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战玉 > 第二十四章 替人出头

第二十四章 替人出头

作者:独孤猫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哟,这么快就学会讨价还价了,行啊!”

    被她那么一调侃,姚太平多少有点羞涩起来,程珊并没有打算去拒绝,稍微顿了顿,她又主动的追问道:“说吧,什么忙,只要本小姐能够办得到,绝对答应你小子!”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忙,你带着我整个吊脚楼走走呗,我对这里是陌生得很,要没有人带着,非得走丢了不可!”

    听着他这话,程珊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明显了些。

    她本来就是个贪玩的性子,如何能够坐得住:“还以为你会提什么呢,就这么点小事啊,答应你了!”

    吊脚楼有够大的!

    那怕有人在前面带着,姚太平也有种晕头转向的感觉,起初的时候是分不清东南西北,到了后来,甚至自个在哪儿都分不清了。

    好在程珊一直在前头,否则自个把自个丢了,说出去就是一个大笑话了。

    “你爹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或许是为了调节一下自个内心的尴尬,姚太平又有些忍不住的问道,这原本并不是什么忌讳的话题,可偏偏的,他那话出口的时候,程珊整个人都停了下来。

    那神情都变得凝重了不少。

    “怎么了,我问得不对吗?”

    “倒也不是,只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算是我这个当女儿的也不知道,爹他总是隐瞒得很深,从来都不在人前透露,他告诉过我,有些东西知道得越少越好,太多了,只会招来无谓的祸端!”

    说这个的时候,程珊的调子放得很重。

    姚太平能够感觉得到,这妮子说的并不是假话,他原本只是随口问问,却没想到会让对方这般感伤。

    当下也不知道该去说点什么才好。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的时候,那氛围就会变得格外压抑,姚太平有几次都是这蠕动嘴唇,想要去打破,可话到了嘴边,他又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安慰人啥的,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事。

    “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事情是你能够干的,让你去前院伺候人,你倒好,给人家一巴掌,现在呢,让你端个盘子啥的,嘿,你又把盘子打翻了,你说你还能干点啥,给我滚,咱们这吊脚楼里,可容不得你这样的废物!”

    说这话的是个男人。

    听那语气,似乎很生气,其实这也不奇怪,若是换做自个摊上这事,估摸着也得生气。

    “张领班,妞儿真不是故意的,谁让那糟老头要摸我手来着!”

    “喝,摸你手怎么了,就算是亲你,那也是看得起你,一个服务员,你装什么纯,想在这吊脚楼混,想赚钱,里子面子都得放下,知道不,你这张脸蛋还行,可别浪费了,要真能够碰上个大款豪门什么的,能把你收了,当个使唤丫头,还不是前身修来得福?”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的,好像就是这么回事一般。

    感情穷人命贱,就该被人折腾,姚太平什么都可以放得开,偏偏的,他就听不得这样的话,一时间怒意升腾,根本就控制不住自个的身子,径直的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迈开了步。

    与其说走,冲更贴切一些。

    声音都能听到,距离自然不会太远,只一下,便已经出现在那两个人的面前:“你把这话给我收回去!”

    突然冒出个人来指摘自个,估摸着没谁能接受得了。

    更何况,姚太平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瞧起来依旧是那么个棒棒样,自然更不讨喜,男人是个中年,所以身材看上去有些发福,再配上那一张大脸,瞧起来的确很油腻。

    而站在他不远处,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

    那年纪比起程珊来,都要小一些,衣服是大红色,有点像旗袍,应该是吊脚楼里规定的服饰,她的头上扎着两个小辫,不算长,硬生生的将那衣衫所带来的高艳气压低了些,可即便是如此,她整个脸蛋儿很清秀,有一种常人没有的灵气从那对眸子里透了出来。

    “你谁呀,破落户,烂乞丐,凭你也配?”

    一连怼了姚太平几下,这任由谁都受不了。

    他猛的向前靠了一步,那身材本能就高大,这对比之下,震撼力可不轻,只一瞬,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那个男人的脸色都有极大的变化,像恐惧,却又偏偏在强撑着。

    “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自个的尊严,你凭什么看不起人?”

    “我就看不起了怎么的,有钱有权的才配讲尊严,看你的样子,新来的,还不知道咱们这吊脚楼的规矩,告诉你,小子,要是把本大爷惹急了,信不信分分钟让你卷铺盖走人!”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这般威胁的话都能够从他的口中冒出来。

    而基本上是同时,那姑娘也在不住的朝着姚太平摇着头,就像是在提醒他不要来多管闲事一般。

    这要是以前,少年可不敢去管。

    今儿个,可是大不同,一来他是真的生这个男人的气,狗眼看人低,无疑戳中了曾经的软肋,这二来嘛,程珊就跟在身后,对方的话越是难听,那妮子替他出头的几率就越大!

    至于第三嘛,新来之人,需要扬名立万,站稳脚跟,自然要杀鸡给猴看,这鸡要是太小了,吓不着人,太大了,他一时间又动不了,所以要的就是这种自个迎上来的主。

    “他走不了,不过你倒是可以了!”

    果然,程珊的话来得很直接,压根就没有给别人反对的机会。

    “凭?”

    什么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那张嘴就只得硬生生的闭了起来,说话的人是谁,他就算是再糊涂,这点儿眼力见还是有的。

    整个人瞬间便认了怂:“原来,原来是大小姐,我,猴三只是和他们开玩笑,开玩笑的,没想到他们是大小姐你的朋友,实在是对不住,对不住啊!”

    调子也好,姿态也罢,转变未免也太大了些。

    欺软怕硬得主,向来最讨人厌,特别是高高在上的人,最鄙视的就是这个:“别和我整这些,你刚才不是还邀不到台吗,怎么的,夏天的天气,也没你这般说变脸就变脸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