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9章 公子

第9章 公子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场热闹看罢,锦衣公子搂着霜霜姑娘,笑道,“本与姑娘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却教这厮粗俗之辈坏了兴致,想来那桌酒菜也变作了残羹冷炙,如此便另换一桌新的来!”

    行院里本是销金窟,有羊祜乐意出银子,老鸨子自然情愿,一迭声地吩咐着小厮去厨下叫好酒好菜,又端着笑脸嘱霜霜好生伺候白公子,这才恭身退下。

    这一转身,那张中年发福涂满脂粉的大脸上登时写满嘲讽。

    这是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呢?

    如今这世道,乱上加乱,强中有强,这般蠢货,早晚有他哭爹喊娘的时候!

    她这般想着往院外走,迎面瞧见一名五十来岁的大汉,疾步走来,风尘仆仆,面带急怒之色。

    老鸨子赶紧换上笑脸,“哟,怎么也没人招呼着这位客官,这些个不中用的,三天不说就惫懒了!”

    她迈前几步,正要兜揽,那大汉却瞧也没瞧她,伸臂一挥,便有劲风拂来,虽没挨着碰着,也让她不由自主地向边上闪了去,好悬没跌一大跤。

    老鸨子眼中闪过一丝恚怒,待站稳了身形,面上又变做副笑脸,只听院中呆着的那几名侍卫笑道,“铁叔,你不是跟在大爷身边,怎么到这儿来啦?”

    姓铁的汉子似强忍着怒气,“四爷呢?”

    那几名侍卫坐的坐,站的站,有的啃着鸡腿儿,有的捶着肩膀,一派散漫自在,听了这问话都笑道,“呶,四爷正在里头呢,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正是呢,铁叔你打哪来的,可吃过晚饭了没?要不叫人去给你拿几个包子垫垫?”

    “诶,我这儿还有个鸡腿儿,还没动过……”

    铁叔一把将递过来的鸡腿儿打落在地,怒气冲冲,大步就径直往那灯火通明,透着浮声浪语的屋子里闯!

    “诶诶,铁叔你这是做什么?四爷的脾气可是骄得很……”

    “是啊,有什么事跟我们兄弟说也是一般,打扰了四爷的兴致,铁叔你是大爷身边的无事,我们几个可是吃罪不起!”

    几人嘴上说得轻松亲近,但上手拦的招式却丝毫不含糊。

    铁叔怒目圆睁,“滚开!”

    “四爷既然好端端的,为何要派人送来假信儿?诳得大爷他……”

    他喉咙一哽,后头的话就没再接下去。

    那拦着几个侍从互相瞧瞧,都是懵然。

    “什么好端端的,什么假信儿,什么时候又诳了大爷了?”

    “铁叔,铁叔,你有话慢慢说嘛!”

    虽然是在夜里,院中挂的灯笼只照出了昏黄的光,但这些人做戏做得假不忍睹,连手扶着院门,状似在检查门口挂的羊角灯的老鸨子都眼珠子乱转。

    屋里跟霜霜胡天胡地的是白四爷,这才来的汉子铁叔是他家大爷的手下,那就是说还有个白大爷,这姓白的一家子兄弟却不知为何起了龃龉,白四爷不知道做了什么不地道的事,诳了大爷,于是大爷的手下来寻四爷的麻烦。

    若看排场,这白四爷的穿戴出手,都是一方的富豪,若看手下人的身手,史大龙那般的地头蛇都没走下来几个回合,怕还真不是一般来头的富商……

    老鸨子正琢磨着能不能从这事儿上头捞点子好处呢,却见院子里几人战作一团,那铁叔以一敌五,却也不见落了下风,反高声嘶叫道,“四爷,四爷!你出来!你出来说个清楚!”

    这声音愤怒凄厉,嘶哑控诉,半夜里听来,更加骇人心神。

    屋内华灯高照,锦帐低垂,描金穿藤雕花凉床上,霜霜姑娘正衣衫半褪,媚眼如丝,樱唇红肿着喘息不已,而原本兴致高涨的贵公子听着外头铁叔的喊声,眉眼间闪过一丝嘲讽,翻身而起,有一瞬间,霜霜姑娘几乎以为这有钱有貌的公子爷神情带上了如欲嗜人的狰狞,待她也翻身坐起偷眼细瞧时,那狰狞又没了,仍变回翩翩如玉佳公子。

    “白公子?”

    白四爷唇角勾笑,搂过霜霜来亲了一口,冲着外头发话道,“这般风花雪月之地,打打杀杀的真煞风景,你们几个便放铁叔进来吧,正巧,酒菜送来,也请铁叔喝杯热酒。”

    果然话音落下,外头的动静登时消停,没过几息,房门便被人自外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吓得霜霜嘤咛一声,躲回了床帐里头,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实在。

    虽身在烟花之地,这等行当的女子不至于怕见外男,但霜霜年岁不大,又是院里捧着的花魁,平时来往的都是衣冠楚楚的贵客,似这般杀气腾腾闯进来的还是少见。

    铁叔走进门,闻着屋内甜腻的香气,浓眉不由得皱了皱。

    再看到白四爷扶着床柱懒懒立着,月白丝绸中衫散乱,脸带桃花,眼中欲念未褪,明显刚才正跟女子亲热,浑身上下都似乎写满了浪荡风,流。

    就是这般不成器的继室幼子,害了他家大爷!

    若非还顾忌着寻到大爷之后,将来回到北原没法子向信王交待,他现下就恨不得捏死这奸邪小白脸!

    然而现下,他只能深吸一口恶气,按捺着怒火先抱拳行礼。

    “见过四爷。”

    白四爷松散着中衣,捞起挂在床柱上的外袍松松披上,眼带桃花,唇角勾笑,懒懒散散坐到了窗下的八仙桌边,手里拈起银签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挑着桌上的灯花。

    “铁叔怎么这样急,是我大哥出了什么事么?”

    说着眉眼夸张地轻挑,“不能吧,我大哥文才武略皆在我等不肖子之上,行事机敏稳重,怎么会出事?定然是你们这些下头的人没尽好护卫之职?”

    铁叔捏紧了拳头,咬着后牙根道,“今晨时分,四爷留了个条子道想起有些许小事未办,要先行一步到山,阳县,便带着十来个个人不辞而别。”

    白四爷一手支着下巴,微微点头,“正是,那条子还是我亲手书写的,这有什么问题?大哥不会为这点小事生气吧?我不就是中途寂寞,想先行一步到山,阳县来找点乐子么?”

    他说到这儿,眼角儿一斜,正好跟从床帐里露出了双眼睛偷瞄的霜霜对上,便轻佻地眨了眨眼,完全不把铁叔的急切焦燥放在心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