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大宋有毒 > 903 征高丽

903 征高丽

作者:第十个名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成是成……只是出家就算了,你先陪诜儿去都城,等他正式登基之后就说身体不适,需回到岛上调养。到时候我也把大宋的军权交出去,什么官都不做,挣好多好多钱,然后带着长公主时不常过来住住,咱们一家人就能经常团聚了。”

    既然特里公主不愿意以国事为重,那洪涛就有充足理由推翻之前的安排。耶律诜并不是只有依仗萧巫纳的助力才能坐稳王位,那只是给特里公主往前走一步的说辞。

    蒋二郎有三个女儿,其中两个都和耶律诜年纪相仿,两家连个姻亲,就算契丹贵族再怎么不乐意也得忍着。这样一来还更符合辽东国的安定团结,将来还可以把赵佣的女儿、八嘎的女儿都送到儿子的后宫里去,弄个民族大团结,谁想取而代之,得先问问大宋、日本和蒋家答应不答应。

    对了,联姻的事儿也不能忘了宸娘。她的女儿同样要嫁到大宋、辽东和日本去,儿子要娶大宋的公主、日本的公主,搅合得越乱越好。虽然这样也不能从根本上避免发生战争,但亲戚之间打架的几率总比陌生人之间小一些,打起来也能有点底线。任何事儿都不能琢磨着如何完全杜绝,能做的就是拼命增加或者降低概率。

    可能是从来没在海岛上生活过,从长公主到孩子们都感到挺新奇,尤其是坐着捕鲸船出航,除了长公主实在不想再受一次晕船之苦,其余的人全都欣喜不已。

    钓鱼、骑小马更是每天的重点游戏内容,期间洪涛还安排了一次飞行表演,让人坐着滑翔机从山顶起飞,围着岛屿中部转了两圈。这让孩子们立刻就惊了,往常只听爹爹说人能像鸟儿一样飞,大姐还说这是爹爹在吹牛,现在全明白了,自己的爹爹就是神啊,他说谁能飞谁就能飞!

    进而又引申出来一个问题,以后还是乖乖听话吧,学院里那些整天说爹爹坏话的人少接触为妙。他们说的都是屁话,大姐的话也少听为妙,爹爹说她是中了苏教授的毒,看来不假。

    二十天之后,长公主一步三回头的上了王家的海船,济州岛再好也得回家。她到不是特别留恋这里,岛太小,刚来的时候新鲜,玩几天也就兴趣寥寥。她是怕坐船,一想起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就有在岛上终老的念头。

    但不走不成,码头外面已经停满了大船,岸上的士兵一队一队的坐着小艇登船,还有大海船不停靠岸,把衣着褴褛但满眼凶光的叫花子往岸上送,不多时他们就全换上了花花绿绿的衣服,每人捧着一个大碗蹲在码头东边玩了命的往肚子里塞大米饭和鲸鱼肉。谁吃完了,就去仓库里领一套皮甲和刀剑弓弩,再排着队上小艇。

    夫君说这些人都是倭人,来自东边大海里的日本岛。他们是受雇前来为济州岛打仗的,对手就是岛北面高丽王国。

    “二郎为何要与高丽人开战?”长公主最熟悉的人就是蒋二郎,她也不清楚耶律诜是奔着辽东王去的,只觉得特里公主母女是夫君放在蒋二郎这里受保护的。

    “有可能是高丽人放屁太响了,扰了二郎的美梦,也可能是他们长得太挫,影响了二郎的心情,打仗这事儿从来也说不清缘由,所以咱们还是赶紧逃命去吧。万一他打输了,高丽人上了岛杀红了眼,谁还管什么大宋摄政王、大长公主,一并砍了多冤啊。”大长公主这话问的就太没有政治觉悟了,打仗哪儿有理由,非要说理由只有五个字:我要、我不给!

    “二郎会输!那她们母子岂不性命危亦,不如一并带回府中,岛上不缺吃喝,但终归是荒岛,不可长久。”得,人还没走呢,就已经是荒岛了。

    “姐姐不要听夫君信口开河,二郎岂是随随便便就与他人征战的人,每次打仗不是有人在背后出谋划策,然后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咱们不理他,我扶姐姐去舱里熬药,这是当地土人的偏方,可减轻晕船之苦。”

    莲儿这几天很不高兴,她的零食一样都没让上船,岛上除了各种鱼干、海菜,连果子都不产,少吃点还新鲜,天天吃一打嗝都带着臭带鱼味道。而且夫君总是扎在那个辽国废公主房间里,还对那个没名分的野种关怀备至,当着孩子们也不知道收敛,太没规矩了,必须和长公主告告黑状。

    “官人此次怎么没有抢了蒋大人的兵权,难不成此战没有十足把握?”莲儿和长公主都不怎么懂打仗的事儿,但富姬最了解自己夫君是个什么德性。

    他嘴上说不喜欢打仗,只是不喜欢自己人打自己人,换成对付外族,劲头儿足着呢。满肚子都是坑人的坏主意,坑死人不偿命。唯一能让他望而却步的原因就是对战局评估不利,获胜把握不高。

    “什么时候也不可能有十足把握,九成九足矣。此战看似济州岛与高丽朝廷之争,实则是大宋与金国的博弈。本王回去又得赶赴幽州巡视,怕是正月十五都难以返还。你们在府中过完灯节再走吧,替官人陪陪长公主。”

    富姬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洪涛非常想抢了蒋二郎的海军司令权利,亲自指挥开京登陆战。这一仗基本不会有什么变故,为了准备这一刻,几年前他们就开始记录朝鲜半岛沿海的水文资料,每年每月应该有什么潮汐、多大风浪心知肚明,甚至比生活在当地的高丽人还明白。

    只要海军和陆战队上了岸,高丽军队就不可能挡得住。如果不是为了更多的围歼敌人有生力量,他们恐怕连排兵布阵的机会都没有,来多少就得被打散多少。

    一战灭国!如此唾手可得的光辉战绩,要不是有特殊原因,洪涛怎么可能任其从手边溜走呢。可惜做为总策划,他的眼睛不能只盯在一城一地。济州岛能不能用最短时间打垮高丽人的抵抗情绪,一半取决于济州海军和陆战队的作战能力,一半儿取决于外力。

    假如金国人假意遵守约定,表面上不插手高丽,暗中却给予什么帮助的话,就算济州兵把开京以南的城镇都控制住,高丽朝廷依旧可以在北面的群山中保存政权,以此号召各地高丽百姓继续与侵略者抗争。

    这么一来的话,灭国之战恐怕就不是速战速决了,搞不好要变成持久战。不管济州兵马战斗力如何强,毕竟数量太少,无法全面控制大片领土,拖的时间太长,先被拖垮的不一定是高丽朝廷。

    自己还得助蒋二郎一臂之力,大张旗鼓的去幽州转一圈。只要自己在幽州待着,金国人就不敢搞小动作,拖上两个月,高丽朝廷得不到金国帮助,人心一散,就真的没救了。

    其实这也不能说是在帮蒋二郎,骨子里还是在帮自己儿子,所以也没地方诉苦,更没法讲条件,再苦再累,也得心甘情愿的拉磨。

    大宋中兴二年十一月,高丽国江南、山南、海阳三道突发巨变,有人打着百济王族后裔的旗号起兵攻打安南府、罗州牧、晋州牧,守军不敌,或降或逃,二日克城,十日三道皆没,改奉济州国为主。

    高丽国王名王颙,他和赵佣的叔叔赵颢颇为相似,都是刚刚从侄子手中夺过王位,国内反对之声不绝,屁股还没坐稳呢,南方就出现了叛乱,还打出了百济复国的旗号,想忍也忍不了,立刻调集大军南下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