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1章 后娘

第1章 后娘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清晨,贵妇人身穿满绣牡丹小袄,翠绿团花遍地金锦绣罗裙,倚坐在黄花梨玫瑰椅上,慵懒地伸着腿,一手搭在梳妆台案上,矜持又华贵。

    身后是一个收拾的干净利索的精细婆子,点头哈腰万分小心的给贵妇人通着头发。

    贵妇人满不在乎地伸了伸腰身,以手掩唇打了个哈欠,就听外头报了清脆的一声,“太太,大小姐来了!“

    贵妇人眼皮未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听见了。

    身后的婆子善解主人意,竖眉冲着门口尖声吆喝,“磨蹭个甚?还不快进来,太太正等着用水呢!”

    高高的门槛内跨进来一个瘦小女子,端着满满一大盆水,行动有几分艰难,神情畏畏缩缩,洗的看不出来原本颜色的旧衣服已是湿了不少地方,那模样真是又狼狈又落魄。

    贵妇人嘴角微微下撇,拿眼皮儿往过夹了一下,婆子顿时领会上意,开口便骂。

    “哟~大小姐今日怎么又迟了?难不成是对太太心有怨言?”

    “太太操心着一大家子人,劳苦功高,让你打个水,就委屈了大小姐的身份了?这每日呀,不是早就是迟,合着太太使唤不动大小姐?”

    这进来的女子生得瘦小,细脚伶仃,干巴巴的腊黄小脸上没有几两肉,一头枯黄长发梳成了两个辫子,歪歪扭扭,毛毛躁躁,只见贫苦,不见欢颜,这一身的模样就是比那贫苦佃户家的童养媳也强不了多少。

    然而这般模样的女子却被称呼为大小姐,可不是讽刺之极?

    瘦小女子不敢反驳,吓得跪地请罪。

    “母亲,女儿知错了。”

    贵妇人眼稍一吊,薄如刀片的嘴唇向上勾起,先来个悠长宛转的长叹。

    “唉……我这歹命啊!当年也是年轻貌美的好人家女儿,做什么偏要嫁到你们孙家来当填房,难怪人家说后娘难当,这狗肉贴不到羊身上!这都养了多少年了还是养不熟啊……”

    “就是就是,这小蹄子最会装可怜,半点孝道都不懂,一肚子的坏水……”

    主仆二人一唱一喝,滔滔不绝的每日一骂持续了约摸半炷香,贵妇人终是感到无趣,这才撇了撇嘴,“起来吧!”

    婆子紧跟着发号施令,“还不赶紧去倒夜香!看这没眼色的!”

    眼瞅着小丫头老老实实的拎着红漆马桶往外走,婆子还不忘装腔作势,扬声吩咐。

    “大小姐可莫偷懒啊!要多刷几遍,再拿香细细熏了,哪一样做不好,今天的饭就甭吃了,净饿几顿,败败火!”

    看着继女那萎缩愁苦的模样,贵妇人只觉得从内而外,说不出的欢畅……

    可不是应该!

    这死丫头白白占了个嫡出大小姐的名头,就该跟小白菜一样,吃足苦头,受尽磋磨,几时熬不住早早去了,那才称她心意!

    啊哈哈哈哈……

    贵妇人心内的小人,正叉腰仰天狂笑得欢畅,就听耳边有人叫了一句。

    “太太,东边院子到了。”

    贵妇人忽地睁开眼,这才醒悟过来。

    原来她正坐在一乘青呢小轿里,轿帘打开,一个丫头正眨巴着眼睛,纳闷地看着她。

    妇人终是醒了神。

    原来方才那些耀武扬威,风光得意……都不过是幻想!

    她是梧城内富商孙守业的继妻胡氏。

    胡氏原本是个卖油小店家的女儿,只因生得有几分姿色,便心高气傲,自觉能配得起她的只有官家富户的少爷公子。

    于是整日里描眉涂朱,拈着绣帕,倚门跟来往主顾说笑,唇角勾魂,两眼含春,时刻搜罗着衣着富贵相貌堂堂的汉子。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机缘巧合教她勾搭上了富商孙守业。

    胡氏是个有心眼的,只管吊着汉子胃口,抻着架子不肯进门做妾,把孙守业挣的银子如流水般的往胡家捞,又勾的汉子成日不着家,竟是如同做了胡家的上门女婿一般。

    如此折腾,孙守业家中正经的婆娘蔡氏焉能不气?

    蔡氏病病歪歪的活了两三年方伸了腿儿,那都算那婆娘命硬。

    胡氏好容易心想事成熬死了孙守业家中的黄脸婆娘,终于明媒正娶花轿吹打着进了孙家的大门,且喜前头的死鬼婆娘没留个儿子,只有个六七岁的丫头片子。

    胡氏本打算得好,进门先唬拢住那小丫头。

    等生下儿子,站稳脚跟,那小丫头就是她手心里的面团,还不是想如何料理便如何?

    谁知天不从人愿,那死鬼孙守业,竟不许自己这个继母插手那贱丫头的半点事儿!

    把个小丫头连着俩老仆,往城东的孙家旧园子一送,花费单出。

    她几番找由头想要试探插手,都被孙守业挡了回来!

    只说什么,后娘难当,闺女自幼失了亲娘,脾气有些孤拐,何必两下厮见惹麻烦?

    不如各自不见得清静,如此竟是连年节都见不得一面!

    弄得街坊四邻都传胡氏是个不贤不慈的毒妇,不然为啥自她嫁过来这十来年,就不见那孙家闺女露过半面儿?

    如今年景不好,生计比往日吃紧,孙守业随着几个梧城的富商,去百里之外的海城贩货……这辛苦活儿,本是早已不做的,还不是因这两年,北边战乱连连,朝廷为挪出军费,又往各地加了重税,弄得各行各业日子难过,家家都比往年节俭。

    男人远行,胡氏原本不乐。

    不过瞅见自已八岁大的宝贝儿子,忽想起那个死丫头今年也有十七岁了,正好,男人一去几个月,没有孙守业在,死丫头不就落她手里了?

    正好年纪也大了,她这个当继母的,就发发善心,替死丫头找个如意郎君,曲溜咣嘡,麻利儿的嫁了。

    那城西朱员外可是托媒婆寻个第四房小妾呢,朱家有钱,朱老头年纪也不太老,才比孙守业大三岁哩。

    再不然还有城外南山庄的刘地主家儿子生下来就是个傻子,这不,到了十八岁了,正打听媳妇呢,听说愿出五百两的聘礼……

    唉~咱这当后娘的,真是替继女操碎了心啊!

    想到这儿,胡氏一甩手中的帕子,扭腰下了轿,瞧见这街头尽处,正是一处规整的小院,院门紧闭,黑漆大门看上去还比寻常市井人家要气派些,胡氏就心头起火,指着大门厉声叫道。

    “把门叫开!”

    那贱丫头,住个柴房马棚就够了,哪里配住这么好的房子呢?

    几个随行的粗壮婆子令出即随,上去一通砸门。

    “开门开门!太太来了,还不快让大小姐出来迎接?”

    “里头看门的是聋啦,瘸啦!还不快着点,惹了太太恼儿,一股脑将你们通发卖了去!”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白发老汉眯起眼,慢吞吞懒洋洋地看着这一行人。

    通身富家太太范儿的胡氏,手搭在丫头胳膊上,身后是四个婆子和俩家丁,瞅着这神色,那就叫一个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大小姐呢!让她出来!”

    “这老货,见了太太还不行礼!”

    那老汉弓腰驼背,一步三摇,还糊涂耳背,拦着那婆子颠三倒四地问。

    “你说什么?大小姐出门?大小姐可从来不往外头,外头去,大小姐可不是那没规矩的人家出来的……”

    “你说太太?哪家的太太?怎么来我们家了?大小姐不见外客,快走快走,不然我老汉,可,可要报官啦……”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