跟了我家大人,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每天还有听不完的稀奇事……”

    王大头对这次的八卦传播大业很满意,主要是听众比较够档次,且受教的态度很诚恳,那就再指点指点吧。

    “唉,苗指挥,我还没说完呢……”王大头算是说过瘾了,刚要再聊一聊驸马平日里的喜好,苗魁突然站起身猫着腰跑了。

    这让老头很不满意,刚要起身去追,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山坡下通川堡方向出现了一道星星点点的火光,正在向营地这边移动。

    8)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