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大宋有毒 > 747 十年磨一剑

747 十年磨一剑

作者:第十个名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打赢西夏人之后再把新军解散也就是了,难不成还要散尽家财?”一提起这个话题长公主也有些怨言,自己的夫君每次国难时都冲在第一个,不光出力还出钱,可到头来怎么老是自己家倒霉呢。

    “这次恐怕还不是钱财的问题,很可能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境地……说实话,为夫要拥立赵佣登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官家绝对容不下能在三个月内就召集起一支强军的我,哪怕为夫说破嘴皮子,再把所有家财都交出去,只要还活着他就睡不着觉。只是这样一来娘子你的处境就有点左右为难了,为夫想让你和孩子们先乘船去宸娘哪儿住些日子,等这边一切尘埃落地之后再回来。”

    缩脖子是一刀伸脖子还是一刀,洪涛一咬牙,把事情大概走向和结果用最简明扼要的语句道了出来。

    “……赵家待夫君不薄,二哥这些年也没有过分逼迫,难道真要走这一步吗?”听完这段话,长公主的浑身都软了,半天才幽幽的表达了她的意见。

    “为夫要是想反在幽州路早就反了,也不用忍到今日。这不是官家的错,要是让为夫坐到那个位置上,一样不会容忍别人有随时造反的力量。这是整个系统的错误,为夫拥立赵佣登基就是想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以免将来再有人打皇位的主意。赵佣能听懂为夫的话,换其他人当皇帝还是个麻烦。”

    长公主必须两难,洪涛能做的也只是尽量把未来描绘得美好一些让她安心,最主要的就是阐明自己的态度:你丈夫不是想造反当皇帝,而是想让你们赵家更安全。

    “夫君不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长公主确实很内秀,即便在内心天人交战的状态下依旧能听出谈话的重点。

    “你我夫妻生活了这么多年,为夫可曾是个心机莫测的奸雄娘子应该最清楚。当皇帝多累啊,就算你二哥跪地上求着我去当我也不去,更不会惦记赵佣的皇位。不光不惦记,为夫还要尽力帮他守住,再怎么讲他也是咱们的侄子,为夫答应过你大哥的话不能言而无信。”

    有时候看书看多了也没好处,长公主就是例子。她不知道是怎么琢磨的,居然以为自己要学曹操,假装拥立赵佣当个傀儡皇帝,还是要惦记她们家的皇位。

    那破玩意真没啥可抢的,只要自己的计划能成功,以后怕是再也没人愿意为了皇位打得头破血流了。但这番话不能和长公主说,她理解不了。

    “让孩子们走,妾身就留在这里等着夫君得胜回朝!”这怕是长公主有生以来第一次遇事没征求丈夫、大哥、母亲的意见,自己做主了,说得还特别坚定。

    “……也好,如果夫君败了,咱们俩就一起找你大哥去吧。他一个人在那边也挺孤单的,连个打飞鹰的人都没有。”

    洪涛知道长公主不放心,还是怕自己篡权夺位。虽然她在这里待着也起不到太大作用,可有时候吧,明知道没啥用也要去做,只图个安心。

    两日后,凉王府里的几个孩子全都登上了训练舰,由平七海陪同前往济州岛。洪涛给出的理由是要去参加宸娘的婚礼,船太小坐不下,自己和长公主过几天坐海商的大海船前往,让孩子们先走。

    这个理由很符合他的一贯作风,孩子们一点都没起疑,启航头一天几乎折腾了半晚才睡下。兴奋啊,有生以来第一次出远海,据说还能见到海王鲸鲵,就像洪涛小时候春游头一天睡不着的感受一样。

    当然了,等她们到了地方就会发现宸娘根本就没有婚礼,甚至连订婚都不曾。犹太人的女王是一辈子不能结婚的,只允许有情人和孩子延续血统。

    这也很符合洪涛的一贯作风,他谁都敢骗也谁都能骗。不管有没有婚礼,只要宸娘在孩子们就别想闹腾,她整治人的手段可比自己多的多,忽悠人的能力也不逞多让,没啥可担心的。

    就在训练舰离开之后的中午,一艘训练舰靠上了凉王府的码头,长江口训练基地的王三带着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火枪兵头一批抵达了,剩余的二百多人还要等来自杭州的海船接应,晚两天才能抵达。

    “爹爹,出了什么事儿?女儿在江面上见到了府上的训练舰,只有平七海带着小丫妹妹和孩子们出航,说是去参加宸娘的婚礼。我几天前刚从济州岛运弹药回来,怎么不知道妖怪要结婚?”

    一下船王三就跑到了洪涛面前告黑状,在她看来保不齐是王小丫私自带着孩子们出航偷着玩去了,现在要追还能追回来。

    “是为父让她们去的,你既然回来了也别闲着,先接手府上的防务,再把长江学院戒严起来,别的事儿等其他人回来再一起说。”

    朝廷还没给回复,皇帝也没下旨,洪涛就准备开动了。这次不管皇帝同意不同意,一旬之内来自济州岛的三千新军就会抵达,同时差不多数量的系统内部武装人员也会在长江学院开始集结。

    不光有人,还有大量军事物资会从水路、陆路运抵,到时候扬子镇和长江学院会变成大军营,想瞒也瞒不住。当然了,洪涛会尽量避免和朝廷正面对抗,这时就得靠真理报和福州日报发挥作用了。

    率先出招的是真理报,谁让它就在长江学院内呢,经过五天加班加点的刊印,一份加刊如期上市,四版变成了两版,标题用加粗的黑体字印刷,几乎占据了半个版面,只有一句话:

    大宋到了生死攸关之际,凉王临危受命组建新军。誓要一举荡平北患,换来百年和平!

    内容更简单,先把秦凤路、京东路、幽州路的敌情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番,再以专业眼光分析了双方的实力对比,并做出战局不利的总结。

    最后才是关键,报纸上把凉王自己集结新军的行为一句话带过,给人一种受命于朝廷且不顾个人安危、不计较自家损失、为国肝脑涂地的大义之举。

    号召所有参加过凉州之战、北伐之战的新军士兵、工程兵士兵不管身在何处,也不管有没有工作,为了抵御外敌、保卫家园,请站出来再次跟随凉王出征,所有损失全由凉王府承担!

    此文一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很难接受这个现实,怎么两个手下败将几年不见就突然敢犯上作乱呢,不是说他们都被打服了嘛?

    就算不服也不该是目前的状况,朝廷的军队呢?怎么还能吃了败仗,这不科学啊。当年凉王可是带着几千人就把西夏打残,几万人就差点把辽国皇帝抓回来啊。

    但大家都习惯相信真理报和福州日报的消息,没一次不准的,这次显然也不是吃饱了瞎说,谁会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呢。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福州日报也出加刊了,题目虽然不一样内容却差不多。而且这次福州日报没再和真理报对着干,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剖析了战争的全局。

    先把朝廷里目前比较实力派的将领都挨个点评了一番,然后很尖锐的指出,想靠这些人来打赢战争怕是没啥希望,最保险的选择就是让凉王出山。

    在文章最后还加上了几条民众来信,总部位于广州的猪八戒旅行社、总部位于明州的顺风邮局和顺风镖局、总部位于福州的糖业集团、总部位于大名府的农村供销社;还有明州、漳州、台州等一干海商社团组织,都决定响应凉王的号召为国出力。

    他们除了捐钱之外,还承诺只要有符合新军招募标准的人,就可以到这些组织在各地的分支机构报名。一文钱路费不收,保证既安全舒适、又快速便捷的把人送抵长江学院码头。

    只要送去的人被录用,为国出征回来工钱全部补发。残了死了也没关系,家眷全由这些组织供养,该安排工作、该上学全部优先。

    并且喊出了一句口号:绝不能让保护家园的英雄流血又流泪!

    这下就热闹了,每天都有人不停的从四面八方涌向这些店铺、工坊,有些人是真的参加过新军或者工程兵,有些人干脆就是被报纸扇呼得热血沸腾,打算来应征入伍报效国家的。

    还有些人的初衷就不那么单纯了,在他们看来只要是个人跟着凉王出征就不会输。既然厢役里的老弱病残都可以,凭啥自己就不成呢?

    一旦凯旋归来必须好处多多,比如说去工钱很高的作坊、商铺里混个职位啥的,总比考长江学院容易吧。

    不管是热血沸腾的年轻人还是心怀鬼胎的投机者,都小瞧了这些敢率先出声的组织。他们看起来哪儿的都有,其实都是促进社和山川督查院的下属单位,还有就是联系非常紧密的外围机构。

    谁符合条件、谁不符合条件,问几个问题就清楚,合格者才会分批上船上车送往长江学院,不合格的好言相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们凉王目前已经很忙了,您就别再去给他老人家添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